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六十九章情緒失控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來對付林平之。 林平之領著岳靈珊悄悄地潛入洛陽老宅,為了怕後面的人跟丟。他還故意放慢了腳步,留下了幾處隱晦的線索。 「小林子,你帶我來著破舊的老宅幹什麼?」岳靈珊不解地問道。 ...

烏飛兔走,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令狐沖等華山眾人已經在王府住了三天了,這金刀王家果然不愧是洛陽的土霸王,生活極度奢華,太會享受了。

這三天令狐沖等人不僅住得舒爽,吃得也是頗為享受,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應有盡有,山珍海味,美味佳肴數不勝數,撐得華山眾弟子一個個肚皮圓滾,都彎不下腰。

這些天岳不群與林平之也多次詢問王元霸那「殺人名醫」平一指的下落,卻都被王元霸以平一指行蹤不定,暫未發現為由推脫搪塞,只得暫且作罷。

第三天晚上,活潑好動的岳靈珊坐不住了,要令狐沖帶他出去玩,令狐沖捂著肚子說吃壞了肚子不便行走,讓林平之帶她出去玩一會。

林平之自然樂意之極,帶著一臉鬱悶的岳靈珊出了王府去大街上玩耍。

洛陽城的夜晚非常熱鬧,許多小商小販在路邊擺攤設點,吃的玩的應有盡有,林平之領著岳靈珊逛了小半個時辰后,突然走入一條偏僻的小巷子。

「師兄,林家小子不見了,我們被發現了嗎?」某個正在燒烤的小販低聲對身旁不遠處挑選字畫的青衣男子道。

「師叔,林平之藏進小巷子了,我們要不要跟上去?」一個黑暗的角落,兩個黑影隱藏在其中。

「大哥,林平之帶著岳靈珊消失了,定然是去找《辟邪劍譜》,我們跟上去吧。」

林平之剛出現在大街上就被幾撥人馬盯上了,這些人不斷變換身份守在王府門口監視了好幾天了。

「喂,小林子你幹嘛這麼緊張啊?」岳靈珊不解的問道。

「小師姐別出聲。我們被人盯上了。」林平之漆黑的雙目中閃過一道閃電,輕聲道。

岳靈珊聞言大驚失色,怎麼剛到洛陽就得罪人了,莫非是余滄海賊心不死想來對付林平之。

林平之領著岳靈珊悄悄地潛入洛陽老宅,為了怕後面的人跟丟。他還故意放慢了腳步,留下了幾處隱晦的線索。

「小林子,你帶我來著破舊的老宅幹什麼?」岳靈珊不解地問道。

岳靈珊活潑好動,沒有心機,所以岳不群並沒有將這次計劃告訴她,否則她的表演不夠自然恐怕會引起那些老奸巨猾的傢伙懷疑。本色演出才能表演出最真實的畫面,無懈可擊。

「這是我林家祖宅,我爹說我們林家的《辟邪劍譜》就藏在這裡。」

林平之輕聲說道,說道那「辟邪劍譜」四個字的時候加重了聲音,好讓外面的傢伙聽仔細一點。

「真的,那我們趕緊找出來。到時候你練成之後就可以去教訓余滄海那個老混蛋了。」岳靈珊高興道。

林平之聞言臉色一變,有些不自然,令狐沖可是和他說過,要練成他們林家真正的七十二路辟邪劍法,那可是要自宮的,如今他早已習得更厲害的獨孤九劍,又豈會為了修鍊辟邪劍譜自切小**。

時間不多。為了表演更真實,林平之帶著岳靈珊翻箱倒櫃的尋找起來。

黑衣蒙面的令狐沖趴在屋樑上收斂氣息,靜靜地等候嵩山派的那幫傢伙,希望來的是個絕頂高手,幹掉這傢伙之後才會讓左冷禪覺得肉疼。

「來了1

令狐沖敏銳地感知到那股強大的氣息迅速接近,竟然是一位初入絕頂巔峰境界的超級高手,嘿嘿,老岳的謀算沒有白費勁,這一次一定要嵩山派賠了夫人又折兵。

……

與此同時,嵩山大殿里。左冷禪一臉沉重地掀開遮在鍾鎮身上的白布,露出屍身上那恐怖的血洞。

「丁師兄派人來報,鍾師弟是在華山派對一位武功絕世的魔教妖女出言不遜,才被那心狠手辣的妖女殘忍殺死的。」

嵩山十三太保之一,人稱「紅白劍」的湯英鶚對左冷禪沉聲說道。

「幼稚!這是岳不群借刀殺人。是謀殺1

左冷禪冷哼一聲,道:「真不愧是我左冷禪看重的對手,這一招借刀殺人用得真漂亮,故意激怒鍾師弟,導致其喪失冷靜挑釁那妖女,才被斬殺。讓我嵩山派損失一位頂樑柱,卻還不能找他華山派的麻煩,真是好算計。」

左冷禪擺擺手,立馬有兩位嵩山弟子上前將鍾鎮的屍體抬下去好好安葬。

「已經大半月了,丁師弟為何還沒有回來?」左冷禪問道。

「據運送鍾師弟屍身回來的弟子說,丁師兄不甘受辱,決定獨自守在華山腳下要尋那華山大弟子令狐沖的晦氣。」

湯英鶚回稟道。

「胡鬧,為了一個小小的後輩弟子便置大事於不顧,真是越來越不成器了。」左冷禪一臉的不高興,對湯英鶚道,「馬上傳信,讓他趕回嵩山,他還有重要任務,不要為了一個華山後輩弟子壞了我的大計。」

「是,師弟這就去飛鴿傳書。」湯英鶚恭敬道。

湯英鶚正準備躬身退下,突然一位嵩山二代弟子慌慌張張地闖了進來,神情驚恐道:「掌門,大事不好了……」

「混賬,慌慌張張成何體統,有什麼事慢點說,難道還有人敢到我嵩山大殿撒野不成。」湯英鶚怒喝道。

現在的二代弟子越來越沒有規矩了,一點小事就慌慌張張,真是沉不住氣,這樣下去以後怎麼繼承強大的嵩山道統。

湯英鶚正要繼續喝罵,左冷禪擺擺手阻止了他,等這位弟子上前,左冷禪冷聲道:「怎麼回事?」

「大事不好了掌門,丁勉師伯的大弟子張超傳來急報,丁師伯死了1

傳信的弟子大口得喘著粗氣,還沒站穩就張嘴吼出一句石破天驚的話語。

「掌門師兄!你沒事吧1

左冷禪直覺天旋地轉,一股悶氣堵在心頭,身子一陣搖晃就要倒下,湯英鶚趕緊上前扶住他,緊張問道。

左冷禪可是嵩山的擎天柱,萬一他被氣壞了身子,嵩山派就完了。

「藹—」

左冷禪推開湯英鶚,大喝一聲,轉身一腳將身前喘著粗氣的報信弟子踹飛十數米,重重的撞在石壁上,當場死亡。

「死,我要讓他們死,雞犬不留1

左冷禪情緒失控,憤怒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