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八十六章及時趕到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人的雙頰,免得她咬舌自盡,對林震南哂笑道:「恥笑又如何,老駝背獨來獨往,名聲對我有何用?什麼是江湖,江湖就是互相殘殺的地方,有本事就能殺人,沒本事只能被人殺。只要能得到絕世武功,被人恥笑又如何,等我練...

林平之跟蹤不成反被余滄海所擒,老駝背木高峰不甘到手的肥肉被余滄海搶走,出手搶人,兩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根本不管林平之的死活,若非岳不群及時出手,恐怕林平之就得一命嗚呼了。

林平之本是機靈之人,乘機便磕頭要拜岳不群為師,老岳半推半就將他收入了門牆,成為了華山派的

既然已經是自己人,那就容不得別人欺負,就算是絕頂巔峰高手余滄海與木高峰也不行。

「君子劍」岳不群的大名威名遠播,是代表江湖正道的最強大佬之一,木高峰自然不敢與之作對,放下幾句狠話就溜之大吉了。

林平之這小子命好,有岳不群這個華山派掌門護著,他想動也動不了,萬一這岳不群與余滄海聯手,他老駝背估計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而在劉正風府上見識過岳不群收拾嵩山大太保丁勉的手段,余滄海自然也明白,林平之他沒法抓了。與岳不**手勝算極低,弄不好還會落個丁勉一樣的下場,到時丟人就丟大發了。

余滄海也與木高峰一樣,帶著一幫青城弟子灰溜溜的撤了,屁都沒敢放,只想著先將林震南夫婦押回清風觀,逼問出辟邪劍譜。等練成絕世劍法之後再來收拾華山派。

林平之原本想懇求岳不群出手留下余滄海,逼他交出林震南夫婦,卻被岳不群暗中制止了。岳不群是個極為好臉面的人,在這鬧市之中與另一位江湖大佬大打出手,不管勝負,傳出去都會有損華山派聲威。

當然,岳不群自然不會不管,替林平之救出父母也是這次來參加劉正風金盆洗手大會的主要目的之一。救出林震南夫婦對華山派有百利而無一害,不僅可以讓林平之對華山派感恩戴德,更能獲得林家的財力支持。

這林家在京都經營多年,家底頗豐,有了林家的全力支持,華山派的發展速度也會加快許多,這搞建設哪能夠離得開銀子呢,沒有銀子還發展個屁,沒吃沒喝誰會加入華山派。

第二天一大早,岳不群便帶著林平之與一幫華山弟子在那幽靜荒野的山道中堵住了余滄海一行人。老岳語氣謙和占著道義的至高點,讓余滄海將林震南夫婦交出來。

余滄海如何甘心到嘴的肥肉送出去,雖明知奈何不了岳不群,卻不得不出手與之較量一番。結果自然是悲催的,早已邁入絕世高手的岳不群豈是好惹的,別看他說話語氣謙和,風度翩翩,出手那是毫不客氣,絕不手軟,一個激烈的對掌就將余滄海震得踉踉蹌蹌倒退十餘步,大口的吐血。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余滄海老老實實地說出關押林震南夫婦的地點,並親自帶岳不群前去,不想半路竟遇到了一個滿身塵土、狼狽不堪,原本負責看守林震南夫婦的青城派弟子。

這位青城派弟子一見面就抱著余滄海的大腿大聲哭訴,說那林震南夫婦被木高峰劫走了,其他青城派弟子全被殺了。

岳不群與林平之一聽,當場傻了眼,當即拋下了余滄海等人,快馬加鞭,火速趕往那囚禁林震南夫婦的荒林。那木高峰武功雖高卻獨來獨往,想要得到林家的辟邪劍譜,必然會在原地逼供,去得早說不定還有救。

令狐沖與岳不群兩撥人馬全部是披星戴月,馬不停蹄趕往林震南被囚之地。

最終還是令狐沖搶先一步抵達了那個小木屋,裡面傳出一陣陣陰森惡毒的奸笑聲與一絲若有若無的痛苦呻吟。

「林震南,我說你們兩夫妻還真是夠硬啊,被老駝背割了這麼多刀,折磨了一整夜都不肯說實話。」

原來竟然是塞外名駝木高峰,昨夜終於找到這裡,將此地看守的青城派弟子殺了一大半,一眾青城弟子嚇得屁滾尿流,奪路而逃。若非他懶得理會那些青城派的小嘍嘍,在場的一個也別想逃走,更別說去報什麼信了。

「林某說過,我林家根本沒有什麼辟邪劍譜,只有七十二路辟邪劍法,你若要學,儘管拿去便是。」林震南奄奄一息,低聲無力道。

「嘿嘿,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木高峰露出邪惡的笑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陰損的辦法。他一個人獨來獨往,昨日找到此地后也懶得換地方,解決青城眾弟子后就地對林震南嚴刑逼供,奈何這夫婦兩人嘴硬得很,一口咬定林家沒有辟邪劍譜。

眼見天已經大亮,木高峰也失去了耐心,伸手捏著林夫人的下巴對林震南邪惡道:「尊夫人雖然不再青春,這身段卻保養得琳瓏有致,皮膚頗為光滑,林大人艷福不淺埃」

「老駝背我對那些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也無甚興趣,卻對林夫人這樣的中年美婦頗為動心。林大人若是再不說出辟邪劍譜的下落,老駝背就只好勉為其難,代你來與林夫人行那周公之禮了。」

木高峰語氣輕佻淫-盪,極度猥瑣,他原本就不是什麼好人,殺人不眨眼,惡事做盡,為得到林家辟邪劍譜簡直不擇手段。

林震南氣得臉色發白,嘴唇顫抖,怒罵道:「木高峰,枉你為一代前輩高人,竟做出如此卑鄙無恥之事,就不怕江湖同道的恥笑嗎?」

木高峰掐住林夫人的雙頰,免得她咬舌自盡,對林震南哂笑道:「恥笑又如何,老駝背獨來獨往,名聲對我有何用?什麼是江湖,江湖就是互相殘殺的地方,有本事就能殺人,沒本事只能被人殺。只要能得到絕世武功,被人恥笑又如何,等我練成絕世神功,又有何人敢恥笑。我在問最後一次,你說是不說?」

木高峰雙手已經伸向了林夫人的衣領,林震南看得眥目欲裂,心中滴血,恨不得與木高峰同歸於荊

就在木高峰將要得手的時候,「砰」的一聲,那扇並不牢靠的木門被令狐沖一腳踹得四分五裂,飛濺入屋,發出巨大的聲響。

「他娘的,木高峰你這個老駝背果然是夠不要臉,本座被你噁心得三天吃不下飯。今天要是不將你活剮了,如何對得起自己。」

煙霧灰塵散去,一個俊朗青年俠客,手持一把玄鐵巨劍,出現在木高峰與林震南夫婦面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