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九十九章下山的道路好驚險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疙瘩。 肩膀上的小靈猴蛋蛋竟然也有樣學樣地捂住雙耳,一副齜牙咧嘴,渾身難受的模樣。 「朱師妹天賦異稟,天真浪漫,單純可愛,身體的每一處都充滿了內在美,深深地吸引了我,讓我無法自拔。朱師...

令狐沖將勞德諾攆下思過崖后便返回到山洞中,取出紙筆便在石桌上默寫凌波微步的武功秘籍。這凌波微步作為超級門派逍遙門的絕世輕功步法,曾一度被江湖百曉生評為天下第一輕功。據說練到大圓滿境界的高手可以隨時隨地隨心所欲地騰空御氣飛行,有神鬼莫測之能。

而且修成凌波微步的高手,打鬥時可以移形換位,身影飄忽不定,讓敵人摸不清方向,只能被動挨打,這感覺實在太爽了。華山派內功劍法雖然不錯,但身法輕功卻有些拿不出手,有了這凌波微步,華山精英弟子以後與別人單挑群毆都不怕了。

絕世神功每次出世雖然讓江湖各大勢力爭得頭破血流,屍橫遍野,但並不是說最終得到秘籍的人就能將神功練到大成境界,否則還不早就絕世高手滿地走,根本不如狗了。而今江湖中知名的絕世高手也僅只有那寥寥四五人。

要成為絕世高手,所習功法定然不能太次,至少也得是絕頂巔峰武學,若是一個武者能夠憑一門三流武功達到絕世之境,那就真是妖孽轉世了,至少從古至今沒有聽說過有這樣的人。

武學等級越高,修習門檻就越高,尤其是絕世神功,某些天賦異稟,根骨奇佳的習武天才,甚至三五日就能入門,半年不到就練到大成境界,而一些資質平平,卻又因緣巧合得到神功秘籍的普通武者,三五年都入不了門,有的甚至練到老死都沒什麼成效。

華山派如今天才眾多,無論是岳不群夫婦還是朱翠花、林平之這些剛入門的小字輩弟子,無一不是根骨奇佳的練武奇才,就是無法將凌波微步練到大圓滿境界,至少也能混個大成之境,飛不上天,在地上跑快一點總行。

更何況,令狐沖默寫的這凌波微步,還是簡化版的,威力雖然稍次,修習難度卻降低了不少,華山弟子修習起來也更為快速。

「唔,太陽就快下山了,這改秘籍果然不是個輕鬆活。」

令狐沖將改好的精簡版《凌波微步》小心翼翼的疊好放入懷中,走出了山洞,抬頭一望,竟然已到了傍晚,不由感嘆時間過得太快。

除了懷中的輕功秘籍與肩膀上的蛋蛋,令狐沖什麼都沒帶,兩手空空就下了思過崖。這小子可沒打算在山下常住,要知道這崖頂洞內的溫泉可是他花了大代價弄好的,就等著東方姑娘上來一起洗澡呢。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令狐沖竟然隱約聽到了兩個斷斷續續的熟悉的聲音,他伸手撫摸了小靈猴蛋蛋的小腦袋,讓它不要出聲,然後悄悄地走進。

「朱師妹,你看這夕陽多美呀,一抹紅霞,紅光萬丈,就如師妹的臉蛋一樣好看。」

這誇張的語調,嬌柔做作地表達,似乎是陸大有的聲音,令狐沖再走近些,立刻便確認了兩人的身份。

至於陸大有身邊那位,實在太好認了,化成灰他都不會認錯,那位在華山派可是鼎鼎大名,簡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雄壯威武猶如大山一般的身軀,除了華山派的朱翠花,整個笑傲江湖世界都找不出第二個。

「討厭啦,人家哪有陸師兄說得那麼好看。」朱翠花扯著粗獷地嗓音「嬌聲」道。

令狐沖聽到朱翠花這怪異的語調發音突然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在地,手臂上竟然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大片雞皮疙瘩。

肩膀上的小靈猴蛋蛋竟然也有樣學樣地捂住雙耳,一副齜牙咧嘴,渾身難受的模樣。

「朱師妹天賦異稟,天真浪漫,單純可愛,身體的每一處都充滿了內在美,深深地吸引了我,讓我無法自拔。朱師妹,我想,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你了。」陸大有深情款款,一臉真誠地對朱翠花表白。

「陸師兄討厭啦,人家不理你了。」朱翠花龐大的身軀渾身亂顫,朝陸大有撒嬌道。

令狐沖嗆嗆退後幾步,胃裡一陣翻滾,全身一片冰涼,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能夠將他這笑傲江湖世界唯一的神話高手嚇得驚慌失措,連自身的軀殼都失控了,恐怕也只有眼前那並肩看夕陽的兩人了。

令狐沖調轉真元,踩著凌波微步瞬間從原地消失,瘋狂的往山下趕去,絲毫不心疼真元的消耗,這與以前那吝嗇的模樣簡直天差地別。

離了好遠,令狐沖才停下來喘口氣,用力的拍打著胸膛,似乎在安慰那顆暴動的心臟。陸大有那肉麻的詞語竟然就是上次他在思過崖親自教導的,讓陸大有背熟後去找朱翠花表白。

原本是打算惡搞一下老岳與一眾華山派弟子,卻不想竟然讓自己親眼看到,親耳聽到,果然是自作自受,自己做的孽,自己來嘗苦果埃

不敢停留,一路疾奔,終於下了山,可是,在路過那幽靜又有些熟悉的小花林的時候,令狐沖不得不再次停下腳步。因為前面又出現了兩熟人。

「師姐,我喜歡你,從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了,你開心我就開心,你不開心我就跟著不開心,你為何要拒絕我。」

清朗而激動的聲音傳入令狐沖的耳朵,前方竟然是林平之與小師妹岳靈珊,此時的林平之似乎在跟岳靈珊表白。

「小林子,你人很好,相貌堂堂,英俊不凡,又肯陪我玩,我很感激。可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不能接受你,對不起。」小師妹岳靈珊穿著一件碧青綾羅衣裳,顯得尤為青春靚麗。只是此時的表情卻很沉重。

「那個人是誰,是大師兄嗎?你真的喜歡大師兄嗎,那只是一種依戀,根本不是愛,師姐,你面對現實好嗎,我求求你了。」林平之語氣非常激動,像是要失去心頭最寶貴的東西一樣,對岳靈珊乞求道。

「對不起,小林子,我真的不能接受你,以前或許真的如你所說,我對大師哥只是一種依戀,一種對青梅竹馬,兒時玩伴的親情。但是自從那天晚上在思過崖山洞中,大師哥給我講那個笑傲江湖的故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是真的愛上大師哥了,這輩子不會在愛其他人了。」

看著一臉痛苦之色的林平之,岳靈珊心中不忍,可長痛不如短痛,她還是硬著心腸對林平之說道:「對不起小林子,我不能接收你,我們回去吧。」

說罷岳靈珊便不在與林平之糾纏,扭頭往山門走去,突然,她似乎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將要跨出的右腳停在了半空。原來,剛才談話中最關鍵的男主角竟然目瞪口呆,神色獃滯的出現在她眼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