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五十六章嵩山派的剋星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 第二天人們起床一看,劉寡婦家門口吊了一個光溜溜的丑漢子,在胸口和後背顯眼處還被人用犀利的刻刀雕了兩隻大大的王八。 這種事情鄧八公敢拿出去亂說嗎?就算明知道叫上一幫師兄弟足以幹掉萬惡的田伯光...

「嘿嘿,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昨r有岳不群與那武功高強的魔教妖女為你撐腰,我不能拿你怎麼樣,想不到今r你膽大包天竟然自己送上門來,若不好好招待一下你,怎麼對得起昨r我在華山派所受的恥辱。」

丁勉一臉的yn笑,語氣竟然開始顫抖,興奮地說道:「令狐沖,你放心,我不會這麼快殺死你的,我會很溫柔的,一定會讓你嘗盡世間酷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丁勉用衣袖擦拭著鋒利的劍尖,似乎在為即將到來的嗜血盛宴做準備。

這種目中無人的神態沒有讓令狐沖的心緒起絲毫波動,令狐沖知道,這是丁勉在對他施加jng神壓力,想讓他感受到恐懼,讓他在恐懼中擔驚受怕,惶惶不安,最後再一步一步的玩死他。

若令狐沖與丁勉的判斷一樣,只是一個武功低微的普通武者,那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被他嚇著,但是如今作為笑傲江湖世界目前唯一的一個神話境界的蓋世強者,丁勉這番做作的表現無疑是跳樑小丑在表演劣質的戲劇。

「令狐兄,這穿得不男不女的傢伙是誰呀,說話這麼狂,讓老田我都想抽他了。」

令狐沖沒有在意,身旁的他田伯光卻被自話、目中無人地表現給激怒了,故意開口嘲諷了一句。

「哎呀,田兄你可千萬不要亂來,這位可是鼎鼎大名的嵩山十三太保之首,傳說中的托塔手丁勉,一般人是惹不起的。」

令狐沖表情誇張,神情驚恐,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妙的事情。連忙粗著聲音對田伯光道:「據說這傢伙甚好男s,凡是得罪他的男子都沒有好下場,菊花殘,滿傷,多少笑容已泛黃。」

「不是吧,這麼殘忍。我田伯光縱橫江湖近十年,還真沒見過這麼狠的角s,這麼說來,這穿得像小紅的傢伙還真不好惹。」

田伯光猛地往後倒退幾步,一驚一乍道。

「知道厲害了吧,所以田兄還是小心一點,否則菊花殘了我可幫不了你。」令狐沖調笑道。

「你們兩個混賬,死到臨頭還敢勾肩搭背,令狐沖。你是不是以為與田伯光這個yn賊聯手就可以與我抗衡,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錯字是怎麼寫。」

丁勉臉s漲紅,咬牙切齒道。不知道是被令狐沖兩人氣的,還是馬上就要大仇得報而激動的。

「哎呀呀,說你胖你還真的喘上了,就你們嵩山派這幾下三腳貓的劍法還想跟我田伯光耍橫。前幾年就有一個自稱鄧八公的嵩山太保,竟敢多管閑事。被老子當場切下兩個手指,褲子都被脫了。最後光著身子滾回去的。」

田伯光抽出腰間的旋風刀搭在肩膀上,洋洋得意道:「你不會打算說什麼嵩山派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的廢話吧,老子最煩這話,勸你還是閉嘴的好,否則就算我認識你,這把旋風刀可不會認識你。」

「混賬。原來是你做的好事。」丁勉大怒道。

三年前與他私交甚好的五師弟鄧八公外出公幹時得罪了一個高手,被砍了兩根手指,引以為恥,這些年來把自己關在密室中苦練武功,等武功大成便出山親自報仇雪恨。

原本他是打算帶著一幫師兄弟去為鄧八公找回場子的。偏偏鄧八公死咬不鬆口,不肯透灤彰,要勤練武功,親自報仇。

其實丁勉心中明白,並不是他的五師弟有傲骨,鄧八公是個什麼xng子作為嵩山二師兄他還能不清楚么,睚眥必報,從來沒有講過什麼江湖道義。定然是這件事讓他極為丟臉,怕被其他師兄弟知道才一再堅持要自己報仇。

果不其然,鄧八公居然是栽在了田伯光這個yn賊手中,而且鄧八公自私成xng,自然不會去多管閑事拯救什麼被田伯光yn辱的良家婦女。

既然與田伯光產生了衝突,甚至還被斬斷了手指,那就定然是有了利益的糾葛,田伯光是一個採花大盜,鄧八公也是好s成xng,這兩個傢伙打起來是什麼原因想必不用猜也知道。

事實確實如此,當年田伯光與鄧八公同時看上一個美貌婦人,晚上偷香竊玉之時在美婦的屋頂相遇,這他娘的還得了,老子看上的女人你他娘的還想沾?

不由分說,兩人大打出手,最後還是田伯光技高一籌,憑藉犀利的旋風刀法和頂級的輕功將鄧八公壓得死死的,瞅住機會一腳將那不可一世的嵩山太保踹下屋檐,重重地摔倒在地。

原本事情到這裡也就結束了,偏偏鄧八公那傢伙吃錯藥了,拿嵩山派的大帽子想要扣死田伯光,一口一個嵩山派定然不會善罷甘休,定然要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這種無腦的舉動徹底將田伯光惹毛了,他可不是怕事之人,當場就削掉鄧八公的兩根手指,點了穴道並將他全身的衣服脫個jng光,吊在了美婦的大門外。

第二天人們起床一看,劉寡婦家門口吊了一個光溜溜的丑漢子,在胸口和後背顯眼處還被人用犀利的刻刀雕了兩隻大大的王八。

這種事情鄧八公敢拿出去亂說嗎?就算明知道叫上一幫師兄弟足以幹掉萬惡的田伯光,但這事一旦透露出去,恐怕丟臉的就不止是他一個人了。

劉寡婦家附近的人都是些普通百姓,就算將鄧八公的醜事看了個jng光,也不會認得他,只要藏一段時間,不在這個地方露面,想必也不會有人知道。

若是他帶著這幫師兄弟前去找場子讓其他江湖中人發現了這個醜事,那他以後還怎麼在江湖上混下去,說不得左冷禪都要將他大義滅親,用以平息其他武林正道中人的怒火。

傳世門派,五嶽劍派之首的嵩山派核心高層,嵩山十三太保之一的鄧八公半夜偷香竊玉被一個採花賊砍了手指,就算最後將那個採花賊碎屍萬段有能如何,嵩山派的祖墳上都要蒙一層黑煙。

代表江湖正道的嵩山派竟然出了這麼個敗類,竟然與那採花yn賊一般無二去半夜強暴婦女,而且還是強暴未遂,這讓大家還怎麼相信這些正道中人,還有誰會願意將自己的孩子送到嵩山派學藝。

所以田伯光依然活得瀟洒自在,沒有任何一個嵩山弟子來為這事找他茬,可以說他老田也與令狐沖一樣,是嵩山派的剋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