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三十四章邀請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了將振興我華山派,一兩部絕世武功算得了什麼。只有華山派整體實力強大,我們才能問鼎江湖巔峰。否則,必定重蹈當年的覆轍。」 令狐沖大義凜然道。 「封師兄、成師弟武功高強,埋沒深山野林甚為可...

「十五年前,劍宗氣宗在玉女峰火併,導致我華山派jng英核心弟子隕落無數,門中高手幾乎在一r之間損失殆荊

岳不群語氣沉重道:「得蒙恩師看重,繼任掌門之位,奈何門內底蘊盡喪,內憂外患之下,岳某有心殺賊卻無力回天,唯有忍辱負重,低調發展,才堪堪保住我華山派的基業傳承。」

「當年的華山派勢力渾厚,極為強勢,當屬江湖最頂尖的門派之一,就連目中無人的嵩山派都一直被我們死死壓在身下。只可惜,大好的形勢被一場同門相殘的鬧劇給徹底毀了。」

令狐沖直接了當地說道,對那些直接導致華山派凋零敗落的前輩們沒有一絲敬意。

其實岳不群的心中又何嘗不痛恨這些已經死去多年,食古不化的老傢伙們呢,只是這個世界非常講究尊師重道,不管對錯,晚輩是沒有資格指責門派中的長輩的,否則就會被江湖人士冠上一個「離經叛道」、「欺師滅祖」之類的不好的名聲。

令狐沖是從二十一世紀穿越過來的宅男,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理念,對待這些犯了嚴重歷史錯誤的劍宗氣宗的老傢伙們就更加不會有什麼好臉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師兄接任掌門之後不久,眾多江湖一流勢力便清楚了我華山派底蘊盡失,已經無力壓制其他諸派。嵩山派聯合一些敵對勢力,暗中針對我們華山派,致使我們人丁凋零,元氣大傷。」

寧中則為虎著臉的封不平與成不憂添滿茶水,心酸道:「師兄r不能食,夜不能寐,除了拚命練功,還要經常外出懲jin除惡,滅掉那些作惡多端的大盜惡賊,賺取那微薄的名聲,提高華山派的聲望,維持我們華山派在江湖中的地位。」

「我師傅的天資還在嵩山派左冷禪之上,這些年來卻一直為我華山派奔波,被門派中的瑣事拖累,不能專心練功,所以才被那左冷禪在武力上壓了一頭。即便如此,我華山派如今依然是享譽江湖的傳世門派,在五嶽劍派中名聲實力僅次於嵩山派。」

令狐沖在封不平、成不憂兩人面前大肆稱讚岳不群道:「我華山派能夠重新崛起,恩師岳先生功不可沒,現如今我華山派的頂級戰力已經超越嵩山派,只需一段時r待眾弟子實力提升穩固,便可一舉超越嵩山派重奪五嶽盟主之位。」

「這些年來,嵩山派一直暗中打壓我華山派,那些天資出眾的弟子都被其他門派瓜分,我們華山派經常顆粒無收,一直人才凋零,處境艱難。

岳不群感慨道:「萬幸我華山派的列祖列宗保佑,岳某的大弟子竟然天賦異稟,實乃千年難得一遇的絕世奇才。沖兒奇遇連連,氣運蓋世,無私奉獻絕世神功才讓我連番突破,終是有了挑戰左冷禪的底氣。」

「師傅過獎了,若是固步自封,敝帚自珍,那我們華山派永遠沒有出頭之r了,為了將振興我華山派,一兩部絕世武功算得了什麼。只有華山派整體實力強大,我們才能問鼎江湖巔峰。否則,必定重蹈當年的覆轍。」

令狐沖大義凜然道。

「封師兄、成師弟武功高強,埋沒深山野林甚為可惜,如今我華山派百廢待興,正是用人之際,岳某斗膽懇請兩位師兄重入我華山派,為振興我華山派盡一份力量。」

岳不群起身對著封不平與成不憂二人鞠了一躬,一臉誠懇道。

封不平與成不憂心神震動,差點失守,再也無法保持那副面無表情的死人臉了,成不憂雙手甚至有些顫抖,灑出一片茶水,差點沒把手中的茶杯掀掉。

兩人從小就被灌輸忠於華山派的信念,如有需要,隨時可以為華山派慷慨赴死。十五年前玉女峰上劍宗一敗塗地,眾多不願離開門派的劍宗弟子拔劍自刎,將屍體藏在華山派,生死華山派的人,死也要做華山派的鬼。

封不平與成不憂虎目含淚被迫離開華山歸隱深山老林,並非他們怕死,而是作為劍宗最後的核心弟子,他們還不能死,劍宗傳承不能斷送在他們手中。

這些年封不平兩人可以說人在曹營心在漢,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何時能重歸華山派,不過他們也知道這只是幻想罷了,氣宗作為勝利的一方,不可能允許他們這些劍宗餘孽重新回去的。

只是如今的場景太過嚇人了,氣宗的代言人,如今的華山派掌門竟然公開邀請他們兩個劍宗弟子重入門牆,這可真是天方夜譚,太過不可思議了。

岳不群之所以願意接納封不平兩人,那是因為以他如今的武功修為,足以壓下他們。原劇中嶽不群的武功與封不平不相上下,自然不會將一個野心勃勃又無法控制的不穩定因素安排到門內。

如今岳不群已經連番突破,成為了絕世後期高手,在加上絕世劍法獨孤九劍與凌波微步,對付一個初入絕世高手境界的封不平那還是不是手到擒來,更何況,當今江湖唯一一位神話境界強者可是他的徒弟,這麼深厚沉重的底蘊擺在眼前,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若能重入華山派,封某縱然立刻身死道消亦是心甘情願,這是封某這輩子唯一的牽挂。只不過封某尚有一事不明,還望岳師兄實言告知?」封不平壓抑著激動的情緒,緩緩說道。

「封師兄有話請說,岳某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荊」岳不群回應道。

「當年在玉女峰劍宗弟子與氣宗弟子生死相搏,死傷無數,兩宗長輩約定,敗的一方必需要放棄所習武學理念,重新改學勝者的武學方式,如若不然就必須退出華山派,歸隱山林。如今岳師兄作為氣宗傳人,現任的華山派掌門,為何要邀請封某這個劍宗棄子重歸門牆?」

封不平雙目閃爍著jng光,直視岳不群問道。

「氣宗劍宗相爭原本就是個錯誤,封師兄這麼多年還沒看透嗎?」岳不群搖頭嘆息道:「自八十年前岳肅與蔡子峰兩位前輩將華山派分為氣、劍兩宗便已經誤入歧途了,我華山派的凋零式微,千年傳承差點灰飛煙滅,皆因劍宗氣宗同門相殘,果真是禍起蕭牆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