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七十三章笑傲第一基友團曝光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手丁勉作為嵩山十三太保之首,嵩山派的第二號人物,近期武功突破瓶頸,達到了絕頂巔峰境界,所以說話也是傲氣凌人,底氣十足。「丁某也不想出此下策,嵩山派絕對不敢與衡山派作對,更不敢得罪在場的英雄豪傑。...

嵩山十三太保之一的大嵩陽手費彬,手持左冷禪的五嶽令旗出現在劉正風的金盆洗手大會現場,威風八面,盛氣凌人,赤裸裸地打了劉正風的臉。

他一出手就砸了劉正風用來洗手的金盆,更是將那不知死活,上前質問的劉正風大弟子米為義當場重傷,若不是近來練掌法太勤,導致嵩山劍法有些生疏,那小子早就氣絕身亡了。

看著與他不相伯仲,甚至在江湖地位上還略微壓他一頭的劉正風氣急敗壞,敢怒不敢言的模樣,真是大快人心。還有什麼事情能夠比把曾經的死對頭狠狠踩在腳底更爽快的呢。

費彬當著一眾江湖英雄豪傑的面,冷嘲熱諷,逼迫欺壓劉正風,並出手重傷他的弟子,就是希望能夠逼劉正風先動手。這樣他就可以用他的大嵩陽掌好好的教訓一下所謂的衡山派二號人物,讓江湖眾人知道他費彬比劉正風強。

只可惜,嵩山派的情報系統似乎出了嚴重的錯誤,負責搜集衡山派情報的傢伙簡直是吃屎長大的。這劉正風哪裡是什麼絕頂中期高手,分明已經達到後期無限接近巔峰境界,剛動手不到兩招就被人家掐住了脖子,生死懸於一線。

望著怒火衝天大聲怒吼的劉正風,費彬驚魂失色,亡魂皆冒,生怕劉正風一時衝動掐斷他的脖子。他這迴腸子都悔青了,早他娘的知道這姓劉的這麼厲害,老子充個屁的大拿啊,讓丁師兄出手一起幹掉他不就得了。現在好了,威風沒耍成,命都握在別人手裡了。

正在費彬想要開口求饒的時候,從後院將劉正風的妻兒押了過來,大喝道:「住手!劉正風,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挾持我費師弟。」

「劉某萬萬不敢挾持貴師弟,只因貴師弟逼人太甚,傷我弟子,劉某才被迫出手。」劉正風背對著丁勉,緩緩轉過頭,正打算解釋,卻一眼看到妻兒都被青城弟子拿劍架到脖子上,大驚道:「夫人!芹兒1

「夫君,這幫嵩山弟子闖入後院,將我與芹兒脅迫到此1劉正風的妻子有些慌張道。

劉正風怒髮衝冠,大喝一聲道:「姓丁的,你若是敢動我家人一根汗毛,今日你嵩山派所有弟子皆身為肉泥,我衡山派還不是你嵩山派可以任意凌辱的,你若想對付我衡山派與眾位江湖豪傑,恐怕還不夠能耐。」

「丁師兄,左盟主阻止劉師弟退出江湖,這是一件大好事,可是你挾持他的家眷威脅與他,卻未免太過下作。」

嵩山派的所作所為就連原本贊成左冷禪阻止劉正風金盆洗手的定逸師太都看不過去了,她本就是一個寧直不彎,正義感十足的人,所以第一個站出來指責道。

「不錯,禍不及妻兒,丁師兄此舉欠妥。」岳不群自然也不甘落後。

托塔手丁勉作為嵩山十三太保之首,嵩山派的第二號人物,近期武功突破瓶頸,達到了絕頂巔峰境界,所以說話也是傲氣凌人,底氣十足。

「丁某也不想出此下策,嵩山派絕對不敢與衡山派作對,更不敢得罪在場的英雄豪傑。只是左盟主一再交代,讓劉師兄金盆洗手儀式暫緩,可劉師兄卻一意孤行,而且挾持我費師弟,丁某豈能干休。」

丁勉武功大進,自認為已經不懼岳不群,所以直接掃了定逸師太與岳不群的臉面,強硬地說道。

「劉某絕對不敢挾持貴師弟,只是希望左盟主答應在下一家推出江湖,從此不再過問江湖之事。」劉正風語氣有些軟,畢竟妻兒在別人的劍下,不得不低頭。

丁勉沒有理會劉正風,向眾多江湖豪傑一抱拳,高聲道:「非是我嵩山派盛氣凌人,只是劉師兄的此次金盆洗手關係到五嶽劍派與江湖正道的安危,所以左盟主才親自下令,命丁某與費師弟前來阻止。」

「此次劉師弟退出江湖,是個人之事,與我五嶽劍派與江湖正道有何關聯?」定逸師太不解道。

丁勉望著一眾疑惑的江湖大佬,得意一笑,學著教書先生的口吻,賣弄道:「諸位英雄試想一二,劉師兄正值壯年,又貴為衡山派副掌教,在江湖中地位極其崇高,為何會突然宣布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據我嵩山派潛伏與黑木崖的密探所報,劉師兄與魔教勾結,恐怕這一推出江湖立馬就投奔了大魔頭東方不敗,到時候對江湖正道是一個天大的危害。」丁勉吐出一個爆炸性新聞,將一眾江湖大佬與英雄豪傑全部震尿了。

「姓丁的,你莫要血口噴人,劉某的為人眾所周知,我從未見過那魔教教主東方不敗,又如何會背叛正道,投靠魔教。」劉正風憤怒的反駁,這嵩山派也忒無恥了,直接扣這麼大屎盆子在他頭上。

「這是我嵩山派花了巨大的代價查出來的情報,定然不會有錯,既然劉師兄否認,那我請問一句,你可認識那魔教光明右使曲洋?」丁勉開口問道。

劉正風心中一沉,該來的還是要來,嵩山派這是抓了他的死穴,雖然他與曲洋只是音律之交,但其他人如何會信。若是一般人,恐怕就會直接否認,但劉正風一向很有原則,又豈肯撒謊欺騙,定然不會抵賴。左冷禪正是看透了劉正風的性格,才會如此安排。

「不錯,劉某不止認識曲大哥,而且還與曲大哥是唯一的知己好友。但我與曲大哥乃是君子之交,在一起僅僅只是切磋音律,從未泄露我五嶽劍派之機密。」劉正風大方的承認。

令狐沖與岳不群腦子一麻,這劉正風性格太直了,被嵩山派死死地套住了,站在了大義的崇高位置上,死死地按住了劉正風,難以翻身。

「劉師兄承認便好,這曲洋作為魔教的光明右使,身份崇高,在魔教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魔教的核心人物之一。你與他相交莫逆,來往甚密,卻說只是切磋音律,當我們五嶽劍派與天下的的英雄都是傻子嗎?」丁勉大聲道。

「劉師弟你好糊塗,魔教之徒陰險狡詐,那曲洋與你刻意結交必定是圖謀不軌,你怎能與他同流合污呢。」定逸師太一向是嫉惡如仇,對劉正風與曲洋結交,那是滿臉的恨鐵不成鋼。

令狐沖暗罵一聲,從懷中掏出一條黑色面巾綁在臉色,情況萬分緊急,劉正風與曲洋這對笑傲江湖世界第一基友天團曝光了,他得必須做好準備,隨時出手救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