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七十二章死不瞑目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所當然道。 「掌門師兄,我過一段時間鞏固境界后就可以衝擊絕世高手之境了。這株千年雪蓮可以增加三成的成功率埃」 湯英鶚依然不想放棄,想要打消左冷禪的不良念頭。 「湯師弟,你是嵩山...

兩位嵩山太保全部折在華山,使得左冷禪怒火滔天。尤其是嵩山十三太保之首丁勉,一直以來都是左冷禪的左右臂膀,嵩山派的頂樑柱,竟然死得不明不白,被人當成垃圾一樣隨意埋在一處小荒林,連個墓碑都沒有。

培養一位絕頂巔峰高手花費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是傳世門派嵩山派的深厚底蘊也非常吃力。

一般的小門小派能出個一流高手就相當牛逼了,絕頂高手,那就是江湖頂級戰力,擁有絕頂戰力的門派必定可以成為一方諸侯。

金刀門之所以敢在洛陽城稱王稱霸就是因為門主王元霸是一位絕頂初期高手,僅僅一位絕頂初期高手就有這麼恐怖的江湖地位,嵩山派竟然一下子失去兩個絕頂巔峰高手,左冷禪如何能不發狂。

左冷禪生氣並不是因為他們師兄弟感情有多深,他是一個極度冷血狠毒的梟雄,如有必要,將整個嵩山十三太保全部犧牲他都幹得出來,只要利益足夠大,他可以隨時拋棄任何人。

嵩山弟子的性命只能由我左冷禪掌控主宰,其他人若敢行使我的特權,我就讓他生不如死,碎屍萬段。這就是左冷禪的心聲。

「掌門師兄,據丁師兄臨死前傳來的情報,這岳不群已經成為當今江湖屈指可數的絕世高手,武功深不可測,陸師兄與高師兄雖然服用靈藥武功大進,但恐怕也不是岳不群的對手。」

湯英鶚擔心地說道,作為嵩山派最神秘的情報機構負責人,這麼多年來岳不群的真實實力他一直沒有摸透,所以對岳不群非常忌憚。

「司馬殤率領的十八屠龍劍陣威力無窮,可困殺絕世初期高手。在加上封不平、陸柏、高克新三人,足以將華山派徹底覆滅,我要讓岳不群死無全屍。」

左冷禪冷聲道。

自從野心勃勃的左冷禪坐上嵩山派掌門之位后,便開始著手組建了一隻秘密的殺手隊伍,號曰「屠龍」,由他的心腹司馬殤出任首領。

「屠龍」收錄培養了十七位血腥殘暴的頂級高手。與司馬殤一起合稱十八屠龍勇士,這些年來為嵩山派暗中血洗殘殺了無數與嵩山派為敵的門派與武者。

「陸師兄與高師兄隨時可以出手,只是這封不平,短期內恐怕無法出手對付岳不群了?」

湯英鶚神情有些猶豫,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道。

「說什麼呢,封不平可是絕世高手,是我用來對付岳不群的一把利器,怎麼會使不上力呢?」

左冷禪皺著眉頭。見湯英鶚欲言又止,趕緊問道:「究竟怎麼回事?」

「陸柏師兄找到封不平的時候,他正在療傷,據說是被岳不群一干人等圍攻暗算所致。這岳不群真是一個偽君子。」

湯英鶚無奈道:「除非服用千年雪蓮或萬年靈芝這等療傷聖葯,否則短期內無法恢復戰鬥力。」

「要對付岳不群,這次是千載難逢的良機,絕對不能錯過。」左冷禪堅定道:「你上次不是分了一株千年天山雪蓮嗎,安排弟子快馬加鞭給封不平送過去。助他療傷恢復戰力。」

「掌門師兄,這。這不太合適吧?」

湯英鶚聞言臉色一變,頓時有些不自然,這株千年天山雪蓮可是他用來衝擊絕世高手的絕世靈藥,一直沒捨得用掉,現在竟然要白白給那個封不平,這讓他如何捨得。

「有什麼不合適的。你是嵩山派的副掌門,這件事是由你直接負責,封不平是在為你效力,這靈藥當然要由你來出。」

左冷禪理所當然道。

「掌門師兄,我過一段時間鞏固境界后就可以衝擊絕世高手之境了。這株千年雪蓮可以增加三成的成功率埃」

湯英鶚依然不想放棄,想要打消左冷禪的不良念頭。

「湯師弟,你是嵩山太保,是我嵩山派的頂樑柱,要有志氣,要胸懷大志,眼光要長遠,區區一株靈藥算得了什麼。」

左冷禪按著湯英鶚地肩膀道:「華山派底蘊驚人,等殺了岳不群覆滅華山派,這種靈藥要多少有多少,到時候遍地都是,跟白給一樣,嗯?」

在左冷禪堅決強勢的態度下,湯英鶚不得不妥協,忍痛含淚將珍藏的千年天山雪蓮給封不平送了過去。

……

左冷禪還不知道,他寄以厚望的嵩山太保高克新也步了丁勉等人的後塵,被令狐沖在這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輕輕鬆鬆一劍給殺了。

與丁勉等嵩山太保一樣,高克新也是死不瞑目,甚至比丁勉費彬更憋屈,從大喜到大悲,從天下無敵的裝逼狀態到被人突然一劍割破喉嚨,高克新只想在臨終之前對老天爆幾句粗口。

想他高克新不久前才晉陞絕頂巔峰高手,正是意氣風發大展拳腳的時候,他自告奮勇帶隊到洛陽阻擊岳不群,卻不想竟然會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常

江湖中人見慣了打打殺殺,高克新不懼死亡,但他作為一位名譽江湖的絕頂高手,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讓江湖中永遠記住他的名號。

現在是什麼情況,尼瑪場面話都不說直接一劍割破了我的喉嚨,讓老子連一句遺言都交代不了,像以前那些被他隨手幹掉的垃圾一樣,死得憋屈至極。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不要問我去何方,為什麼流浪……」

令狐沖扯著嗓子哼著歌,緩緩走向了捂著咽喉,極為不甘的高克新。

高克新本能的用手捂住喉嚨,想要堵住急速溢出的鮮血,但這些都是無用功,氣管已經被割破,張開嘴巴想要說話,卻只能發出「咕嚕咕嚕」的模糊音節。

「你想問我是誰?我不打算告訴你,你想告訴你是誰,我也沒有興趣知道,你註定是一個死人,又何必費這麼大勁說廢話呢。」

令狐沖一手按住高克新的丹田,北冥神功恐怖的吸力瘋狂的汲取高克新尚未潰散的純厚真氣,那些尚未被他消化,潛伏在他體內的天地靈藥隨著丹田內的真氣瘋狂的湧向令狐沖。

「撲通」一聲,高克新無力地摔倒在地,雙眼變得越來越迷朦,眼見就要斷氣了。

突然,原本蒼白的臉上竟然閃過一絲紅暈,神奇般的竟然開口了。

「老,老子乃錦毛獅,高,高克……」

高克新瞪大了雙眼,迴光返照般地吼出了幾個模糊的音節,便徹底沒了氣息,真正的死不瞑目。

令狐沖從倒地的高克新身上將刻有《辟邪劍譜》的袈裟掏出來塞進懷中,揚長而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