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百三十三章懲治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玉一躍而起,登上那顆百年古樹的樹枝上,熟練地將麻繩在枝幹上打了個死結,然後將一根麻繩放下去給田伯光來了個三百六十度打捆綁,用力一拉,直接將他吊起來,掛在了半空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儀玉展顏一笑,...

尼瑪這次玩真的了,疼得滿地打滾的田伯光面若死灰,將心中的那一絲僥倖徹底掐滅

緩過氣來的田伯光自然毫無節操地服軟討饒,半點抗拒心理都不敢有,最後被東方不敗直接用利劍削了個小平頭,然後轟

在這個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年代,將頭髮剃掉是一件非常離經叛道的事,一般只有出家人才會剪掉頭髮,表示六根清凈,皈依佛門

某些痴情女子在與情郎分別時偶也會有剪掉一縷青絲縫在香囊里,讓男方攜帶在身,象徵著女子一直伴隨在他身邊還有一種就是削髮明志,一些有深仇大恨的苦逼在落魄無為之時便會剃掉部分頭髮,用以表現自己堅定的信念與決心

最後一種情況,便是如同田伯光這般,被人用武力脅迫,強行將頭髮剃掉,當然,這種情況的主角基本上已經淪為苦逼**絲

東方不敗下達了明確的任務指標,命令田伯光即刻啟程前往恆山派,拜入恆山派門下,保護她的妹妹儀琳然後再觀察一陣子,仔細考察他的表現后再決定是否給他解藥

可憐的田伯光剛剛鴻運當頭,撿了個天大的機緣讓自身的武功突破到絕頂巔峰之境,還沒來得及威風八面地在江湖中瀟洒走一回,就又被東方不敗一顆噬筋蝕骨丸打回了原形,不得不卑躬屈膝,死皮賴臉地求饒

田伯光是個毫無節操的老油條,高手尊嚴什麼的在他眼中連個屁都不如他的人生價值觀就是生命高於一切,若是連命都沒有了留下那節操做什麼,留給後人恥笑么?

「令狐兄,我說的可是千真萬確,沒有半句假話,真的是那位姑奶奶讓我拜入恆山派門下的,你趕緊幫我把穴道解開吧,這樣動彈不得難受死了」

田伯光斷斷續續將事情的經過講述完畢,又恢復了嬉皮笑臉趕緊討饒道:「今夜我只是想和諸位師姐妹開個玩笑罷了,真的不是圖謀不軌艾我老田行走江湖十數年可從來沒有啃過窩邊草」

田伯光雖然猥瑣,但所說之言卻也還算可信,至少沒有將自己做出的承諾當成狗屁,翻臉不認人的情況發生,想必此言非虛

「田兄這個玩笑可是有些過火啊若是就這般將你放了,豈不是讓其他人認為我恆山派人人可欺?若是被擒落入下風后開口討饒,說幾句誤會之類的屁話就能安然脫身,那還要練武幹什麼?」

令狐沖嚴肅道:「若我恆山派眾人俱都成為了任人揉捏的軟骨頭,那死後還有何臉面面對恆山派的諸位祖師爺」

儀玉在一旁點頭稱是,如今是田伯光失手被擒若是萬一被他得手了,那讓那些被偷窺的恆山弟子們以後還怎麼見人,若是傳出去某某人被大名鼎鼎的採花大盜田伯光潛入了房間,那這女子一生的聲譽就徹底被毀了

你說你沒有被田伯光侵犯,他只是想和你開個玩笑?這話說出去有人信么被一個惡名昭彰的採花賊潛入了閨房還什麼都沒發生,是個正常人都不會相信的

「念在你是初犯且沒有造成嚴重的損失,所以就小懲一次,讓你記得這個教訓,免得日後再次胡來」

令狐沖沉吟片刻,便對儀玉問道:「儀玉師妹認為我們應該怎樣處置這傢伙?」

畢竟儀玉是當事人,雖然沒有被田伯光得逞,但卻是直接受害者之一,萬一傳出去對她的聲望也會有不小的打擊

「若是旁人做下這不軌之事,必要將之斬首示眾,以儆效尤不過這田伯光既然與掌門師兄有舊,那便饒他性命,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不如就將他掛在我山門的巨樹上示眾一日,用以警示那些想要對我們圖謀不軌的門派勢力」

儀玉沉吟了半響,終於是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這還是看在令狐沖的面上,若是其他人敢朝她的閨房放迷煙,早就被她一繳首示眾了

儀玉是一個非常聰慧的女子,早就看出令狐沖對田伯光並無殺心,只是在捉弄他而已,索性就配合他將這齣戲演好

「嗯,這主意不錯,就這麼辦了」

令狐衝心中大誇儀玉配合默契,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委屈田兄在我恆山山門前歇息一日了」

令狐沖與儀玉兩人用繩子將田伯光綁了個結實,然後就提著他出了屋子,準備將他掛在了恆山派山門前那顆百年古樹上喂蚊子

「令狐兄,我知錯了,你不要做得這麼絕艾你忘了,我們還一起在『似水年華』喝過酒艾我們有同桌之誼共嫖之雅,你不能這樣子對我礙…」

不顧形象地扯著嗓子大聲求饒叫喊的田伯光被令狐沖一指頭點住啞穴,猥瑣之音頓時戛然而止

「嫖你妹,鬼才和你有共嫖之雅呢1

令狐沖小聲地嘀咕一句

到了山門前,儀玉一躍而起,登上那顆百年古樹的樹枝上,熟練地將麻繩在枝幹上打了個死結,然後將一根麻繩放下去給田伯光來了個三百六十度打捆綁,用力一拉,直接將他吊起來,掛在了半空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儀玉展顏一笑,便被令狐沖打發去房睡覺去了

令狐沖對吊在半空,只能發出「啊氨之類的模糊音節的田伯光報以同情的目光,然後頭也不回的就返回了房間

這色心不死的傢伙,今夜就讓他吃點苦頭,先好好享受一次,留點印象,免得日後犯賤,本性難移之下忍不住對自己人下手

剛才儀玉翻身而下之時,曾隱晦地往田伯光的身上塗了一層粉末,令狐沖強大的神識看得清清楚楚,這是一種引蟲粉,是恆山派的獨門秘葯

顧名思義,引蟲粉的效果自然就是能夠將許多蚊蟲吸引而來,恆山派的某位前輩本來是想要配置一種驅蚊的藥粉,誰想陰差陽錯之下竟然配製出了相反作用的藥粉,真是田伯光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啊

這引蟲粉自然遠遠比不得五毒教主藍鳳凰親手配置的引蟲藥液,只能吸引附近的一些蚊蟲而已,不過即便這樣,也夠田伯光喝一壺的了,這大山裡的蚊子可遠比城鎮中的毒啊

ps:感謝書友又川的月票支持,昨天忙暈頭了,竟然忘了給大家說一句:節日快樂!

>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