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七十四章令狐沖忍不住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只有一個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據左冷禪分析,這岳不群雖號稱「君子劍」,卻城府極深,野心極大,而且武功深不可測,已經步入絕頂巔峰多年,隨時有可能突破瓶頸成為當世有數的絕世高手。他丁勉雖然頗為自負,但對上岳不...

嵩山派的托塔手丁勉來勢洶洶,盛氣凌人,並抓了劉正風的妻兒家小苦苦相逼,劉正風投鼠忌器,就算制住了費彬卻不敢下手,低聲下氣地懇求丁勉放他與家人退出江湖。

可是嵩山派行事一向陰險毒辣,帶頭的嵩山大太保托塔手丁勉同樣是個蠻橫囂張的人,又豈會跟劉正風妥協,講道理是沒有用的,他信奉的是拳頭。誰的拳頭大,誰就說了算。

在丁勉看來,劉正風遠不是他的對手,衡山派的掌門莫大先生也沒有現身,想來也是對劉正風頗為不滿。若是莫大在場,說不得他還要顧及一二,至於在場的那幫所謂的江湖豪傑,都是些牆頭草,最會風吹兩邊倒,誰又會為了劉正風這個勾結魔教的叛徒對抗如日中天的嵩山派,這樣的買賣相信只要腦子稍微正常,就不會去做。

剩下的少數幾個把江湖義氣掛在嘴邊的衝動鬼,若是敢出手,輕鬆收拾便是了。唯一可以讓他稍微顧忌的也只有一個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據左冷禪分析,這岳不群雖號稱「君子劍」,卻城府極深,野心極大,而且武功深不可測,已經步入絕頂巔峰多年,隨時有可能突破瓶頸成為當世有數的絕世高手。他丁勉雖然頗為自負,但對上岳不群,多少還是有些底氣不足。

嵩山派為了這一次計劃,準備得非常充分,利用劉正風事件好好的敲打一下五嶽其他各派,為以後嵩山派一統五嶽劍派打下堅實的基矗

左冷禪為人陰險,卻老謀深算,奸詐如狐,他對劉正風的性情也非常了解,所以早已準備了大帽子扣死劉正風,料定那重情重義的劉正風也不會出賣曲洋,這樣嵩山派就有借口乾掉衡山派的一個中堅力量。

「劉師兄,你與那魔教曲洋交往頗深,嚴重影響了五嶽劍派在江湖中的地位,我們五嶽劍派一向是以除魔衛道為己任,劉師兄與魔教之人稱兄道弟實為不妥。」丁勉踱著步子,緩緩說道:「來時左盟主交代丁某轉告劉師兄,念在劉師兄對五嶽劍派做出的巨大貢獻,左盟主就網開一面,在給劉師兄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只要劉師兄在一個月之內將曲洋的人頭取過來,這件事就既往不咎,大家還是同屬一脈的好兄弟。」

「哈哈哈1

劉正風苦澀地大笑起來,片刻后便沉靜下來,語氣堅定道:「劉某的為人,諸位同道是在清楚不過,劉某又豈會出賣朋友,曲大哥對音律的造詣當世無人可比,實乃我平生唯一知己,我絕不會受你嵩山派威脅而做出如此不義之事。」

「諸位江湖好漢都看到了,不是我嵩山派不講道義,而是這劉正風勾結魔教,執迷不悟,今日我丁勉就要替五嶽劍派,替江湖正道清理門戶。」丁勉對在場的江湖中人大聲喝道。

「劉正風,快放開我費師弟,隨我會嵩山派受處,否則就不要怪丁某不講情面,滅你滿門。」丁勉惡狠狠道。

「姓丁的,你逼人太甚,今日你若敢動我家人一根汗毛,我就殺了這姓費的。」劉正風心緒大亂,死死掐住費彬的脖子大聲道。

劉正風雙手微顫,不敢動手,明顯是色厲內荏,丁勉看得明白,下定決心道:「丁某從不受人威脅,既然你執迷不悟,不肯放人,便承擔這個後果吧。」

丁勉說完,突然抽出身上的長劍,運足內力往後對著劉正風的夫人激射而去。

不好,來不及了。岳不群大驚失色,沒想到這丁勉這麼不要臉,居然對一個不懂武功的婦人出手,他距離尚遠,根本來不及出手相救。

還好令狐沖早有預料,拾起手中的石子,運足內力火速激射,撞開了丁勉那快如閃電的一劍。只是由於距離與受力原因,那顆小石子雖然擊偏了丁勉的佩劍,卻無法完全擊落。鋒利的長劍還是瞬間將劉夫人的腰上劃開了一道大口子。

利劍划傷劉夫人並狠狠的射在身後的立柱上,發出一陣顫動,可見力道之兇狠。

劉夫人慘叫一聲,血流如注,癱倒在地。

「夫人1劉正風悲痛欲絕,虎目含淚。

「混賬!劉師弟的事情尚未定論,姓丁的你竟然對婦人下此毒手,還有人性可言。」定逸師太怒喝一聲,對丁勉一掌拍去,直奔倒地的劉夫人。

丁勉一聲冷哼,定逸師太武藝雖高,卻也還沒放在他的眼中。他心中做了決定,既然要立威,索性就狠一點,運足力道,狠狠地與定逸師太雙掌相對。

定逸師太雖然武功高絕,已達絕頂後期,但始終不如丁勉內力深厚,與絕頂巔峰境界的丁勉掌力相接,無疑是吃了大虧,瞬間就被擊傷,大噴一口鮮血,倒飛而回。岳不群見狀迅速上前運用柔勁將其接下。

定逸師太稍緩一口氣,面帶愧色,對劉正風道:「劉師弟,定逸能力低微,此事無能為力。」

定逸師太內心震驚莫名,早就聽聞這嵩山十三太保之首托塔手丁勉武功高強,不想卻強到這種境界,單打獨鬥恐怕恆山派無一人是其對手,這次劉正風之事她已經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嵩山派作威作福。在場的恐怕只有岳不群有實力對抗丁勉了。

定逸師太滿含期待的望向岳不群,而老岳自然不會讓其失望,昨晚與令狐沖謀劃了一晚上,不就是等的這個時刻么,華山派隱忍多年,是時候重震江湖了。

岳不群緩緩起身,走到得意洋洋的丁勉身前,舉手抱拳道:「丁師兄,我們五嶽劍派同氣連枝,你這樣挾持劉師弟妻兒,殘害手無寸鐵之婦孺,實屬不該,以後定然會遭江湖同道非議,丁師兄要三思而行埃」

丁勉一招擊敗了名震江湖的定逸師太,此時正是意氣風發,牛逼哄哄的時候,又豈會將岳不群的勸誡放在心上。他舉手一抱拳,隨意道:「岳師兄所言極是,只是這劉正風又何嘗不是挾持我費師弟,我嵩山派又豈能受他威脅。」

丁勉不在理會岳不群,轉身對劉正風威脅道:「劉正風,你若在不束手就擒,休怪我對令郎下狠手了。」

岳不群聞言臉色大變,正要開口阻止,屋檐上的令狐沖已經按耐不住了,改變聲線高喝一聲:「早就聽聞五嶽劍派的嵩山派行事狠毒,其殘忍程度堪比魔教,如今一見果然所傳非虛埃」

「什麼人?鬼鬼祟祟,滾出來1正春風得意的丁勉聽到這刺耳的聲音,肺都氣炸了,發出一聲怒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