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八十章一巴掌扇掉費彬兩磨牙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都忌憚不已,與他硬拼無疑自取其辱,如今只能找他的大弟子出一口惡氣了。「姓費的,你不是要動手么?拔劍吧,看本座如何收拾你。」令狐沖右手捏著樹枝遙指費彬,張揚道。「混賬,我費師叔武功蓋世,豈是...

大嵩陽手費彬,享譽江湖的絕頂高手,在嵩山十三太保之中排名第三,僅次於托塔手丁勉與仙鶴手陸佰。這費彬奉左冷禪之命與丁勉一同趕往衡山城劉正風府上破壞其金盆洗手大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殺雞儆猴,威風八面,氣場驚人。

費彬的出場的確很酷,霸氣十足,盛氣凌人的表演獲得了全場觀眾的認可,曾一度占足了戲份,差點成為男一號。不過可惜他入戲太深,沒有把握好節奏,被他認為的反一號劉正風一手掐住了脖子,丟盡了顏面,連生死都掌控在敵人的手中。

好在二師兄劉正風的妻兒,讓劉正風不敢輕舉妄動,才讓費彬撿回了一條性命。在嵩山派的步步緊逼,一項又一項的大帽子扣下,終於讓劉正風頂不住壓力,自斷了心脈。娘的,眼見就要一雪前恥,曲洋這傢伙居然不識好歹,跳出來救走了劉正風。

丁勉與費彬兩人只感覺一個大大的耳刮子扇在臉上,火辣辣的疼。自覺顏面大失的費彬又豈會善罷甘休,劉正風失去抵抗能力,那曲洋似乎也深受重傷,如此天賜良機若不能把握,那我費彬還不如去茅房過一輩子算了。

大嵩陽手費彬帶著四名精英弟子一路追趕,誓要將劉正風曲洋二人趕盡殺絕,終於在衡山城后的空靈幽谷中將他們堵住了。卻不想跳出來一個令狐衝出來攪局。

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江湖人稱白衣神劍,是近年來江湖名聲最響,風頭最盛的青年英雄,武藝高強,卻好打抱不平,喜歡多管閑事。

費彬倒是也聽過令狐沖的一些事,不過他卻沒有放在心上,以後華山派的晚輩,年紀輕輕,武功能高到哪裡去,真交起手來他估計十招之內就能幹掉這個所謂的江湖英雄。

嵩山派近些年來行事愈發的囂張霸道,費彬也同樣張狂無比,不過卻曾在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手中吃過不小的虧,論智謀武功竟無一樣比得過,被岳不群玩弄於股掌之間。此事被引為奇恥大辱,暗中發誓一定要報復回來。

不過這姓岳的武功深不可測,為人有姦猾如狐,在江湖上人緣頗好,聲望頗高,連掌門師兄都忌憚不已,與他硬拼無疑自取其辱,如今只能找他的大弟子出一口惡氣了。

「姓費的,你不是要動手么?拔劍吧,看本座如何收拾你。」令狐沖右手捏著樹枝遙指費彬,張揚道。

「混賬,我費師叔武功蓋世,豈是你這種華山派垃圾能夠比擬的,就讓我杜子騰來教訓教訓你。」

大嵩陽手費彬原本就是心胸狹隘之徒,如何受得令狐沖三番五次的挑釁,只是他對岳不群頗為忌憚,若今天以大欺小幹掉了令狐沖,被岳不群知道,恐怕下場會相當凄慘。於是他對身旁的嵩山派弟子使了個眼色。

一位自稱杜子騰的精英弟子挺身而出,拔出寶劍大喝一聲,殺向了令狐沖。

令狐沖誇張地嘆了口氣,微微搖頭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1

待得那位躊躇滿志的杜子騰持劍快速直刺過來,令狐沖嘴角一撇,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只見他踩著凌波微步瞬間移形換位,反手持樹枝狠狠掃在停頓在半空中的杜子騰身上。

「1

一道清脆地骨頭斷裂的慘烈聲響起,嵩山派的精英弟子,武功已達江湖一流之境的杜子騰便被掃飛了十來米,狠狠的撞在一顆大樹身上,白眼一翻,血都來不及吐就徹底昏死過去。

「混賬,令狐沖你竟敢傷我嵩山派弟子。那就別怪我費彬以大欺小,替岳師兄好好教訓一下你這不懂規矩的小子。」

眼見杜子騰被打得生死不明,費彬肺都氣炸了,心中暗下決定,下狠手將令狐沖做了,反正此地荒無人煙,只要掃尾工作做好一點,也不怕岳不群發現。

費彬運足內力,直接一招大嵩陽掌狠狠拍向令狐沖。他號稱大嵩陽手,已經將嵩山派的絕頂掌法大嵩陽掌練到大成境界。在他看來,對付令狐沖這種後輩小子,一掌足以打爆對手的頭顱。

令狐沖見費彬氣勢洶洶使出嵩山絕頂掌法大嵩陽掌狠狠劈來,不驚反喜,一把扔掉手中樹枝,抬起右手快速地迎上費彬。這姓費的傢伙竟然跟令狐沖這個將龍象般若功練到第十一層的變態肉搏,這簡直是嫌命太長,純粹找死埃

「啪1

令狐沖與費彬兩隻手掌狠狠的拍在了一起,發出一聲巨響。雙掌接觸的一瞬間,費彬只感覺一股巨力湧進五臟六腑,大腦一陣眩暈,差點昏死過去,臉色原本得意的神情也直接換成了大便色,似乎是缺氧了。

而令狐沖這小子卻臉色平靜,嘴角微張,似乎還在哼著小曲。那遊刃有餘的樣子,彷彿一隻巨象在逗弄一隻小老鼠,看不出有絲毫費勁的地方。

號稱大嵩陽手的嵩山三太保費彬終於明白自己踢到鐵板了,眼前這個看著瘦弱的青年身體中蘊含了巨大的神力,遠遠超過他肉體身軀的承受能力。他急忙收回功力,想抽身退走,與令狐沖游斗。

突然,費彬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右手似乎與令狐沖緊緊的連接在一起,根本無法分開。

「嘿嘿,爽嗎?是不是很過癮啊?」令狐沖發出一聲怪笑,左手對著費彬的臉頰狠狠扇了一巴掌。

「噗」地一聲,費彬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三位嵩山派精英弟子與劉正風曲洋二人都看得清楚明白,那口鮮血后地面上竟然多了兩顆雪白乾凈的牙齒。

「你,你敢打我?」費彬口齒不清,氣得要發瘋了,他一位江湖絕頂高手竟然被一個華山派的晚輩狠狠地打了一耳光,連牙齒都被扇掉了。

「打你有怎麼樣,我再打。」令狐沖反手又是一巴掌,將費彬另一邊牙齒也拍掉了兩顆。並運轉北冥神功全力吸收費彬體內的精純真氣。

「吸,吸心大法?你怎麼會這種魔功?」

費彬徹底被嚇尿了,一股霸道的吸力從令狐沖的掌心傳來,他體內的真氣通過手掌大量地流進了令狐沖的肉身丹田。他彷彿見到一尊遠古的大魔頭橫空出世。還有什麼比失去苦修數十載所得來的功力更痛苦與恐懼呢。

令狐沖全力運轉北冥神功,將費彬體內的真氣大量的吸進丹田,供金丹吸收提純。費彬口齒不清,表情驚恐,任憑令狐沖吸走體內精純的真氣,竟然失去了反抗之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