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三十八章為師要到茅房冷靜一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候,而將另一名弟子隨手打發回去。這樣,整個書房就只剩下岳不群、令狐沖與勞德諾三人。 令狐沖對岳不群的演技那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這老岳不僅演技精湛,更是非常敬業,剛才那一口鮮紅的血液可不是什麼道具...

富麗堂皇、莊嚴大氣的華山大殿中,岳不群夥同令狐沖、封不平與成不憂等三位實力派演員,真人表演了一出逼真的戲劇。

當然,根據岳不群的指示,還有令狐沖召集過來的一些華山弟子圍觀,其中就有勞德諾與另外一位嵩山派潛伏在華山派的探子。

「岳不群你這個偽君子,竟然對封某暗中下毒,否則你的大弟子令狐沖又豈會是我的對手。」封不平臉色漲紅,大聲怒吼道。儼然已經入戲了。

「岳不群你這卑鄙小人,明知鬥不過我封師兄,卻使出這般下作手段,你根本不配做華山派掌門。」成不憂看起來像個二愣子,沒想到表演天賦極佳,入戲也極快,那逼真的表情,頗有幾分老戲骨的感覺。

此時令狐沖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不停地咳嗽,似乎受了一些內傷,他站在那裡一副搖搖晃晃,隨時要摔倒的樣子看得勞德諾幾人擔心不已,若不是岳不群伸手阻止,這些華山弟子都要一擁而上搶人了。

對於幾人的表演,岳不群大感滿意,在他看來封不平等人有這般水平已經非常難得了,尤其是令狐沖,雖然沒有一句台詞,但那生動的肢體語言,複雜的神情轉換讓岳不群這個影帝都有些拍案叫絕,這小子真不愧是我岳不群的弟子啊,有天賦。

岳不群按照劇本,與封不平、成不憂兩人一番唇槍舌戰,恰到好處的將兩人的矛盾對立展現得淋漓盡致。讓一眾華山派弟子,尤其是那個嵩山派底聽得明明白白。

令狐沖幾人對岳不群佩服得五體外個老岳絕對是笑傲江湖世界演技最強的影帝,沒有之一。

左冷禪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得罪我華山派岳掌門,估計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是死不瞑目。

華山大殿一片狼藉,堅固大理石地面到處布滿那蜘蛛網般恐怖的裂縫,可見剛才經歷了一場多麼激烈的大戰。

由於岳不群的交代,寧中則並沒有安排弟子清除抹去岳不群與封不平交手的痕。在他看來,這儼然是一個純天然毫無作假痕的拍攝現常甚至連細微的調整布置都不需要,直接就可以使用了。

一番相互譏諷之後,封不平與成不憂兩人憤然離開華山,不知所蹤。岳不群與令狐沖並沒有阻攔,任由二人離去。

一眾華山弟子不見掌門發號施令,自然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自己這幾下三腳貓的功夫。上去也是找虐。

封不平與成不憂剛踏出華山派,岳不群便猛地一口鮮血噴出,身子站立不穩,搖搖欲墜。

「師傅,你怎麼樣了?」勞德諾連忙上前一步,攙扶住貌似受了嚴重內傷的岳不群。緊張道。

「那封不平武功高強,我與你大師兄都受了些內傷,快,快扶為師到書房,那有我華山派珍藏的療傷聖葯。」岳不群對勞德諾使了個眼色。裝作一副重傷垂死的模樣,開始有些口齒不清。語句都有些斷斷續續。

勞德諾心領神會,安排一名弟子與他一起將岳不群與令狐沖攙扶到書房中。勞德諾以為岳不群、令狐沖找葯的理由留在書房伺候,而將另一名弟子隨手打發回去。這樣,整個書房就只剩下岳不群、令狐沖與勞德諾三人。

令狐沖對岳不群的演技那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這老岳不僅演技精湛,更是非常敬業,剛才那一口鮮紅的血液可不是什麼道具,而是岳不群運功硬生生從自己體內逼出來的,太兇殘了。

「德諾,你今夜給左冷禪飛鴿傳書,就言劍宗傳人封不平與成不憂重臨華山派找為師報仇,清算舊賬。為師與你大師兄令狐沖與那封不平、成不憂兩敗俱傷,利用人數眾多將他們趕下了華山。」

剛剛還一副重傷垂死的岳不群突然間恢復了紅光滿面,一臉春風得意,開始運籌帷幄,施展他的精密計謀,哪裡有半分受傷的樣子。

「嵩山派的探子要盯緊一些,今夜此人必定會暗中傳信給左冷禪,我們不要管他,就讓他傳個夠。」岳不群露出一副陰險的表情,詭笑道。

「是,師傅1勞德諾點頭應道。

得到岳不群的授命后,勞德諾匆匆離開前去安排,而令狐沖與岳不群兩人卻是運轉絕世輕功,偷偷溜出書房,直接趕往華山派後山。

原來那封不平與成不憂兩人故作憤慨,當眾離開華山之後不久,便隱藏痕,偷偷地返回了華山派,並直接趕往華山派後山禁地與事先約好的岳不群、令狐沖匯合。

封不平與成不憂二人對風清揚極為崇拜,這次將他們帶到後山,也是為了與風清揚會面,只是不知風清揚那老傢伙見到這兩位多年不見的師侄會有何種反應,會不會激動的老淚盈眶呢,畢竟現在整個華山派的劍宗傳人只剩下他們三人了。

在輕車熟路的令狐沖的帶領下,四人很快便抵達一處空谷幽蘭、鳥語花香的天然洞穴外,正是風清揚的隱居之所。

「風太師叔,我又回來了,快出來尿尿了。」令狐沖對著洞口大喊道。

「混賬小子又過來占著茅坑不拉屎,要尿尿到別處尿去,老夫這沒地方了。」風清揚那氣急敗壞、中氣十足的洪亮聲音從洞穴中清晰的傳到眾人的耳中。

話音剛落,一道飄逸的身影便從洞穴中飄然而至,出現在眾人面前。

「臭小子,你不在思過崖陪你那東方姑娘,到我這裡來搗什麼亂,不曉得老夫現在忙得很么,沒工夫和你小子瞎扯蛋。」

風清揚略帶不滿的聲音響起,突然發現眼前似乎不只令狐沖一個人,岳不群竟然也在,他驚異道:「今日吹得什麼風,岳小子這日理萬機的大忙人竟然也來光顧我這破舊之所,正是稀奇。」

「風師叔,不肖弟子封不平給您磕頭了,不平回來了1

「成不憂給風師叔磕頭請安1

令狐沖與岳不群還沒開口,封不平與成不憂兩人便情緒激動,一把跪倒在地,給風清揚重重的磕起頭來。

「你,你是不平,你是不憂,你們竟然還活著,好,真是太好了1風清揚果真有些語無倫次了。

「風太師叔你們慢慢聊,我先去茅房尿個尿。」令狐沖見這幾人激情四射,趕緊找了個尿遁的借口開溜了。

「沖兒等等,為師也需要到茅房冷靜一下1岳不群緊跟其後,踏步離去。

正施展凌波微步的令狐一個踉蹌,差點真氣絮亂走火入魔,實在沒想到一向古板嚴肅的岳不群竟然也有這樣幽默的一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