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一十二章太師叔,不要打擾我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田伯光趴地上不敢起來,苦著臉道。 「這麼看來你是不想活了呀,你不是誇下海口說綁也要綁回來的么?如今怎麼拿他沒辦法了?」東方不敗語氣森然道。 「看你這話說的,我當然是想活了,我老田玉樹臨...

令狐沖的絕世劍法大發神威,頃刻間便將江湖中臭名昭著的採花大盜田伯光與趙完松身上的衣物割劃得破爛不堪。兩位平時自信滿滿、傲氣十足的絕頂高手徹底傻了眼,竟然連令狐衝出招都無法看清,這才明白與眼前這位大爺的差距何其巨大。

既然令狐沖不肯隨他們前往恆山,田伯光二人對此也是無可奈何,只能悻悻然,一臉不甘地下了思過崖。

至於原本計劃中的強行綁架方案,也沒有人再提了,田伯光與趙完松都是當世一等一的聰慧之人,又豈會幹這種腦子被門擠了的事情。連人家怎麼出手都看不清,一招就被人秒殺了,還好意思說要強行綁架?

任務沒完成,東方不敗豈會輕易繞過他二人,若這時候去見那喜怒無常的女魔頭豈不是自投羅網,直接被幹掉都有可能。趙完松心生怯意,不敢回去,於是便和田伯光分道揚鑣,獨自返回江南老窩尋訪名醫醫治。

薑是老的辣,相對於田伯光來說,趙完松畢竟是嫩了點,始終沒有看透徹。東方不敗武功如此高強,他們這些絕頂高手在人家眼中跟個螻蟻似的,又豈會放在心上。若那東方不敗對二人動了殺心,逃到天涯海角都不管用,必死無疑。

田伯光非常聰明,他早已察覺這東方不敗與令狐沖的關係匪淺,而且對他也沒有殺心,這次讓他們上思過崖綁架令狐沖似乎也沒有抱十成希望。憑他田伯光與令狐沖的交情,只要他死皮賴臉,軟語相求,說不定還能逃過一劫。

田伯光著急忙活的往恆山趕去,卻不想剛下華山,便在一處小樹林被那恐怖的女魔頭截住了。

原來東方不敗不放心,跟著過來了,守在這地方等消息。如今趙完松不知所蹤,田伯光一身乞丐裝灰溜溜的獨自下山往恆山趕,令狐沖連個影子都沒見到,便明白他們的任務失敗了。

東方不敗在小林子現身,攔住了正趕往恆山的田伯光,詢問道:「田伯光,為何只有你一人回來,那令狐沖在何處?」

那田伯光一見東方不敗,頓時連滾帶爬,激動地撲向東方教主,打算環抱教主的美腿哭訴一番,卻被早已看破的東方教主一腳踹趴下。

「美女,姑奶奶,不是我不努力辦事,而是那令狐沖賴在那華山思過崖死活不肯下來,老田我實在拿他沒辦法呀。」田伯光趴地上不敢起來,苦著臉道。

「這麼看來你是不想活了呀,你不是誇下海口說綁也要綁回來的么?如今怎麼拿他沒辦法了?」東方不敗語氣森然道。

「看你這話說的,我當然是想活了,我老田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還有大把的美女等我慢慢的去發展,我哪捨得死呢。」田伯光連忙辯解道,「姑奶奶,你不知道,令狐沖那小子現在武功大漲,我和趙完松那小子加一塊也沒他厲害,三兩下就他弄成了這幅摸樣。」

令狐衝天資極高,這一點東方不敗自然清楚,只是令狐沖隱藏的極深,在加上從沒在她面前使出絕世劍法與神功,所以還是大大地嘀咕了令狐沖的武功。若早只如此,又何須浪費時間精力去擒拿這個採花賊呢。

「令狐沖那小子軟硬不吃,武功又奇高,我文請不了,武請不動的,實在是拿他沒有辦法呀。您老人家就把解藥給我,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田伯光盡情地發揮他哄女人的特長,只是他似乎忘記了,眼前這個可是把他吃得死死的絕世女魔頭,又豈是那麼容易搞定的。

東方不敗一腳將打算撲上來抱腳痛哭的田伯光踹飛七八米,狠狠的撞在大樹上徹底暈了過去。

「看來,我要親自上一趟思過崖了,還真是應了當初的約定,要為他準備肥雞美酒了。」東方不敗想起了當初與令狐沖在草地上飲酒賞月時的情景,低頭自言自語道。

東方不敗去集市去準備肥雞美酒之時,令狐沖正躺在思過崖山洞中的石床上,翻來覆去,浮想聯翩。

按照推測,田伯光被趕下山之後一定會遇上隱藏在暗中的東方不敗,到時候東方不敗便會親自上思過崖。那時候他便可以將早已準備多時的驚喜一一展現,務必將教主追到手。

一想到東方姑娘即將獨上思過崖與他會面,令狐衝心中便是一片火熱,激動得雙手都在顫抖,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要把握祝

對了,為了不讓那喜歡偷窺的太師叔風清揚前來打擾砸場子,還是先去那邊打個招呼得好,免得到時候那老傢伙突然跳出來壞我的好事。

想到什麼便去做,反正他翻來覆去也睡不著,一骨碌爬起來,勒緊褲腰帶就往後山風清揚的洞府中跑,他得去交代清楚,免得這個好奇心極重的太師叔出來拆台,影響他與東方姑娘的二人世界。

「太師叔,我令狐沖又回來了,快快出來聊天了1令狐沖踏著凌波微步來到風清揚洞府前,運足氣勁大聲的喊道。

「混賬小子,老夫正在打算小息片刻,你這混小子又來搗什麼亂1風清揚一臉不爽地打開洞府大門,將令狐沖領了進去。

「是這樣的,太師叔。近幾日我有一位好朋友會上思過崖拜訪我,所以這幾天我便沒有時間和太師叔討教武學,還請太師叔多多體諒。」令狐沖開門見山,說得非常直白。

風清揚這種老人精又豈能聽不出令狐沖的潛在意思,這小子是叫老夫不要去打擾他呢,真是混賬,將老夫當成什麼人了。

「平日從不見你這混小子這麼緊張,這次竟然親自跑過來打招呼,讓老夫不要去打攪你的好事,看來來訪的定然是個絕色女子,真是重色忘祖。看來你這混小子是打算金屋藏嬌了。」風清揚一臉不爽道。

「嘿嘿,太師叔明鑒,徒孫為了這事苦思冥想無數日,簡直是廢寢忘食埃太師叔您就多擔待點,徒孫一把年紀了還是孤身一人,您老於心何忍。」令狐沖對風清揚調笑道:「現在終身大事要緊,再說當年您做得可比徒孫做得徹底多了。據說當年您為了去怡紅院見那相好的頭牌,竟然裝病支開了所有與您外出辦事的同門……」

「混賬東西,給老夫滾出去……」被令狐沖揭了丑,風清揚惱羞成怒地將他趕出洞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