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六十四章劫鏢只是一個挨揍的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的,這傢伙是人類么? 「媽的,再敢胡說我他娘的廢了你1 下山的時候不小心在一小河邊看到了倒印在水中的那張布滿紅斑丘疹,幾近毀容的臉龐,差點直接精神崩潰,拔出旋風刀就要狂插自己三千六百下...

寬敞的官道邊上的涼亭里,令狐沖與東方不敗、田伯光三人正在納涼小歇。令狐沖與東方不敗老神在在優哉游哉地飲著美酒,被馬蜂蟄成豬頭三的田伯光卻心急如焚,撓頭抓耳,坐立不安。

「我的姑奶奶,你們不是要去牛家莊么,怎麼繞到官道上來了,方向走反了啊?」田伯光一臉急切,對東方不敗與令狐沖道。

「哎呀田兄,你就安心飲酒,這裡離牛家莊至少要走三個時辰,而你體內的死穴不到兩個時辰就要發作了,這時候趕路定然走火入魔掛在路途中。東方姑娘已經想到解決辦法了,耐心等待吧。」

令狐沖自然清楚田伯光為何如此著急,只是東方不敗的惡氣尚未完全消散,只能委屈田伯光了,反正這小子也是欠揍。

田伯光被死亡壓迫得心慌意亂,哪有心思飲酒,雙目左顧右盼,心中默默地祈禱奇出現。

三三兩兩的行人從路上走過,令狐沖與東方不敗沒有絲毫表示,依然淡定如常地碰杯飲酒。

轉眼間,又過去了大半個時辰,就在田伯光焦慮不安忍無可忍的時候,遠處竟然駛來了一輛鏢車,兩個彪形大漢手持大砍刀前頭開路,後面的趟子手大聲喊著「合吾」。

關鍵人物來了!

令狐沖與東方不敗相視一眼,會心而笑,該幹活了!

「田伯光,由於之前你遮住身軀,導致那些馬蜂無法覆蓋刺激全身穴道,所以才無法完全解開體內死穴,反而加速了氣血循環,死穴提前發作。如今只有一個辦法能夠救你,你可要好好把握。」

東方不敗一臉嚴肅對欲哭無淚的田伯光說道。

「姑奶奶放心,這次我一定聽從命令,您說往東我絕不往西。您說攆狗我絕不攆雞,上刀山下火海,您儘管吩咐吧。」

田伯光趕緊用力將胸膛拍得「啪啪」作響,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好,那你聽仔細了。」東方不敗指著前面緩緩駛來的鏢車,對田伯光道:「等鏢車靠近的時候你去把那鏢截了。」

「搶劫?」

田伯光有些愕然道:「不是,我的姑奶奶。採花我倒是拿手,搶劫那可是強盜乾的事,我不專業埃」

「既然這樣,你就等著筋脈逆行,走火入魔吧。」東方不敗無所謂地聳聳肩,端起酒杯細細地品起了美酒。

「別別別。我的姑奶奶唉,有話好好說,我去搶,這就去劫鏢。」

田伯光趕緊道歉,立馬答應去劫鏢,命都保不住了,哪還管他專業對不對口。幹了再說。

「只是將他們的鏢截了,那些鏢師怎麼辦,打死還是打殘,我要怎麼做?」田伯光吸取上次的教訓,要把問題問個清楚明白,免得又落下什麼重要步驟導致功虧一簣。

這幾個鏢師外形雖然彪悍,但腳步虛浮一看就是新手,連三流武者都算不上。只是些最底層的江湖人物,仗著蠻力混口飯吃罷了。他田伯光好歹也是江湖絕頂高手,收拾這些個小雜魚還是輕而易舉的。

「待會你出去劫鏢,與他們交手的時候不準使用輕功躲閃,也不能運用內功抵抗,只能壓制功力任人毆打。」東方不敗口出驚人之語。

「什麼?那我到底是去劫鏢還是去挨揍啊,這是要幹什麼?」田伯光錯愕道。

「田兄。東方姑娘的意思很明白,你體內的死穴需要藉助外力衝破,那幾個彪形大漢看起來孔武有力,一番毆打之下恐怕還真能解開你剩下的死穴。」令狐沖補充道。

見東方不敗微微點頭。顯然是認可了令狐沖的觀點,感情真讓我老田上去挨揍啊,我堂堂一代江湖絕頂高手竟然要被一群不入流的傢伙揍了,若是讓其他同行知道,豈不是要笑掉大牙,絕對是奇恥大辱埃

所謂的劫鏢竟然只是一個讓田伯光挨揍的借口,一個讓人家光明正大揍你的理由。你若不劫鏢,人家無緣無故怎麼會對你出手呢。

「站住!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1田伯光赤手空拳跳到大道中央,攔住了那趟鏢車。

「媽呀鬼啊1

田伯光那張被變異馬蜂關照過的俊臉將四名走鏢的大漢嚇得魂飛魄散,見過丑的,沒見過長相如此嚇人的,這傢伙是人類么?

「媽的,再敢胡說我他娘的廢了你1

下山的時候不小心在一小河邊看到了倒印在水中的那張布滿紅斑丘疹,幾近毀容的臉龐,差點直接精神崩潰,拔出旋風刀就要狂插自己三千六百下。

想那田伯光自詡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連續八年蟬聯「天下第一採花郎」的美譽,無數絕美少婦、青春少女的貼心密友,怎能接受自己毀容的結果,若不是令狐沖阻止,真就一死了之了。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1田伯光壓抑著怒火,粗著嗓子再次喊了一次江湖經典語錄。這幾個混蛋竟然敢嘲笑他的外貌,若不是要留著他們解穴,早就出手幹掉了。

「這位大俠,兄弟幾人也是第一次走鏢,還望大俠高抬貴手,這裡有五十文錢,大家交個朋友,你看如何?」

其中一名看似經驗豐富一些的鏢師從懷中掏出錢袋取出五十文,遞向田伯光,按照江湖規矩,只要鏢師們恭敬一些,獻上一點意思,劫鏢的山賊們也多半會笑納,放鏢車過去。

但是田伯光是來找打的啊,他會看上這五十文錢么,這絕對是對他最大的侮辱,啥也不多說,一把拍掉鏢師手中的銅錢,直接朝鏢車衝去。

擦,這還得了,江湖面子已經給足你了,你竟然貪心不足想要將我們的貨物全部搶走,這不是斷我們的飯碗么?

四個鏢師被氣壞了,也顧不得這個長相恐怖的豬頭三有多厲害,圍上去就準備血拚到底。

剛一交手卻把幾個鏢師都給氣樂了,這聲音洪亮看似及不好惹的劫鏢山賊竟然是個銀樣鑞槍頭,中看不中用,三兩招就被幾人打到在地。

欺軟怕硬是人的本能,當我們的鏢師發現對手不堪一擊之後,立馬就收起了謙卑有禮的作風,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兇狠地拳打腳踢,砂鍋大的拳頭拳拳到肉,狠狠地將田伯光全身上下敲了個遍。

四個彪形大漢輪番上陣,足足胖揍了田伯光小半個時辰才罷手,最後將這個沒有本事卻膽大包天的搶劫犯當垃圾一樣扔在路邊,揚長而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