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百零一章我就動了你的鳥毛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我動手。」 「你果然是看上了我的修鍊心法,不過你可能要失望了,這門神功可不是那麼容易練成的,我如今也只是勉強入門而已。」 三長老苦笑著搖了搖頭,從令狐沖在他體內輸入大股純陽真元探查他體...

「好呢,交給我老田就行了,既然這傢伙這麼欠收拾,那老田我就一次讓他過足癮,爽個夠。」

令狐沖話音剛落,田伯光就迫不及待地介面應道。

望著滿臉不懷好意,疾走而至的田伯光,蠻狼臉色微變,對著令狐沖沉身道:「令狐掌門你可不要自誤,得罪我猛虎幫,你必死無疑,我勸你還是三思而行。」

「還等什麼,打,狠狠地打,打得他**媽也不認識他。」

令狐沖絲毫沒有把蠻狼的威脅放在心上,他可是當今江湖中獨一無二,貨真價實的唯一一位神話級強者,而且身懷多門絕世武功,還會怕那躲在域外蠻荒不敢冒頭的猛虎幫?

那什麼猛虎幫創始人真要敢出現在他眼前,令狐沖絕對不會客氣,當場就出重手將他幹掉,讓這些井底之蛙睜大眼睛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神話級強者。

令狐沖將手中的黃皮卷收入懷中,轉身朝著昏死癱倒在牆角下的三長老走去,走到近前抓住他的褲腿,直接倒拖著將三長老拖進了一間會議室。

「別裝了,醒了就睜開眼睛,否則別怪本掌門下手不知輕重,讓你再受一次皮肉之苦,將你再次打昏過去。」

令狐沖將三長老往地上一甩,搬起一張凳子坐下,語氣平淡道。

「想不到我老夫縱橫江湖數十載,今日竟然栽在你這後輩手中,真是天意弄人埃」

三長老自知裝不下去了,索性就睜開了眼睛,艱難的爬起身子,盤坐在地上,感嘆道。

「你作惡多端,命中注定應有此報,今日落入我手,正好替天行道,徹底消滅你這個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

令狐沖想起了那本在科城山莊大堂撕毀的《浪俠江湖風流史》,頓時面露不屑之色,譏諷道。

「人生在世只求一個痛快,我僅僅只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罷了,正也好,邪也罷,終究只是人們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需求而不懈的追求,那些滿臉正氣的正道大師也不見的比老夫高尚到哪裡去。」

或許是知道自己在令狐沖手中絕對沒有逃生的可能性,三長老的表情變得非常平靜,頗有一種淡泊明志的心態。

「行了,別裝深沉了,一個為老不尊的老陰棍弄得自己跟個哲學家似的,有毛用?」

令狐沖對表現出一副風輕雲淡的學者風度的三長老鄙視不已,也不拐彎抹角,直言問道:「你雖然是一個為老不尊的老陰棍,但能夠在廝殺不斷的域外蠻荒混得風生水起,自然不是蠢貨,我抓你來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了,說出來吧,免得我動手。」

「你果然是看上了我的修鍊心法,不過你可能要失望了,這門神功可不是那麼容易練成的,我如今也只是勉強入門而已。」

三長老苦笑著搖了搖頭,從令狐沖在他體內輸入大股純陽真元探查他體內的傷勢情況之後,他就明白了令狐沖的想法。

老實說,令狐沖的武學天賦絕對是他這輩子見到過的最變態的,沒有之一,年紀不到三十竟然就打破自身桎梏,突破到了絕世高手之境,要知道他憑藉著自己逆天的蓋世功法修鍊了一輩子也沒有突破那層瓶頸埃

倘若讓令狐沖學會了他那可以使得肉身自我復原的逆天功法,假以時日,那天下間還有誰會是令狐沖的對手。

「別人不行不代表本掌門不行,你只管說出來就是,若是讓我滿意,本掌門可以饒你不死。」

令狐沖語氣平靜地說道。

或許是令狐沖的許諾讓三長老神情有些振奮了,他兩隻眼珠子詭異的轉了一圈,突然對令狐沖道:「既然已經落到你手中,老夫就沒打算活著回去,你我有生死大仇,我為何要將這門蓋世絕學傳授於你呢?」

三長老的意思很明顯,是打算再與令狐沖講講條件,為自己多爭取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條件。

可惜令狐沖卻沒有耐心陪他繞圈子,在三長老明言拒絕後,瞬間拔出背後的玄鐵重劍對著三長老劃出一道道肉眼難辨的殘影。

「撕」的一聲,三長老身上的衣物徹底爆開,連內褲都沒剩下,徹底地袒胸露r,…全露。

「我**個仙人粑粑1

上半身干扁枯瘦的排骨露出體外,三長老怪叫一聲,連忙伸手遮住下面,結結巴巴道:「你,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你要搞清楚自己如今的處境,你只是本掌門的階下囚而已,根本沒有資格與本掌門談條件,現在好生與你說話那是給你面子,你若是打算給臉不要臉的話,就別怪本掌門心狠手辣。」

令狐沖將玄鐵重劍抗在肩膀上,語氣森然道。

「你不要太過分,老夫豈是被嚇大的,有種你就一劍殺了老夫,看老夫會不會眨一下眼睛。」

三長老雖然心中有些發怵,但略微有些混亂的邏輯與理智告訴他,令狐沖不敢把他怎麼樣的,否則就永遠也得不到他的逆天功法了。

只可惜太過相信自己的判斷有時候很容易讓自己大吃苦頭,三長老的話音未落,令狐沖的玄鐵重劍再次化作一道殘影,瞬間在三長老的胸口上連點兩下,兩顆紅豆大小的顆粒狀**從他的身軀掉落下來。

「我的mimi!我的mimi啊1

感覺胸口發涼的三長老低頭一看,頓時慘叫出聲,自己的**上有兩個血淋淋的深坑,兩顆**已經不翼而飛。

仔細一找才在地上的一個角落裡找到那兩顆肉粒,正是自己的**,三長老瞬間用雙手按住自己的**,悲憤欲絕道:「令狐沖你欺人太甚,老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今**休想得到老夫的獨門功法,你敢再動老夫一根汗毛,老夫藹—」

正在三長老大聲控訴令狐沖那慘無人道,濫用私刑的行為之際,令狐沖的玄鐵重劍已經第三次化作一道殘影,這一次的目標卻是三長老的下面,一陣殘影晃動之後,一股涼颼颼地感覺傳到了三長老的感應神經中。

「我就動了,你能怎麼樣?」

令狐沖語氣平靜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