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一百零二章韋靜遠獻計擒田伯光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這張老臉,請岳掌門出面幫你說一門親事罷。」林震南對林平之勸道。 「不,除了師姐,我誰也不要!若是師姐嫁與大師哥,我便終生不娶,守護在師姐身邊。」林平之充滿了倔強與堅毅。 「咚咚咚1

令狐沖從岳不群那拐了兩壇美酒前去探望劉正風,此時劉正風一家都被勞德諾安排在華山派內一處幽靜的小院子居祝

令狐沖敲門拜訪的時候,劉正風正與妻兒敘話,一見令狐衝到了,立馬熱情的將他迎進屋內,讓其子劉芹給令狐沖磕頭,跪謝救命之恩。果然如岳不群所說,如今的劉正風雖然氣色還有些蒼白,卻舊傷盡去,體內卻煥發一股生機,只要用心調養,相信過不了多久便能恢復如初

經歷過這次生死大劫,劉正風所獲頗多,在與曲洋合奏笑傲江湖曲之時,他已然窺破生死,在境界上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只要傷勢復原,武功定然大進,就是突破瓶頸躋身當今絕世高手之列也不足為奇。

劉正風一家對令狐沖自然是千恩萬謝,倘若沒有令狐衝出手相救,這劉府上下都將被嵩山派殺得一乾二淨,滅得寸草不留。

令狐沖陪著劉正風寒暄一番后便起身告辭。

沒有辦法,他還要趕時間,只等拜會了林震南那一家之後就即刻返回思過崖,靜等東方姑娘的到來。

腳步不停,健走如飛,令狐沖一通到底,筆直的來到了林震南一家居住的院子。與劉正風一樣,林家也被勞德諾安排在一處環境優雅,空氣清新的幽靜小院盡心調養,這地方確實適合療傷。

勞德諾這個華山派大管家將門派中大小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非常到位,真的是一個非常稱職的內務總管。

「應該就是這裡了。」令狐沖抵達林家小院,正要敲門,卻聽到林震南地聲音從門內傳來,似乎還提到了他的名字。他停下了敲門的動作,靜候在旁。

「平之,令狐少俠對我林家恩重如山,萬死不以為報,若無令狐少俠出手相救,我與你娘早已魂歸地府,與你陰陽兩隔。如何還能在此神仙之所療傷修養,與你共享天倫。」林震南的聲音似乎充滿了無奈。

「爹,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師姐,從第一眼見到她我就深深地喜歡上她了,我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她的身影,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1林平之充滿痛苦的聲音,內心似乎充滿了自責與矛盾。

「平之,放下吧,這種感情是強求不來的,這些日子我也聽說了,岳姑娘與令狐少俠親梅竹馬,感情甚好,對令狐少俠是一往情深,你是插不進去的。勉強為之,恐怕到頭來只能傷人傷己。等過些日子我豁出這張老臉,請岳掌門出面幫你說一門親事罷。」林震南對林平之勸道。

「不,除了師姐,我誰也不要!若是師姐嫁與大師哥,我便終生不娶,守護在師姐身邊。」林平之充滿了倔強與堅毅。

「咚咚咚1

令狐沖咳嗽兩聲,用力的敲響了大門,這武功高了也不見得什麼地方都好啊,像這種大門與外牆根本擋不住他敏銳的靈覺,真是罪過。

「林前輩,晚輩令狐沖前來拜訪1令狐沖高聲喝道。

院子里突然一陣寂靜,片刻后又恢復了大動靜,一陣小跑聲傳入耳中,院子的大門被「吱呀」一聲打開,一臉憔悴的林平之出現在他面前。

「大師哥1林平之低頭恭敬道。

「林師弟你好,林前輩可在?」令狐沖明知故問,臉皮越來越厚了。

「令狐少俠大駕光臨,林某受寵若驚,平之,快快將令狐少俠請進來。」林震南原本倚靠在院中的一張木椅上勸誡林平之莫要在糾纏岳靈珊。這回聽得令狐衝來了,趕忙讓林平之去給令狐沖開門,將這位救命恩人請進來。

與劉正風一家一樣,林震南一家三口對令狐沖的救命之恩也是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弄得令狐沖都有些不好意思。

林平之的神色卻甚為複雜,令狐沖對他父母有救命之恩,他作為一個孝子自然感激萬分,但偏偏他又是岳靈珊喜歡的人,是他的頭號情敵,這種痛苦讓他難受,雙眼中不時充滿矛盾和糾結。

令狐沖在華山陪著林震南夫婦打哈哈,而我們最受期待與喜愛的女主角,遠在恆山的東方姑娘此時卻眉頭緊鎖,心情甚為不佳。

自從上回在令狐沖那得到多年前她親自為失散的親妹妹求來的護身符之後,東方不敗心中激動不已,已經尋找多年無果,原本已經放棄希望的她,竟然再次意外的得到了親妹妹的線索,這如何不讓她欣喜若狂。

於是東方不敗馬不停蹄地趕往了恆山與小尼姑儀琳相見,在她準確無誤地說出儀琳手臂與臀部那隱晦的硃紅色胎記后,終於喚醒了小尼姑內心深處的記憶。失散多年的兩姐妹抱頭痛哭。

只是與儀琳相認后,東方不敗卻發現這妹妹每天都魂不守舍,無精打采,情緒低落,經過多番調查,竟然發現是令狐沖這小子惹的禍,這下子可讓她平生頭一回體驗到這種痛苦地抉擇。

一方是自己第一次產生愛意的男子,一方是多年渴望的親情寄託,讓她內心充滿了矛盾。可是,這一個多月來,妹妹儀琳日漸消瘦,每日茶不思飯不想,讓她焦急萬分。最後,她艱難的做出了選擇,將對令狐沖的感情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這一天,她下定了決心,決定犧牲自己的感情,成全妹妹的幸福,於是,便著手策劃了一出綁架令狐沖的好戲。

「韋靜遠,你是我神教之中最出色的青年俊彥,足智多謀卻又沉穩忠心,我一直很看好你。」

一間幽靜寬敞、充滿古樸風韻的大廳中,東方不敗傲然屹立,透過窗檯仰望著星空,淡然已經,清冷平緩地對躬身施禮地日月神教第一青年英雄韋靜遠道:「本教主有一個重要的任務交給你去辦。本教主需要那萬里獨行田伯光為我做一件事,你可有良策將其生擒,卻不傷他分毫。」

「承蒙教主看重,屬下願為教主赴湯蹈火,萬死不辭。教主放心,屬下有一計,三日之內必將那田伯光生擒活捉,獻於教主帳下。」韋靜遠神色冷靜,自信滿滿地說道。

「哦,那田伯光武功絕頂,輕功更是當今江湖一等一的厲害,你有和良計能將之生擒活捉呢?」東方不敗好奇道。她明白韋靜遠的性格,若無把握,斷然不敢在她面前誇下海口。

「屬下得到情報,那田伯光近日正在十里之外的重陽鎮上,與那號稱『江南第一採花郎』的趙完松爭奪天下第一採花大盜的名號,只要屬下放出消息,說此地有絕世美女出現,那田伯光必定聞風而動,親自趕赴此地,到時候以教主的神功蓋世,收拾他還不是輕而易舉。」

韋靜遠一臉冷靜,緩緩地將心中計劃道出來。

這小子不愧是日月神教最傑出的青年俊彥,短短几句話就掐住了田伯光的死穴。以田伯光絕頂後期的戰力,只要敢在絕世巔峰境界的東方不敗面前現身,定然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