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七十一章嵩山派來砸場子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空穴來風。如此便能肯定,我林家的確有一本絕世武功秘籍。林平之心中推算,自己從小到大也沒有聽說過這本辟邪劍譜,定然是被父親林震南藏在了某個地方,極有可能就在老家的儲藏室。當初林震南曾說過,等林平之...

木高峰與余滄海交手十數回合,強行帶走了本想與岳靈珊敘舊的林平之。而林平之在劉正風府邸外被余滄海輕易制住,連一點反抗都做不到,心中已經明了,自己與余滄海的武功相差太遠,若是想要解救林震南夫婦,僅靠自己,那是難如登天,必須得藉助外力。

而眼前的木高峰,能夠與余滄海那老賊相抗卻不落絲毫下風,並能從容得帶著他逍遙的離開,可見這個駝背的武功深不可測,若是能夠利用得好,定然是對付青城派的一大助力,救出林震南夫婦也希望大增。

經歷了家破人亡,滅門事件,林平之早已不是以前那個只憑一腔熱血義氣,衝動莽撞的性子。他原本就天資聰穎,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礪,性子沉穩了不少,而對人性也看得很透徹。

而木高峰肯帶他來救人,定然不是因為我林平之救過他,這個老駝背,雖然武功高強,但是心胸狹隘,眥睚必報,恩將仇報對他來說便猶如家常便飯一般。僅僅為了這個原因便答應幫他對付青城派余滄海,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木高峰這個老駝背奸詐如狐,他肯答應幫忙必然是有所圖謀,而自己現在家破人亡,並沒有任何能夠打動他的條件。雖然曾許諾給他一半家財,但看這老駝背的神色便知道根本沒有動心,他一個塞外的孤家寡人要這麼多財產也沒有用處,更沒有功夫去大理。

如此說來,這個老駝背定然也是與余滄海一樣,看上了林家的辟邪劍譜。余滄海這個老畜生老謀深算,既然這樣大費周章對付我林家,就必然不會空穴來風。如此便能肯定,我林家的確有一本絕世武功秘籍。

林平之心中推算,自己從小到大也沒有聽說過這本辟邪劍譜,定然是被父親林震南藏在了某個地方,極有可能就在老家的儲藏室。當初林震南曾說過,等林平之結婚生子之後便允許他觀看祖傳的遺物。

木高峰想要林家的辟邪劍譜,而林平之也將計就計,表現一副血海深仇,視死如歸的樣子,將木高峰引上鉤,借他的力對付青城派掌門余滄海。

於是,小林中,木高峰裝作被林平之的孝心感動,答應幫他救回林震南夫婦。只不過這個老駝背缺乏鍛煉,演技實在不怎麼好,林平之清楚地感覺得到他的口不對心。只是這些都不重要,目的已經達到。

兩人偷偷潛回衡山城,尋找時機。

……

轉眼間,已到正午,劉正風所邀請的江湖大佬與一眾英雄豪傑都陸陸續續地趕到劉府,獨缺衡山派的掌門莫大先生與嵩山派沒有到常

吉時已到,劉正風起身對眾位江湖豪傑抱拳行禮,朗聲道:「多謝各位江湖同道賞臉,光臨劉府,參加兄弟我的金盆洗手大會。」

一眾江湖豪傑紛紛起身還禮。

劉正風雖然貴為五嶽劍派之一的衡山派副掌門,卻待人隨和,沒有架子,在江湖上人緣頗好,僅次於岳不群,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英雄豪傑前來捧常

「諸位兄弟想必已經知道,劉某此次邀請眾位江湖同道前來,正是要退出江湖,從此不再過問江湖之事。」劉正風鄭重的說道。

眾人雖然早已知道,但真正從劉正風嘴裡說出來,還是引起了一陣騷動。尤其是恆山派定逸師太,對劉正風此舉甚為不滿。劉正風貴為五嶽劍派之一的衡山派副掌教,是正道扛鼎之人,一旦退出江湖,對五嶽劍派的影響甚大。

劉正風取出一個印章,正是前不久花重金,托關係向朝廷買的一個小官的官櫻他左右掃視一眼,對眾人道:「諸位兄弟想必不知,前段時間已經封兄弟我做了一個小官,這個便是官櫻這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為朝廷辦事,自然要循規蹈矩,嚴守戒律。」

「但身為江湖中人,自然要以義氣為先,若到時與國法相悖,豈不是讓兄弟左右為難,所以兄弟我決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從此不再過問江湖之事。衡山派有師兄莫大先生,定然有條不紊,安然無憂。少我一個,也無甚大礙。」

「兄弟今天退出江湖,從此便是朝廷命官,不在是江湖中人,更不會再過問江湖之事。當然,眾兄弟有空依然可以來我劉府做客,兄弟我必將掃榻相迎。」劉正風命人在大廳擺上香爐金盆,緩緩走到跟前,伸出雙手,就要往盆里放。

「劉師兄且慢1

一聲中氣十足的暴喝聲從劉府大門傳來。

劉正風與一眾江湖豪傑不約而同的往廳外望去。只見兩個威武霸氣的身影帶著一幫弟子門人破門而入,大步地邁進。正是嵩山派的十三太保托塔手丁勉與大嵩陽手費彬帶著一幫嵩山派弟子到了。

屋檐上的令狐沖盯著帶頭的兩位太保,暗自嘀咕,老岳不是說有三位太保來砸場子嗎,怎麼少了一位。

望著來勢洶洶的嵩山眾人,劉正風心中一突,暗叫不好,今次退出江湖的計劃恐怕沒有那麼順利了。

果然,只見大嵩陽手費彬從懷中掏出一面令旗,對劉正風道:「小弟奉左盟主之令,命劉師兄暫緩金盆洗手。所以還請劉師兄將今日的金盆洗手大會延期舉行。」

「左盟主此意正好,劉師弟乃我五嶽劍派之棟樑肱骨,逍遙自在,又何必去做那朝廷的小官,受人制約。」定逸師太見左冷禪派人阻止劉正風退出江湖,心下大喜,急忙站出來表態道。

劉正風作為五嶽劍派的重量級人物之一,若是從此退出江湖,不在過問江湖之事,對五嶽劍派也是一個不小的損失。所以定逸師太很不贊成劉正風金盆洗手,只是礙於身份,不好直言。如今五嶽盟主親自下令,她自然雙手贊成。

劉正風沉默片刻,毅然堅定道:「劉某金盆洗手,決心已定,退出江湖之事已成定局,從此便不再過問江湖之事,還請費師弟體諒,左盟主之令,恕劉某不能相從。」

「劉師兄,這面令旗可是當初五嶽劍派掌門一共鑄造,代表五嶽劍派盟主親臨,你竟敢抗命不遵。」費彬大怒道。

我擦,劉正風要悲催了,嵩山派的兩個太保來砸場子了,還好有我令狐沖在這裡,不然這劉家就徹底沒戲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