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百二十四章丹青生現身品畫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氣質的丹青生所謂的練功就是獨自一人欣賞春宮圖,緊要關頭就是左手摸**的頻率達到了最大值,他一定會在心中大叫一聲「狂擦你三千六百下」。 「既然杜兄弟精通繪畫,不妨我們就先切磋一下,請吧。」...

原來丹青生這一次之所以表現得如此反常,竟然是由於他正躲在房間里偷偷欣賞百曉生人文藝術出版社限量發行的絕版春宮圖,怪不得連畫聖春秋子親筆所畫的《錦繡山河圖》都無法引起他的興趣。

這也是丁堅百思不得其解地地方一向嗜畫如命的丹青生怎麼會對一代畫聖春秋子的真跡無動於衷呢,這是絕對不符合自然邏輯規律的現象。

看來就算是跟隨了江南四友十二年的丁堅也不完全了解這四位名動江湖的藝術家啊,更別說任盈盈了,她費盡心思收集的那些情報肯定是不靠譜的,若不是令狐沖演技高超,隨機應變能力超強,估計他們這一次想要救任我行出獄只能靠蠻力硬闖了。

丁堅滿面春風,面帶得意的笑容對令狐沖做了一個搞定的手勢,大手一揮,帶著令狐沖與任盈盈兩人進了梅庄內府的待客廳,等待丹青生的出現。

這一等,就是小半個時辰過去了,令狐沖與任盈盈的茶杯已經換了四五次茶水了,梅庄的四莊主,江南四友之中排名最末,精通繪畫的丹青生依然沒有出現,急得丁堅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雖然令狐沖並沒有露出任何不耐煩的神色,但任盈盈那充滿古怪的眼神卻讓他心裡極為的忐忑不安,臉上尷尬之色盡顯。

「杜兄弟暫且安坐片刻,想是我家主人有事耽擱了,等事情忙完,定然會現身與杜兄弟切磋,來,為兄給你再倒杯茶。」

丁堅起身為令狐沖與任盈盈再添上一杯茶水。已經明顯可以看得出他的臉上流露出著急之色,視線不停地望向門口,希望看到丹青生的身影立刻出現。

「丁大俠,都已經是第五杯茶水了,你們家莊主到底來不來埃讓客人等了足足大半個時辰了,這哪裡是待客之道,莫不是在戲耍我家公子?」

任盈盈忍不住對丁堅擠兌道。

「小任不得無禮,安心等候就是,丁大哥定然不會欺瞞我等,想是那四莊主丹青生有事耽擱了。」

令狐沖虎著臉對任盈盈喝道。

「這樣吧。勞煩杜兄弟再等候一盞茶功夫,飲了這杯茶水,倘若我家四莊主還沒有現身,丁某就再去打攪一番,探明究竟是何原因如何?」

令狐沖越是表現得大度,丁堅的心裡就越不好受。似乎有一種欺騙親兄弟的感覺,彷彿自己的心臟被繩子吊起來一般,七上八下坐立不安。

這一招欲擒故縱,欲拒還迎的手段令狐沖是深得老岳的真傳了,耍得是爐火純青,用在這裡那是恰到好處。

而此刻,古色古香的豪華大房裡。丹青生終於合上了那本百曉生出版社限量發行的《前朝皇宮七十二貴妃出浴圖珍藏版》,心滿意足地摸了摸還有些發硬的下身,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丹青生不慌不忙地將身上那條已經濕透了的紅色底褲換下,換了一條嶄新的粉紅色四角褲,然後將長袖衣衫重新穿上去套好,再將那本記錄了前朝七十二位絕美貴妃洗澡出浴的春宮圖小心翼翼地藏進了衣衫裡面,貼身攜帶。

「遭了,忘了待客廳還有一個欠揍的小子等著我去收拾呢。」

丹青生像是突然想起了打敗丁堅的令狐沖,趕緊抓起架子上的寶劍,急匆匆就往待客廳走去。

在丹青生眼裡。令狐沖可是來砸場子的,倘若因為他躲在房裡看春宮圖導致令狐沖等得不耐煩揮手離去,那對他們江南四友的影響可就太壞了。

這要是傳出去,江湖上那些無所事事的八卦黨們還不得說江南四友浪得虛名,人家都單槍匹馬打上門了。自己等人卻像個娘們一樣躲在房裡龜縮不出,這不是浪得虛名是什麼,簡直就是沒有卵蛋的軟骨頭,這種人在江湖中是永遠也抬不起頭的廢渣渣。

在令狐沖第五杯茶水飲盡,丁堅正準備起身去丹青生房門外敲門的時候,萬眾期待的丹青生終於出現在望眼欲穿的丁堅面前。

「主人,你來了……」

見到丹青生出現,備受煎熬的丁堅差點哭出聲來。

「這位就是杜子騰兄弟吧,聽說杜兄弟武功高強,而且精通繪畫,想要與我討教一番。」

丹青生沒有理會丟人現眼的丁堅,而是神色淡然地對令狐沖微微地解釋道:「適才本人練功正到了緊要關頭,所以耽擱了一點時間,還望杜兄弟不要見怪。」

「呵呵,無妨無妨,此處風景怡人,茶香四溢,多飲幾杯茶水也是一種享受,四莊主無需自責。」

令狐衝起身雙手一拱,行了個江湖抱拳禮道。

若是讓令狐沖得知眼前這個一本正經、充滿了書生氣質的丹青生所謂的練功就是獨自一人欣賞春宮圖,緊要關頭就是左手摸**的頻率達到了最大值,他一定會在心中大叫一聲「狂擦你三千六百下」。

「既然杜兄弟精通繪畫,不妨我們就先切磋一下,請吧。」

丹青生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入主題道。

令狐沖聞言微微一笑,對任盈盈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開始布置了。

任盈盈心中自有計較,將那副畫聖春秋子親筆所繪的《錦繡山河圖》當眾在桌子上攤開,然後微微行禮,退到令狐沖身後。

「四莊主,此乃百年前名譽江湖的畫聖春秋子親筆所繪的《錦繡山河圖》,世上僅有此一副,不知可還曾入得了四莊主的法眼?」

令狐沖對丹青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微笑道。

丹青生沉迷畫道數十年,早已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微微一觀摩便已經確定此畫的確是畫聖丹青子的真跡,他沒有發出聲音,而是細細地品鑒著這幅《錦繡山河圖》當中所蘊含的磅大氣、氣吞山河的至高意境。

與常人不同,普通的畫師品畫,僅僅只是從畫的工藝,整體的布局,用筆力道的深淺,著色程度等來判別作品的好壞程度。

而到了丹青生這種藝術級畫家的境界,鑒別畫作自然不會如此膚淺地只看表面,他們這種層次更多的是感悟話畫作裡面的境界,誰的畫作所描繪的境界高深與逼真,誰的繪畫功力就越強,這是丹青生這種級別的藝術家所公認的鑒別方式。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第二更到了,感謝書友毒可樂、szyoou1的打賞支持,感謝書友JACK的月票支持,月底了,求月票求推薦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