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百四十章偷親教主的下場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嘴么,這反應也太大了吧,這要是更進一步,晚上洞房的時候該怎麼辦,豈不是要被震到外太空去。 令狐沖活動一下筋骨,從牆壁裡面側身翻出,瀟洒地落地,擺了個帥氣的姿勢,正要開口,後面的那堵圍牆頃刻間轟...

田伯光那一頭飄逸帥氣的長發被東方不敗剃了個精光,不僅僅是最滿意的頭髮沒了,還被強行餵了噬筋蝕骨丸,被逼上恆山做苦力打下手,免費當起了保安。

既然拜入了恆山派,令狐沖這個掌門自然要給他起個法號,怎麼說也是出家人不是。這傢伙貪花戀色,這十數年來禍害了不少良家婦女,原本打算給他起個法號叫「戒色」,但坑爹的是這個法號竟然已經被靈鷲寺一位成名高手提前二十年就霸佔了。

儀玉這個江湖通第一時間便否定了這個法號,萬般無奈之下只有就給田伯光起了個「不可不戒」的法號。真是逃不過命運的捉弄埃

田伯光在恆山派打工自然是沒有工錢,給他一口熱飯吃就不錯了,還想要工錢,那是純粹的找死埃

恆山派漂亮的妹子眾多,好幾次看得田伯光兩眼直放精光,奈何身中劇毒,性命不由自主,不敢表露絲毫的邪念。好在飯還是管飽,不用擔心餓著肚子,天天大魚大肉吃得舒坦。

話說在恆山派的廚房竟然天天都有大魚大肉,每次開飯眾位嬌小的女尼們都化為猛虎大快朵頤,吃得滿嘴流油,這他娘的還是出家人么?

這種現場視覺與多年的正確邏輯產生的極大的反差感也是讓令狐沖精神錯亂的根本原因之一。

這種時空錯亂的事情就這麼眼睜睜地發生在令狐沖的眼前,他曾詢問過廚師緣由,得出的答覆竟然是姑娘們都是長身子的時候,光吃青菜如何吃得飽,會造成營養不良的,所以必須要吃肉。

恆山派的弟子真的是出家人么?令狐沖曾經凌亂了很久。有誰見過出家之後還不時的有父母過來探望的,偶爾還會有弟子請假回家過節,陪母親說話。這尼瑪是出家,不是接送孩子上大學埃

除了儀琳是被定逸師太撿回來的孤兒,沒有人過來探望之外,其餘恆山眾弟子的父母親人。每逢初一十五必然帶著糕餅甜食上山慰問,走親訪友,絡繹不絕。

「儀琳,你姐姐在華山養傷,你有沒有什麼話要托我帶給她的,書信家書之類的有沒有要我攜帶的。」

令狐沖對怯弱膽小,一直低著頭的儀琳問道。

「沒,沒什麼,請掌門師兄轉告姐姐。讓她好好養傷。」

儀琳唯唯諾諾,小聲地說道。

這丫頭自從知道東方不敗也喜歡令狐沖之後就變得更加膽小怯弱了,每次見到令狐沖都是低著頭,話都不敢多說了。

令狐沖知道,她是自卑了,本來就生性膽小,一見到自己的姐姐也喜歡令狐沖,就被嚇得不敢表露心聲。

就目前而言。令狐沖也沒有辦法開導他,這傢伙連人家的姐姐都還沒搞定。難不成還想逆天完成某種任務么。

收起心中的胡思亂想,令狐沖再次將各種注意事項給儀玉三人交代清楚,遇到緊急情況依照計劃行動,不要自亂陣腳,遇到危險逃命要緊,千萬不能胡亂硬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報仇的事情就交給掌門師兄就好了。

交代好具體的事項,令狐沖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禮,跨上駿馬疾奔華山而去。

我滴個親娘咧,終於離開恆山這個香氣撩人的美人窩了。再待下去就要犯原則性錯誤了,東方姑娘等我,我要給你個大驚喜。

令狐沖馬不停蹄,

夜兼程終於在三

后抵達了華山地界,剛剛踏入山門,令狐沖胯下的那匹血紅色的駿馬就吐出長舌頭當場趴下了。

吩咐前來迎接的弟子趕緊對這批飽經風霜的駿馬搶救一下,令狐沖化作一陣旋風,沖向了自己曾經的宿舍,如今東方教主居住下榻的小院子。

「東方姑娘,我回來了1

剛到門口,令狐沖便激動的大喊一聲。

或許是太過激動,令狐沖竟然連門都忘了敲,直接破門而入,將那原本就不太結實的木門徹底報廢了。

屋子裡的東方不敗聽到動靜,剛剛打開房門準備看個究竟,就被一道快如閃電的黑影擁入懷中。

東方教主全身一僵,體內真氣瞬間匯聚,正要將眼前這個膽敢冒犯她的混賬東西震得粉身碎骨,卻突然聞到一股熟悉的氣息,神情一頓,體內凌厲的真氣頃刻間便消散得無影無蹤。

「東方姑娘,可想死我了1

令狐沖緊緊擁著東方教主,恨不得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之中。

東方教主被勒得有些喘不過氣來,真要出聲讓令狐沖這個熱情得過分的傢伙鬆手,卻被令狐衝突然低頭吻住了雙唇。

令狐沖貪婪而笨拙地吸允著東方教主的香唇,如饑渴的餓狼遇見了美妙的食物一般,連舌頭都伸了出來,胡亂地舔食著香津。

東方不敗渾身一顫,四肢猛地一僵,瞳孔瞬間放大,一股強烈的真氣風暴在身上炸開,將陶醉中的令狐沖炸飛了七八米,狠狠地撞在圍牆上。

恐怖的勁道直接將令狐沖整個身軀鑲進牆壁裡面,與圍牆合為一體了。

令狐沖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不就是親個嘴么,這反應也太大了吧,這要是更進一步,晚上洞房的時候該怎麼辦,豈不是要被震到外太空去。

令狐沖活動一下筋骨,從牆壁裡面側身翻出,瀟洒地落地,擺了個帥氣的姿勢,正要開口,後面的那堵圍牆頃刻間轟然倒塌,竟然是被令狐衝破壞了承重點,受力不均衡,直接誒倒塌了。

「東方姑娘,這許久不見,怎麼一見面就搞這麼大動靜,萬一讓其他師弟們看到,還以為我們打算拆房子呢。」

令狐沖苦笑著走向東方不敗,不過卻再也不敢動手動腳了。

「活該,竟敢對本教主動手動腳,真是罪該萬死,念你是初犯,這次便不與你追究,若有下次,定然嚴懲不貸。」

東方不敗臉色微紅,彷彿兩抹紅霞飛上臉頰,煞是迷人好看。

她嘴中雖然說得嚴厲,手上卻沒有半分動作,剛才那突然間的爆發僅僅只是下意識的反應,一時收不住手而發生的條件反射而已。

PS:感謝書友X6X的打賞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