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百二十九章飽受折磨的令狐沖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上恆山將令狐沖 要知道恆山派的儀玉與儀琳都是江湖是大美人之一,粉絲數眾多,她們的瘋狂追求者也不乏一些根正苗紅的江湖高帥富與傳世門派的富二代、官二代。 在這裡補充一下,前陣子江湖出版了一...

「好好好!有令狐師侄這番話我就放心了,恆山派交到你手中一定是我們這輩子做得最正確的決定。

定逸師太點點頭,欣慰道:「令狐師侄連續修鍊多日,想必已經睏乏了,儀玉這丫頭已經親自為你布置了廂房,讓她帶你前去歇息吧。」

令狐衝下意識地摸了摸懷中那塊殘留余香的白色帕子,面部表情瞬間變得僵硬無比,強笑著對妖嬈動人、清麗脫俗的儀玉道:「勞煩儀玉師妹了1

「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令狐師兄無須客氣,請隨我來。」

儀玉溫柔地說道。

令狐沖尾隨著儀玉離開了恆山大殿之後,定逸師太臉色一頓,對身後一名年紀較大的尼姑吩咐道:「按照計劃迅速將那些拜帖送往各大門派,並在江湖的獨家月刊上發布公告,宣布即日起,令狐師侄就任恆山派掌門。」

……

「聽說了嗎?五嶽劍派之一的恆山派換掌門了。」

「你才知道啊,我早上就知道了,新掌門就是名滿江湖的白衣神劍令狐沖。」

「我的娘咧,那恆山派的弟子可個個都是嬌艷無比的貌美女子啊,那令狐沖真是好福氣,若換做是我,少活十年都願意。

……

令狐沖繼任恆山派掌門的第二天,定逸師太就將拜帖廣發給了各大派掌門,並在江湖舉辦的最具影響力的權威江湖雜誌月刊《有話說》上面公開刊登了這一勁爆的消息。

傳世門派恆山派竟然換了掌門,而且新掌門居然還是一個男人,這可是恆山派傳承千年來頭一回發生的事情。

這一道勁爆的消息在江湖上掀起了軒然大波,震尿了無數江湖名宿,直接引爆了新一輪的議論狂潮,成為了各大酒樓茶館最火熱的話題。沒有之一。

除了華山派、靈鷲寺、武當派這幾大傳世門派的掌門發來賀貼之外,其他的江湖勢力都對這一超越極限、無法理解的事件產生了極度荒謬的感覺。

各派掌門曾一致認為這是訛傳,是謠言,是有人在惡作劇,惡意偽造了定逸師太的書信,想要看他們門派出醜。所以暫時保持了觀望態度。

直到定逸師太代表恆山派對整個江湖發表公告宣言,才徹底坐實了這一事件的真實性。

令狐沖的這番舉動,無疑讓他成為了武林公敵,江湖中無數名門大派的精英核心弟子都恨不得親自殺上恆山將令狐沖

要知道恆山派的儀玉與儀琳都是江湖是大美人之一,粉絲數眾多,她們的瘋狂追求者也不乏一些根正苗紅的江湖高帥富與傳世門派的富二代、官二代。

在這裡補充一下,前陣子江湖出版了一期特別刊物,名曰江湖美人排行榜,上面將江湖中各大門派最美、呼聲最高的絕世美女一網打荊

各位美人的資料非常的詳細。讓廣大的江湖熱血青年們大力追捧,剛一面世就賣到脫銷,各大工廠加班加點,熬夜通宵製作都供不應求,一經上市銷售立馬被搶購一空,據說黑市的價格已經被炒到了原價的十倍。

五嶽劍派之一的恆山派有兩名弟子上榜,而且是排名非常靠前,尤其是早已名動江湖。嬌媚動人,溫婉大方的恆山最美尼姑儀玉。受到了無數江湖豪傑的大力追捧,不少小有名氣的江湖少俠都曾發表宣言,公開示愛。

令狐沖這個人渣竟敢混到恆山派去做掌門,這不是要斷人家的人生幸福嗎,據說還有一名位列江湖美人排行榜前五的華山派岳靈珊也與這傢伙的關係不清不楚,真是氣煞人也。

這一刻。令狐沖已經從江湖青年俊彥瞬間變成了人人喊打的江湖敗類,無恥的人渣。

這事越傳越離譜,越傳越邪乎,最後謠言故事中的男主角令狐沖儼然已經成了一個居心不良的衣冠禽獸。

恆山派的眾弟子嬌笑不已,在華山獨自練劍的小師妹岳靈珊悶悶不樂。正在華山療養的東方不敗是面無表情,似乎沒有半點情緒波動,不過第二天去東方不敗房間打掃衛生的丫鬟發現那純實木製作的桌椅傢具莫名其妙的多出很多條密密麻麻,細微的裂縫。

令狐沖對這些傳聞自然是有些哭笑不得,這幫傢伙已經因妒生恨,製造輿論抹黑他,為了不使身處華山的東方教主誤會,趕緊用那難看的毛筆字親手書寫了一封親筆信,差人十萬火急送到華山,交給東方不敗。

信中的內容想必大家也能猜到,無非就是一些討好辯解,對天發誓只對你好之類的肉麻情話,這裡就不一一贅敘,浪費筆墨了。

「掌門師兄,午飯時間到了,我已經將飯菜端到您的房中,請您到房內用膳,免得飯菜涼了。」

一襲粉衣、俏麗嬌艷無比儀玉在恆山的斷崖邊上找到了令狐沖,輕柔溫軟地動人之音輕聲地在耳邊響起,將正在沉思中令狐沖喚醒。

「唉,儀玉,你先回去,這裡風大,我餓了自己就會回去吃,不用麻煩你每次都親自上來叫我。」

令狐沖見著那張笑靨如花的俏臉,心裡不由自主的一慌,不由得想起了偷偷藏在漳那條曾經用來擦拭身子的白色帕子。

「不礙事的,我不怕冷,掌門師兄快隨我回去吧,否則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儀玉的笑容特別甜美,狂風帶起了她的長發,秀髮飛舞,美妙絕倫,在這一刻令狐沖有一種見到東方教主的感覺。

教主啊教主,我的好娘子啊,我好想你啊,這該死的老岳要我呆在這個尼姑庵,讓我活受罪,我快憋不住了。

令狐沖鬱悶的一揮手,與儀玉並肩下了斷崖,返回了儀玉親自為他收拾布置的優雅別緻的廂房。

這他娘的是個什麼世界啊,出家人竟然還留長發,竟然不穿僧袍穿粉衣,還一個個都長得這麼嬌艷動人,這讓我晚上怎麼睡得著,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這一世要這般折磨我。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