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百二十四章令狐沖睜眼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面,體內真氣渾厚,想來也已經步入絕世中期高手之列,與他之間的差距已經不大了。 好在我左冷禪始終是技高一籌,早早地將記名弟子勞德諾派遣到華山派底,這次終於立了大功,將岳不群辛苦籌謀所得的絕世劍...

「華山派,又是該死的華山派,湯師弟你立刻召集人手,隨我一起踏平華山。」

一向陰狠狡詐的左冷禪竟然在嵩山大殿上情緒失控,瘋狂地咆哮著要滅了華山派滿門,顯然已是憤怒到了極點。

「掌門師兄不可啊,如今我們尚未準備妥當,那華山派的高手也不少,短時間內恐怕取得壓倒性勝利,而且我們師出無名,單方面對華山派宣戰會讓我們在江湖上非常的被動,衡山派與泰山派以及其他各大門派也一定會極力反對。」

湯英鶚連忙勸阻道:「到時候我們腹面受敵,必定會損失重大,得不償失埃」

接二連三的慘重損失已經讓左冷禪失去了冷靜,做出了極為不理智的決定,作為協助左冷禪管理整個門派的嵩山派副掌門,湯英鶚必須要站出來勸阻左冷禪的錯誤決定。

「湯師兄言之有理,如今確實不是與華山派開戰的最好時機,掌門師兄要三思啊1

一幫嵩山派的核心長老高層紛紛出言勸阻,希望左冷禪打消那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被眾人齊聲勸阻,左冷禪那發熱的大腦終於逐漸冷靜了下來,他用力地揉了揉前額兩側的太陽穴,強行壓抑住內心的憤怒,良久,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左某失態了,如今的確不是與華山派徹底決裂的好時機,但我嵩山派的高手絕對不能白死,老湯,你去準備一下,三個月後召開的五嶽同盟大會之上,我要與華山派徹底做一個了斷。」

左冷禪恢復了冷靜,面色陰冷。眼中不時閃過一絲暴虐的躁動,咬牙切齒地對湯英鶚吩咐道。

三個月後,就是五年一度的五嶽劍派召開同盟大會的日子,以往這個時候都是競選推舉新的五嶽劍派盟主上位,用來團結各派共同對抗魔教。

左冷禪已經在五嶽盟主的位置上坐了十多年,繼續連任五嶽盟主已經無法滿足他內心的強大野心。他想做的是將五嶽劍派合併成一派,或者說是嵩山派吞併其他幾派,成為他稱霸江湖的棋子。

為了這個目標,他不惜動用了嵩山派傳世千年的深厚底蘊,用靈藥堆出來一大批絕頂高手,按照他的想法,這股勢力足以橫掃現在的包括華山派在內的五嶽其他三大門派。

夢想是美好的,現實總是殘酷的。

近幾個月來,嵩山派的核心高層接二連三地任務失敗。甚至連性命都折了進去,這殘酷的現實猶如一盆冰水從頭頂淋下,冰寒刺骨,將他澆了個通透。

多年的準備謀划被徹底打亂,這怎能不讓左冷禪發狂,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已經沒有退路了,三個月後的五嶽同盟大會必須將其他幾派一舉拿下。否則多年的努力必將付諸東流,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

原本以嵩山派的深厚底蘊與絕頂巔峰高手的數量。足夠以壓倒性優勢將五嶽劍派的其他四派一舉擊潰,到時候這股龐大的力量在五嶽同盟大會集體一亮相,絕對要將其他幾大門派集體嚇尿,到時候不怕他們不就範。

但是近段時間,包括嵩山大太保丁勉在內的多位絕頂高手接二連三的隕落,讓嵩山派的高端戰鬥力大損。這才讓左冷禪悲憤欲狂,恨不得將華山派挫骨揚灰。

「哼,岳不群,令狐沖,就暫且讓你們多活三個月。好好享受這最後的時光吧。」

左冷禪心中冷哼道。

除了絕頂巔峰戰力的震撼壓制,其他的計劃倒是沒有太受影響,泰山派天門道長那個倔強的牛鼻子,軟硬不吃,讓他同意五嶽並派顯然不太現實。

不過沒關係,左冷禪已經與天門道長的師叔玉磯子勾結,到時候在五嶽同盟大會的時候發動政變,奪了天門道長的掌門之位,泰山派基本不足為懼。

恆山派掌門莫大先生性格孤僻,但卻是面冷心熱之人,到時候將費彬的死因推到劉正風身上,用劉正風一家老小的性命逼迫他就範,想必也沒有問題。

恆山三定已經身受重傷,不足為慮,唯一需要擔心的是那深藏不露的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前些日子與這個偽君子碰過一面,體內真氣渾厚,想來也已經步入絕世中期高手之列,與他之間的差距已經不大了。

好在我左冷禪始終是技高一籌,早早地將記名弟子勞德諾派遣到華山派底,這次終於立了大功,將岳不群辛苦籌謀所得的絕世劍法秘籍《辟邪劍譜》給盜取了,白白便宜了我左冷禪。

一想到岳不群回到華山發現自己費盡心機手段奪取到的《辟邪劍譜》不翼而飛時的震怒表情,左冷禪的心中就湧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快意,簡直比親自上陣出演愛情動作片還要舒爽。

當然,心中暗爽的可不止左冷禪,此時岳不群心中也是異常的舒暢痛快,左冷禪的一切舉動都在他的算計中,甚至左冷禪露出那猥瑣得意的賤笑他都能幻想得出來。

真期待三個月後的五嶽同盟大會,認為自己佔了天大便宜的左冷禪,發現原來他視若珍寶的《辟邪劍譜》只是岳不群為了坑他而專門為他搗鼓出來的山寨版之後,而流露出的那種不知是憤怒還是羞恥的無法用語言文字描敘的複雜表情。

不理會岳不群與左冷禪的臆想,此刻的令狐沖依然在恆山白雲庵盤膝運功,這種狀態已經持續了整整兩天兩夜,看這個勢頭,似乎依然沒有收功起身的打算。

轉眼又過了一夜,定逸師太內傷未愈,且要處理恆山派的諸多事務,便先行離去了,只留下儀玉與儀琳在白雲庵中為令狐沖護法。

經此一役定閑師太與定靜師太都是身受重傷,已經即刻閉關療傷去了,定逸師太拖著重傷的身子吃力地處理善後事宜。

時間一晃,黑夜轉眼即逝,又到了第三天早晨。

初陽從東面徐徐升起的一剎那間,一道道溫和日光照耀大地萬物,一股股濃烈的紫氣從東面蜂擁而來,慢慢地擴散在天地間。

令狐沖面朝東方猛地睜開了雙目,眼中射出兩道懾人的精光,渾身的氣息變得深純混沌,一股恐怖的吸力從他的身體散發而出,迅速籠罩整個天地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