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七十七章我從小喜歡唱歌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好上許多。雖然她也恨不得將眼前發出恐怖噪音的令狐沖當場掐死,但還是快速的調整了呼吸,控制了情緒,言不由衷道。 「知音啊,我令狐沖從小就喜歡唱歌,只不過這二十幾年來婆婆還是第一個誇讚我的人。我的...

短暫地生澀過後,任盈盈進入了狀態,一曲磅大氣的豪邁之音響徹這幽靜的小屋,流暢的琴簫合奏聲久久縈迴。

令狐沖閉上眼睛靜靜地傾聽,心中頗為感慨,這任盈盈不愧是原劇中的笑道最後的女主角,才情高博,謀略容貌皆上上之選,就連東方不敗都輸給了她。

當然,令狐沖這次來可不是為了泡妞,既然已經選定了東方教主,自然就不會再去勾搭任盈盈。

任盈盈與東方不敗有殺母囚父之仇,化解的可能性極低,令狐沖可不認為自己有這種魅力可以絕色雙收,坐享齊人之福,若真敢這麼做,估計會竹籃打水一場空,一輩子打光棍了。

「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記今朝……」

聽到高潮處,陶醉在忘我境界中的令狐衝突然扯著破鑼嗓子放聲高歌。

激昂地琴簫之聲戛然而止,沉入深程度演奏狀態中的任盈盈與綠竹翁竟然被令狐沖那驚天地泣鬼神,毫無節奏感的乾嚎硬生生打斷。

「蒼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伴奏停止了,令狐沖毫無所覺,依然忘我地大聲歌唱。

綠竹翁眥目欲裂,滿臉漲得通紅,張開口卻發不出半點聲音,右手指著令狐沖不住地顫抖,似乎在極力的剋制自己。

任盈盈雖然絲巾蒙面看不到表情,但那微顫地嬌軀與捏得發白的指尖,無不表現了她內心的憤怒。

「啦啦啦啦啦……」

終於,在一連串的啦啦啦之後,令狐沖終於演唱完畢。收工收氣,睜開了雙眼,退出了忘我的狀態。

「咦,綠前輩臉色為何如此難看,莫非是剛才岔了氣?」

見綠竹翁臉色發青。令狐沖關心地問道。

「無礙……」

綠竹翁張大嘴巴瘋狂地大口大口做著深呼吸,一連呼吸了二十多次才緊咬牙關,硬邦邦地從嘴中吐出兩個字。

「想不到令狐公子儀錶堂堂,不僅武功高強,連對音律的應用也如此奇特,果真是天賦異稟。」

任盈盈的承受與控制能力較之綠竹翁就要好上許多。雖然她也恨不得將眼前發出恐怖噪音的令狐沖當場掐死,但還是快速的調整了呼吸,控制了情緒,言不由衷道。

「知音啊,我令狐沖從小就喜歡唱歌,只不過這二十幾年來婆婆還是第一個誇讚我的人。我的歌聲是不是很優雅動聽?」

令狐沖驚喜萬分,就像是在生命的最後關頭終於尋找到了那懂得欣賞自己的知己好友。

「我,我肚子不舒服,需要即刻到茅房冷靜一下,還望公子海涵。」

綠竹翁說完也不待令狐沖回答,便化作一陣颶風掀開房門急涌而出,一瞬間就不見了蹤影。

他是一個對音律極為嚴格的人。在學術上的眼光是極為專業的,實在沒有辦法昧著良心誇獎令狐沖的音樂天賦,只好無奈尿遁了。

「令狐公子的歌聲個性鮮明,嗓音高,穿透力強,是老身聽過的最有特色的聲音。」

任盈盈沉吟半響,絞盡腦汁終於想出了幾個略帶褒義地專業形容詞來形容令狐沖那破鑼般的嗓音。

「是嗎,婆婆果然是識貨之人,我令狐沖終於找到知音了。」

令狐衝激動道:「晚輩無以為報,就為婆婆再次高歌一曲。希望婆婆能夠喜歡。」

「當」一聲,一張小木凳被踢倒在地,雙手撫琴地任盈盈猛地一顫,手指一時不受控制竟然硬生生地拉斷了兩根琴弦。

「不必了不必了,老身今天累了。想要早些歇息,令狐公子改日在放聲高歌吧。」

任盈盈嚇了一跳,趕緊下了逐客令,她實在沒有勇氣再次承受一次令狐沖那恐怖的音波攻擊。

「既然如此,晚輩就不打擾婆婆休息了,改日在來登門拜訪。」令狐沖遺憾道。

看著令狐沖的背影消失在遠處,綠竹翁從一個角落一竄而出,推開門進入小木屋,驚魂未定道:「嚇死小翁翁了,這世上還有這般恐怖的破嗓子。」

「綠叔叔,你觀這鼎鼎大名的白衣神劍令狐沖如何?」

任盈盈掀開了斗笠,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精緻臉龐。

「不敢不敢,聖姑喚我小綠就好了,叔叔這個稱呼愧不敢當。」

綠竹翁恭聲道:「這令狐公子確實是人中龍鳳,天資過人,怪不得連東方教主都對他親昵有加,傳下口諭凡我神教中人見令狐公子都要恭敬相待。只是,這歌聲實在是……」

「呵呵,東方叔叔心高氣傲,凡夫俗子如何入得了她的眼,令狐公子乃蓋世奇才,剛才的表現極有可能是他故意為之。」

任盈盈輕笑道:「恐怕他早已洞悉我們的目的,才故意戲耍我們,這個令狐衝倒是有趣。」

「什麼?他知道我們是故意引他前來?」

綠竹翁聞言大驚,為了防止意外,不被人認出來,他特地從其他地區調了兩個生面孔的高手去將令狐沖引到此地,現在任盈盈竟然說令狐沖早就知道了,豈不讓他吃驚。

「令狐沖武功蓋世,邊城只不過是一位輕功略好的一流高手,若真想擒他有怎麼可能讓邊城一路逃到此地。」

任盈盈分析道:「他一路追蹤到此,竟然絲毫沒有問及邊城之事,說明他根本沒有將邊城放在心上,他來此的目的或許就是想要見一下我這個幕後指使之人。」

「既然我們已經暴露,為何令狐公子卻不責問,反而這般輕易離開?」綠竹翁不解道。

他是一個隱居多年的音律大家,性格單純,對這些複雜的彎彎道道是一抹兩眼黑,摸不著半分頭腦。

「我們是神教中人他極有可能已經猜到了,以他與東方叔叔的親密關係,自然不會對我們出手,我有一種感覺,他來此地的目的似乎只是為了見我一面而已。」

任盈盈感官敏銳至極,竟能隱約猜出令狐沖的心思。

事實正與任盈盈猜測的一樣,令狐沖故意被引來只是為了見一見這傳說中的魔教聖姑,親眼看看這位在原劇中打敗東方教主的美女。

任盈盈與她老爹任我行以後極有可能與東方教主站在對立面,令狐衝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