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九章態度瞬間轉變

作者:小胖子上山  |  更新時間:2013-12-04 16:16  |  字數:2340字

「大哥,那個杜子騰說他手上有失傳千年的古典曠世神曲《廣陵散》的曲譜。」

丹青生突兀地冒出一句。

「貪慾是罪惡之源,人不能有貪慾……什麼?你說什麼?那個人手中有失傳千年的《廣陵散》曲譜?」

正在語重心長地對黑白子三人淳淳教導中的黃鐘公聽到「廣陵散」三個字之後,頓時像是餓貓見了老鼠一般,猛地跳了起來,扯住禿筆翁的衣領,急切地問道:「真的是廣陵散?失傳千年的曠世神曲廣陵散?那個姓杜的在哪裡,快帶我去見他!」

「淡定淡定,大哥淡定點,人還在梅庄,走不了!」

黑白子連忙對情緒激動的黃鐘公說道,讓他平復一下情緒,先把丹青生鬆開。

丹青生被黃鐘公大力地扯住衣領,已經呼吸困難,臉上漲得通紅髮紫,根本說不出話來,黃鐘公鬆手後他立刻劇烈地咳嗽起來,邊咳嗽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他毫不懷疑,倘若在持續個一時半會,他真的就要這樣憋屈的窒息而死了,沒有死在與高手的對決下,而是死在情緒太過激動的大哥手中,還是被活活地憋死的,這種情況要是發生,那就真的會遺臭萬年,淪為江湖上的笑柄。

「呼呼呼!」

年近六旬的黃鐘公與丹青生一樣大口大口地做起了深呼吸,慢慢地平復冷卻心中失控的情緒,好一會兒,才恢復冷靜。

「快把那個什麼『肚子疼』的事情給我細細說一遍,從進梅庄到現在,大事小事都要說。不要有任何遺漏。」

逐漸恢復冷靜地黃鐘公顫抖著端起茶杯,往嘴裡灌了一大口,對黑白子三人說道。

「肚子疼」?這他娘的什麼名字,該不會是哪位絕世高手故意到我梅庄來惡搞的吧?我認識的絕世高手之中沒有這種性格的人物啊。

「大哥,是這樣的。昨日早上我讓丁堅喬裝打扮去黑市上購買百曉生出版社發行的最新一期的《江山絕色美人出浴圖》,不過丁堅那傢伙拉肚子去晚了,我盯了好久的那本《江山絕色美人出浴圖》被人家買走了,他空手而歸回來稟報,被我大罵了一頓……」

丹青生大口大口吸足了新鮮空氣,終於恢復了正常狀態。開始對黃鐘公講起了事情的起因。

「講重點,不相關的事情不要廢話!」

聽了幾分鐘之後,丹青生還剛剛講到丁堅回來後繼續在茅坑裡面拉便便,忍無可忍的黃鐘公立刻打斷了丹青生喋喋不休地敘說。

「大哥,是你說的無論大事小事,全部都要詳細地說清楚。不能遺漏啊?」

丹青生委屈地說道。

「那也不能沒有重點的胡說一氣啊!趕緊跳過丁堅蹲茅坑的經過。」

黃鐘公將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有些氣憤,也有些無語道。

「丁堅上完茅房,又去外面買了三捆廁紙回來……」

丹青生趕緊略去了丁堅上茅房所發生的三萬字劇情,接著講道:「後來有兩個江湖劍客打扮的男子敲響了我梅庄的大門,說是要找我們江南四友切磋劍法與琴棋書畫……」

黃鐘公耐著性子聽了一個多時辰,丹青生才將事情的經過大致簡單地講敘了一遍。若不是黃鐘公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簡化處理,丹青生至少還可以講三四個時辰,一直講到太陽下山才能勉強講完。

要知道他丹青生還有好多推斷和猜測的觀點都沒有表達呢。

丹青生意猶未盡地將整個經過講述了一遍,黃鐘公聽完之後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後,終於開口對黑白子三人道:「江南四友本為一體,榮辱與共,既然那個『肚子疼』前來挑釁,我若是不應戰,將來傳出去定然有損我江南四友的聲譽。四弟,你去與那『肚子疼』說,今日太陽落山之前,務必到我書房一敘,切磋武功。分個勝負。」

「好呢,我這就去說,大哥你先準備準備,這次比試一定要贏啊,否則我可能永遠看不到軒轅大帝的《雙修玉女圖》了,那樣的話,四弟我就沒法活了……」

丹青生聞言立刻起身離開黃鐘公的書房,興匆匆地朝令狐沖的休息之處跑去。

「大哥一定要贏啊,我們的希望就全在大哥你身上了,若是連大哥也輸了,我們一定會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

禿筆翁充滿期盼地對黃鐘公道,希望能夠得到一點心理的安慰。

「是啊大哥,若是得不到那本棋聖天元子所著的《棋經》,我一定會茶飯不香,了無生趣。」

黑白子也點頭附和道。

「二弟三弟且放寬心,那『肚子疼』雖然厲害,但也只是比你們略高一籌,我月前有所頓悟,『七弦無形劍』再次突破,武功修為已經突破瓶頸成為絕世中期高手,足以對付他。」

黃鐘公自信滿滿道:「待夕陽下山之際你們將他帶到我的書房,老夫就與他切磋一番,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將黑白子與禿筆翁打發出去,黃鐘公繼續埋頭苦思冥想,想要找回剛才被黑白子幾人打斷的靈感。

在黃鐘公眼裡,令狐沖已經是他盤裡的菜了,怎麼也逃不出他的手心,現在當務之急是把剛才的靈感找回來,這種東西飄渺不定,可不是那麼好出現的。

倘若能得到《廣陵散》曲譜的同時,還能將自己的作品《大鵬展翅曲》進一步的提升,那豈不是兩全其美,魚和熊掌都可兼得,那就再好不過了。

……

客房中,令狐沖與任盈盈正在商量具體的營救計劃,按照正常推測,黃鐘公絕對不可能經得起《廣陵散》曲譜的誘惑,一定會找他切磋比試。

而令狐沖自然不會怯場,到時候把握好力度,稍稍贏他個一招半式,那江南四友定然不會甘心,肯定會去找任我行,談一談條件,讓他出手打敗令狐沖,好讓他們得到垂涎三尺的寶貝。

那個時候就是任我行脫困的時候,以那傢伙的功力,在江南四友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突然運足全部真氣吼出音波功,一定可以將幾人震暈,到時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脫困而出。在原劇中任我行的確就是這樣乾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