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要救她爹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將任我行的影響力完全抹除,依然有一批死忠份子對其忠心耿耿。 如今東方不敗元氣大傷,需要極長的時間調養,就給了那些潛藏在暗中的不安分的頑固分子可趁之機,東方不敗也想藉此機會將他們揪出來一網打荊<...

在令狐沖眼中任我行是一個褒貶不一的梟雄人物,一方面他豪邁萬丈,見識非凡,另一方面卻又高傲自大,野心勃勃,但不管如何,任我行依然是當今江湖數一數二的蓋世高手。

當年東方不敗武功未曾大成,被任我行奪取日月神教教主之位,但任我行卻沒有對東方不敗斬盡殺絕,反而重用她,給了她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教主之位,可見其心胸還算是寬廣。

但那時候的東方不敗也是一位野心勃勃、不甘人下的絕世梟雄,表面臣服,暗中卻勤練武功,暗自謀划,趁著五嶽劍派齊攻黑木崖之際,施以暗算,將任我行重傷生擒。

任我行奪了東方不敗之位卻沒有殺她,東方不敗也投桃送李,饒過了任我行的性命,將他囚禁於西湖底下,並將任我行之女任盈盈封為日月神教聖姑,在教中享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正是因為任我行武功蓋世,而且擁有令人心折的獨特人格魅力,所以在日月神教之中有一大批長老弟子對其忠心耿耿,就算他失蹤了十數年依然忠心不變,轉而投入任盈盈麾下聽其差遣。

雖然東方不敗霸氣滔天,手段通天,就算稱之為日月神教最強教主也不為過,但即使如此她也沒有辦法將任我行的影響力完全抹除,依然有一批死忠份子對其忠心耿耿。

如今東方不敗元氣大傷,需要極長的時間調養,就給了那些潛藏在暗中的不安分的頑固分子可趁之機,東方不敗也想藉此機會將他們揪出來一網打荊

若是在平時,東方不敗自然不屑去做這種事,以她的高傲。根本就不會將那些跳樑小丑放在眼中,有怎麼會設計去引他們上鉤呢。

但是她喜歡的男子是令狐沖,是一個背負著光耀門庭使命的正派弟子,既然已經絕對與令狐沖相伴一生,那麼自然就會極力地在背後支持他的事業。

日月神教這份基業就當是東方教主的嫁妝了,只要令狐沖需要。就隨時可以拿去。

既然如此,東方教主又豈會容忍那些不安分的傢伙在混在其中,為了不給以後埋下隱患,這些任我行的死忠份子一定要揪出來。

如今東方不敗在華山養傷,那麼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可以好好利用,故意派人放出消息,讓任盈盈得之任我行的下落,然後在去將其救出來。

任我行與東方不敗一樣,是一個心高氣傲的人。被人囚禁了十多年,怎麼會善罷甘休,一定會殺到黑木崖搶回他的教主之位,到那時,他的那些支持者一定會跳出來唱讚歌。

東方不敗就可以清楚地看清那些人的嘴臉,待到大清掃時一起把他們清除出去,任我行武功雖高,卻也早已不放在東方教主的眼中。

在東方不敗的眼中。當今江湖只有令狐沖這個怪胎可以穩壓她一籌,其他高手在她眼中猶如草芥一般。根本引不起她的重視。

令狐沖沒有馬上表態,靜坐沉思了良久,終於下定了決心,對一臉緊張之色的任盈盈道:「雖然沒有與令尊見過面,卻也知道他定然是一個豪邁高傲的梟雄,定然不會像江湖傳聞中的那樣濫殺無辜。殘暴兇狠,因為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成為絕世高手的。」

「我答應你,幫你把你爹救出來,但是醜話說在前頭,若是被我發現你爹真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惡人。我令狐沖一定會親手將其斬殺,還江湖一片清凈。」

令狐沖鄭重地對任盈盈說道。

「多謝令狐大哥,令狐大哥請放心,盈盈保證我爹不是那種殘暴之人,只要不招惹於他,他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對人出手的。」

任盈盈大喜過望,對令狐沖答應幫忙感到非常高興,至於他後面的那句威脅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左耳朵進,右耳多出了。

且不說她印象中的任我行是一個疼愛妻女、關愛下屬的好男人,就算真是一個惡人,那也是一個武功蓋世的惡人,江湖中能與他頗屈指可數,令狐沖再厲害也只不過是一個後起之秀,如何有資格有能力斬殺任我行呢。

任盈盈自然不會知道,她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男子可不是原裝貨,他是一個熟知劇情的穿越者,而且還開了作弊器,成為了當今江湖第一個神話級強者,莫說一個任我行,就是十個任我行也不是他的對手。

「既然如此,盈盈姑娘打算何時動身,在下也好做好準備,交代好門中內務。」

令狐沖開口問道。

「事關重大,此事盈盈也需回去細細謀划準備一番,否則極有可能功虧一簣,不如這樣,下月十五月圓日我們在望月山匯合,令狐大哥覺得如何?」

任盈盈沉吟片刻,開口說道。

「好,既然如此,我這就返回門中交代好內務工作,一個月後在望月山相見。」

令狐沖與任盈盈明確好時間,便起身告辭返回了恆山山門。

望著令狐沖遠去的背影,任盈盈抿嘴一笑,輕踱著腳步,快速地離開涼亭。

回到山門后,令狐沖立刻差人把儀玉、儀琳還有田伯光三人叫到了房中,交代後續工作。

「嵩山派元氣大傷,而且似乎正在全力著手準備三月後的五嶽同盟大會,想必是打算在五嶽同盟大會上搞一番大動作。不管左冷禪有什麼陰謀詭計,這段時間嵩山派是沒有精力來對付我們。」

令狐沖分析了近期的形勢,對儀玉三人道:「我有要事要返回華山一趟,快則半個月,慢則一個月才能返回恆山,這段期間門內的一切事務都交由儀玉來負責管理,你們要協助好她。」

「是,掌門師兄1

儀玉與儀琳齊聲應道。

「令狐兄你放心吧,有我田伯光在這裡,誰敢來恆山派鬧事,我老田第一個砍死他。」

已經被東方教主提了個平頭的田伯光拍著胸膛信誓旦旦道。

「田兄,咳咳,不可不戒,這段時間你可得盯住了,別讓嵩山派的探子潛入了我們門派,雖然這種可能性很低,但也不得不防,否則一旦對方高手來襲,你們武功絕頂自然無事,門中的那些普通弟子可就得遭殃了。」

令狐沖對搞怪的田伯光說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