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百八十章重傷的張夫人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上司,是絕對不能得罪的存在。 果然,聽到張員外的介紹之後,張夫人立刻大驚失色,連忙想要爬起身給令狐沖行禮,剛才見到許久不見的女兒,心情太過激動,只顧著拉住女兒的手噓寒問暖。完全忽略了令狐沖的存...

吩咐恆山派的精英弟子們點住倒在地上不斷哀嚎的猛虎幫小混混的啞穴,讓他們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

令狐沖跟在儀玉的後面,在張員外的帶領下進到了裡屋看望重傷在床的張夫人。

「夫人可感覺好些了,為夫沒用,無法護你周全,玉兒回來了,令狐掌門也跟著一起來看望你來了。」

張員外三步並作兩步,快步走到床沿,握住張夫人的手心哽咽道。

「咳咳,玉兒,我的玉兒回來了,老爺,快,快扶我起來……」

聽說女兒下山回了家,咳嗽聲不斷的張夫人頓時激動了起來,吃力地掀開被子,想要爬起身來,可惜終究是受傷太重,無力起身,只能讓張員外將她攙扶起來。

「娘1

望著雙目無神,臉色慘白,沒有一絲血色的張夫人,儀玉再也忍受不住,撲到床沿邊上,保住張夫人的雙手哽咽出聲。

「咳咳,玉兒,娘的心肝寶貝,你回來了,這麼久沒回家都瘦了,你一定是餓了吧,娘這去做飯,給你做最喜歡吃的蘑菇雞丁,咳咳。」

張夫人見到身旁的儀玉顯得非常激動,看著女兒消瘦的臉蛋,頓時忘卻了自己身受重傷的事實,想要起身去廚房做儀玉從小就最喜歡吃的「蘑菇雞侗。

此時的儀玉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那一股濃濃的母愛讓她鼻子發酸,再也沒有平常的成熟穩重、處變不驚。

「儀玉師妹,先別哭了,張伯母身受重傷,先讓我為她把脈療傷。」

一旁的令狐沖慧眼如炬,早已經看出張夫人的五臟六腑已經嚴重衰竭。受了非常嚴重的內傷,一般的大夫郎中已經無力醫治了,這次要不是令狐沖跟來,張夫人這一次恐怕凶多吉少,命不久矣。

「是,掌門師兄1

儀玉淚眼汪汪。終於恢復了一絲理智,小心地扶著母親躺下,然後起身讓到一邊。

「夫人,這是恆山派新任掌門令狐沖大俠,掌門聽說你被打折雙腿的事情后,立刻答應為我們主持公道,如今帶著恆山派的女俠們下山懲奸除惡,要徹底剷除那個欺凌百姓的猛虎幫。」

張員外對張夫人介紹道,生怕張夫人不清楚令狐沖的身份而露出任何不恭敬的表情。令狐沖如今可是恆山派的掌門人。是女兒儀玉的頂頭上司,是絕對不能得罪的存在。

果然,聽到張員外的介紹之後,張夫人立刻大驚失色,連忙想要爬起身給令狐沖行禮,剛才見到許久不見的女兒,心情太過激動,只顧著拉住女兒的手噓寒問暖。完全忽略了令狐沖的存在。

萬一令狐掌門因為自己的怠慢而對女兒儀玉產生不好的印象,回去以後給女兒穿小鞋怎麼辦。這可真是要影響女兒的前途埃想到這裡,張夫人原本就慘白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張伯母快快躺下,您此刻重傷在身,切莫多禮,晚輩與儀玉師妹感情深厚,您是儀玉的母親。就是晚輩的長輩,怎能受您大禮,這要傳出去豈不是會讓人家覺得我令狐沖不懂尊卑,不敬長輩?」

令狐沖趕緊上前,阻止了張夫人艱難地行禮動作。這傢伙與儀玉的關係不清不楚,曖昧之情早已殘存心底,又豈會擺架子去要一個重傷的婦人給他行禮問安呢。

果不其然,令狐沖的行為讓儀玉的心中充滿感動,目光閃爍,眼中的柔情都要將自己的心融化了。

張員外也是感觸良深,果然不愧是一派之主,風度翩翩,知書達理,一點架子也沒有,要知道他張員外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商人,與令狐沖這種傳世門派的掌門之間的地位是天差地別,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

令狐沖竟然放下身段,一而再再而三地給他們面子,實在是太難得了,真是有上古聖人之風。

張員外的心中甚至有些浮想聯翩,倘若儀玉這丫頭能夠被令狐掌門看上,被令狐沖娶進門,讓令狐沖成為他的女婿那該有多好啊!

令狐沖將手輕輕搭在了張夫人的手腕上,一股精純至極的純陽真元順著手尖緩緩輸進張夫人的經脈之中,隨著大周天循環運轉,將張夫人體內的情況準確無誤的反饋到令狐沖的腦海中。

「掌門師兄,我娘怎麼樣了?」

令狐沖收回真元,剛剛把手放下,一旁的儀玉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張員外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他的眼中也是充滿了期待之色,緊張地盯著令狐沖的嘴唇,生怕漏掉一個字。

「情況很不妙,張伯母的腿骨被蠻力擊碎,想要恢復非常困難,需要將裡面的碎骨完全取出來,然後在鑲入固定之物,用夾板固定,至少半年才能復原。」

令狐沖臉色沉重,皺眉道:「更加嚴重的是,張伯母的五臟六腑被外力擊傷,已經嚴重衰竭,若無絕世高手用真元鎮壓傷勢,並輔以治癒內傷的絕世奇葯,用深厚的真氣化解藥性溶於肉身滋補五臟六腑,恐怕三五日內就會有性命之憂。」

「令狐掌門,老朽求您救救我夫人吧,只要掌門救回我夫人,老朽願意為奴為仆,永遠為您當牛做馬,請掌門發發善心,救救我夫人吧1

張員外聽聞噩耗,差點心肌梗塞,腦血栓發作,當場就要給令狐沖跪下,懇求令狐衝出手相救。

儀玉也是身形一抖,差點摔倒在地,幸好令狐沖就在身旁,趕緊扶住她。

「張伯父切莫多禮,晚輩受之不起,我與儀玉乃是同門,感情深厚,怎麼會見死不救呢,伯父放心,晚輩一定儘力而為,全力以赴。」

令狐沖左手環繞著儀玉柔軟的細腰,趕緊騰出右手將張員外下跪的姿勢托住,不讓他跪下去。

「晚輩話還沒有說完呢,張伯母的傷勢雖然嚴重,但也不是沒有辦法,治療內傷的絕世奇葯我恆山派就有,而且晚輩修鍊的內功也是至純至陽的療傷神功,定然可以將伯母的內傷治癒。」

令狐沖不敢再故弄玄虛,趕緊一口氣將話說完,生怕在引起張員外與儀玉兩人的誤解。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