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身份暴露

作者:小胖子上山  |  更新時間:2013-08-10 07:59  |  字數:2354字

「滾!」

令狐沖霸氣側漏,威風凜凜地吼出這個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使用的詞語。

充滿蔑視的語氣卻讓躺在地上裝死魚的嵩山大太保丁勉如蒙大赦,一股腦兒爬起來,帶著一幫嵩山弟子連滾帶爬,狼狽地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再也不敢說一句廢話。

吸取了之前的教訓,丁勉已經充分體會到眼前手持玄鐵重劍的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循規蹈矩的人,那些所謂的江湖潛規則對他沒有半分約束力。

「嵩山派定然不會善罷甘休」之類的場面話再也不敢說出口,甚至連情同手足的同門師弟鍾鎮的生死大仇都拋到了腦後。若非令狐沖覺著留具屍體在華山大殿太噁心,讓他帶走,這傢伙連鍾鎮的屍身都不敢收斂。

嵩山派的弟子前腳剛離開,封不平與岳不群對視一眼,也孤身下了華山。如今封不平還需要繼續扮演一個堅決的「反岳者」,這樣嵩山派左冷禪才會繼續找他合作,結成「反岳同盟」,共同對付岳不群。

左冷禪做夢也不會想到,當年針鋒相對、斗得你死我活的封不平會與岳不群達成共識,合起伙來坑他。

短短半年不到,嵩山派就在華山派手裡連折了兩位絕頂高手,真正的傷筋動骨了,偏偏他左冷禪還找不到任何理由光明正大地去找華山派麻煩。

嵩山三太保大嵩陽手費彬去衡山城阻止劉正風金盆洗手,在追擊的過程中下落不明,死無全屍。嵩山八太保九曲劍鍾鎮,上個月剛剛晉級絕頂巔峰之境,正要大展拳腳為嵩山派衝鋒陷陣,卻在華山派被一個魔教妖女殘忍的殺害。

如今劉正風一家安安穩穩地在華山派悠哉悠哉地療養,而費彬卻神秘失蹤,鍾鎮也是凄慘地掛在了華山大殿,若說這一切與華山派沒有一點關係,傻子都不會相信。

但明知如此。左冷禪也不能對華山派怎麼樣,你說費彬失蹤是我華山派做的有什麼證據,你說他是去追殺劉正風,有誰看見了?我說他是去逛青樓了你也沒有證據反駁,再說就算去追劉正風難道就不會跟丟么?

一個大活人失蹤了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江湖這麼大。難道每失蹤一個人都要算在我華山派頭上?

鍾鎮雖然死在了華山大殿,可誰讓他出口不遜得罪高人,這跟我華山派有和關聯,又不是我華山派弟子出手的。你們嵩山派弟子欺人太甚。帶著華山叛徒封不平上山鬧事,現在得罪高人又怪在我們華山派頭上,這江湖還有講理的地方嗎?

這個世道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真當我們華山派是軟柿子好欺負么,想要污衊我們,但凡心中充滿正義的江湖同道都不會答應。我們華山派與廣大的江湖群眾一條心,為了維護江湖的和平,發了發揚江湖的正義,我們一定會與萬惡的嵩山派抗爭到底。

想到華山派站在道義的至高點譴責嵩山派,岳不群與令狐沖幾人心裡爽得冰涼剔透,過癮極了。

封不平是絕世高手的情報想必已經被丁勉等人傳到左冷禪的手中了,依照左冷禪那陰險的性子,定然會大力拉攏封不平,一起對付岳不群。只要滅了詭計多端的岳不群。順勢滅了封不平這個頭腦簡單的憨貨還不是輕而易舉。

驅狼吞虎,最後在將重傷的狼吞掉,漁翁得利,做最後的黃雀。左冷禪算計華山派,算計岳不群。而岳不群同樣在算計嵩山派,兩人都是信心滿滿,認為已經將大局牢牢控制住了,對手絕對逃不出自己的手心。

旁觀者清。令狐沖非常清楚,這一次博弈岳不群明顯勝出左冷禪不止一籌。他的每一步計劃都會讓嵩山派損失慘重,逐步蠶食消耗嵩山派的底蘊。

比如嵩山派的這招暗棋,剛剛祭出去沒幾天,就讓嵩山派損失了九曲劍鍾鎮這個頂樑柱,這還不算完,左冷禪還要繼續拉攏這個高級間諜,只要在關鍵時刻再陰他一次,就不止損失一兩個高手這麼簡單了,元氣大傷,傷筋動骨都有可能。

若是讓左冷禪得之真相,會不會吐血三升,氣急攻心而掛掉呢。左冷禪這傢伙雖然極度陰險狡詐,但比之笑傲江湖世界第一陰謀家岳不群,差得可不止一星半點。

吩咐弟子們將大殿中的血跡與打鬥的痕迹清理乾淨,幾位大佬便散夥了,各回各家,各擼各槍。

東方不敗真氣並未完全恢復,剛才又勉強動手,導致有些氣虛,令狐沖小心翼翼地將她扶回客房休息。

於此同時,書房內,岳不群與寧中則兩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絲毫沒有因為死對頭嵩山派隕落一個絕頂高手而高興。

「師兄,剛才東方姑娘所使用的武功詭異某測,似乎並不是正道功法。」沉默了良久,岳夫人寧中則開口道。她的語氣有些遲疑,更有些擔憂。

「不錯,若我所料不差,這應該是魔教的武功。」岳不群臉色陰沉,介面道。

當年他們五嶽劍派齊攻日月神教總壇黑木崖,在黑木崖之下與當時的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大戰,除了那恐怖的吸心大法,任我行與他的手下那詭異莫測的輕功也讓五嶽劍派的高手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沖兒雖然從小調皮頑劣,但卻真情懂事,大是大非的原則性錯誤從未犯過,這次為何會與魔教之人這般親近,甚至要結為伴侶。」

寧中則擔心不已,雖然對東方不敗的印象不錯,但她畢竟是魔教之人,與華山派有解不開的生死大仇。一旦揭穿身份,令狐沖夾在中間定然會難以抉擇,痛苦萬分。

「東方姑娘的身份不簡單,恐怕就算在魔教之中也是絕對的高層,而且武功甚高,就算是我也不敢輕言勝之。只是不知沖兒是否知曉,倘若她接近沖兒是另有目的,那對我華山派就是一場大災難。」

岳不群臉色沉重,令狐沖對華山派太重要了。若是沒有令狐沖,華山派還在嵩山派的壓力下苦苦掙扎,而他岳不群此時也定然依舊要忍辱負重,被左冷禪死死壓在身下。

岳不群不是老頑固,作為笑傲江湖世界最頂級的智謀家,他的思維可以說是非常開放,正邪不兩立在他這裡簡直就是一句屁話,他不會反對華山弟子與魔教女子結合,但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弟子被別人算計利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