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六十一章有人要倒霉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答應丁勉不殺他只是為了防止他明知必死而拼個魚死網破,否則心存死志的人你如何能夠從他口中審問出想要的情報。 東方不敗一定會出手,這個江湖第一大魔頭,日月神教教主,心機智慧堪比岳不群的冷艷美人一...

丁勉被令狐沖那和顏悅色,平鋪直敘,**迭起地敘述唬得心驚膽顫,毛骨悚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差點翻了白眼直接魂飛魄散。

被令狐沖再次用酒水潑醒后的丁勉立刻改變立場,對左冷禪倒戈相向,非常主動的將嵩山派的老底抄了個乾乾淨淨,連左冷禪喜歡穿紅色褲衩這些最高級別的隱秘都一五一十地認真做了彙報。

對於丁勉這種棄暗投明、迷途知返、痛改前非的表現令狐沖感到非常滿意,拍著胸脯對,只要他乖乖聽話,將所有知道的嵩山派情報都說清楚,就不取他性命。

審訊過程非常的輕鬆愉快,犯罪嫌疑人為了戴罪立功表現得非常積極主動,讓主審官令狐沖大人很快就獲得了想要的情報供詞。

當然,證據一定是要留的,令狐沖與田伯光都沒有帶紙筆,所以只能讓丁勉做出一點點犧牲,脫下大紅馬褂,撕開了裡面雪白的內衣。

在令狐沖那五頭西班牙公牛的強大壓力下,丁勉非常痛快地咬破了手指寫下了這些年嵩山派在左冷禪的帶領下干下的那些人神共憤的齷齪事的血書供詞,最後乾脆利落的按了血手櫻

令狐沖小心翼翼地將這份血書供詞疊好放入包裹中,然後輕輕一掌溫柔地按在了丁勉的丹田中,猛地運足北冥神功將丁勉的真氣精華瞬間吸入體內。

感受到丁勉空蕩蕩的丹田,令狐沖露出一絲快意的笑容,手掌微微用力,震碎了他的丹田,徹底廢了丁勉的武功,滅了它復原的最後一絲希望。

令狐沖擺擺手。示意丁勉可以離開了,田伯光欲言又止,似乎想要提醒出言提醒令狐沖不要放虎歸山,但見令狐沖一副胸有成竹的淡定模樣,便有強行止住了到嘴邊的言語。

丁勉似乎沒有想到令狐沖真打算放他一馬,走兩步一回頭。最後發現令狐沖根本沒有理會他,便欣喜若狂,大步往前奔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回到嵩山,說不定還有復原的希望。

「1

疾奔十餘步的丁勉再一次重重地倒在黑色的淤泥之中,只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在能夠爬起來,一根普通的繡花針穿過了他的眉心,將他的大腦攪成一陣漿糊。臉上還殘留臨死前那逃出生天的狂喜之色。

東方不敗那靚麗的身影從陰暗中緩緩走出。

田伯光猛地退後兩步,神情驚恐,雙腿打顫,兩隻手擺來擺去,不知應該放在何處,這是一種天然的條件反射,說明教主那英姿颯爽的影子已經深深的印在他的腦海中,終生難忘。

「哎呀。你怎麼把他給殺了,我已經答應饒他不死了。」令狐沖故作驚訝道。

「你答應不殺他。我可沒答應,這個人昨日竟敢出言侮辱你我,死有餘辜,你又何必介懷。」東方不敗冷酷道。

令狐沖表現出一副懊惱的樣子,叫上田伯光做了次苦力,挖了個大坑。一把將丁勉的屍身丟進深坑,掩上土埋了。

可憐一代江湖絕頂高手,就死在這個荒山野嶺,連個墓碑都沒有,世間又多了一個不起眼的無名墳頭。

令狐沖對東方教主噓寒問暖。大獻殷勤,他知道,東方不敗之所以出手殺了丁勉全是為了他。

令狐沖所在的華山派註定有一天要與嵩山派正面決戰,雙方已經沒有任何和解的可能,必定要倒下一個,令狐沖是他喜歡的男子,她自然要出手幫他除掉後患。

丁勉是嵩山十三太保之首,是嵩山派最核心的高層之一,在江湖上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好不容易逮到置他於死地的機會,又豈會放虎歸山,暴露華山派的謀划。

令狐沖從來沒有打算要真正的放過他,答應丁勉不殺他只是為了防止他明知必死而拼個魚死網破,否則心存死志的人你如何能夠從他口中審問出想要的情報。

東方不敗一定會出手,這個江湖第一大魔頭,日月神教教主,心機智慧堪比岳不群的冷艷美人一定會幫他解決麻煩。更何況還有田伯光在身側,讓田伯光追上去幹掉武功盡失的丁勉也是小菜一碟。

我令狐沖答應不殺你,我身邊的人可沒有答應,若是你被東方教主或者田伯光殺了,那就不能怪我不守承諾。

這一手文字遊戲真是深得岳不群的真傳。

在田伯光乞求的目光下,令狐沖拉著東方不敗到一邊小聲地說了會悄悄話,東方不敗微微頷首,同意了田伯光的加入。

對田伯光這個傢伙,東方不敗到沒有太多的惡感,否則直接就會出手殺了,這才是她的性格,簡單直接。

之所以要惡整田伯光,那是因為這個淫賊膽大包天,竟敢調戲他失散多年的親妹妹儀琳,這不是皮膚癢了要挨揍么,死罪雖可免,活罪可難逃。

剛才令狐沖將東方不敗拉到一邊就是為了給她出主意,如何整治田伯光,可憐的田伯光被人賣了尚且不知,還對出賣他的令狐沖一臉的感激,弄得令狐沖都有些於心不忍。

雖然被田伯光打攪了令狐沖與教主的兩人世界讓人不爽,但這傢伙偏偏是一個重要角色,潛力巨大,令狐沖留著還有大用處,所以只能強壓不滿,帶著這傢伙一起上路。

山路崎嶇,令狐沖七拐八拐將東方不敗與田伯光帶到了一處草木枯黃,略有些荒涼的小林邊,停下了腳步。

令狐沖使了個眼色,東方不敗心領神會,對田伯光道:「田伯光,你可知任何膽敢冒犯我的人都絕對不會有好下場,必死無疑。但是令狐兄親自為你求情,我就給他個面子,饒你這一次。」

「好咧,多謝東方美女寬宏大量,多謝令狐兄大恩大德,田某沒齒難忘,還請美女替我解了死穴與體內劇毒。」

聽聞此言,田伯光興奮不已,尼瑪終於要擺脫這擔驚受怕,心驚膽顫的日子了。要知道為了這事,他可是吃不香睡不好,連看到美女都沒有心情去調戲,在這樣下去整個人就徹底廢了。

田伯光不知道,他體內根本沒有中毒,也沒有被點死穴,他以前的擔驚受怕完全白受了,而且接下來還有更悲催的事情等著他。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