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六十七章老岳的臉發綠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就算是現在的他見著那小祖宗恐怕也得退避三舍,你說你們兩個僅僅一流境界的傢伙竟然敢去挑釁,那可真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師傅,我與羅師兄完成您交代的任務后趕到衡山城,正準備進回雁樓...

黎人才是一個徹底的悲劇,出場還沒露兩下臉,就被令狐沖廢掉了武功,雖然保住了一條小命,但一個武功盡失的廢人,下場又能好到哪裡去。

當然,黎人才能夠留下一條小命,自然是令狐沖故意放水了,否則以令狐沖的武功修為,若要鐵了心殺他一個一流中期的小高手,就好比是三隻手夾田螺,簡直十拿九穩,比切豆腐還要簡單。

黎人才被令狐沖廢掉內力,武功盡失,又被令狐沖狠拍了一下,全身骨頭都散了架似的,站都站不穩,好不容易強撐一口氣爬回了劉正風的府邸,差點就昏死過去了。

原本一身奢華飄逸的青城派特製錦繡青衫已經徹底變成乞丐裝,黎人才抱著余滄海的大腿哭得那個稀里嘩啦,良久才顫聲道:「師傅,弟子被那華山派令狐沖打廢了,羅師兄也被他殺害了。」

「什麼?」余滄海臉色大變,急忙問道:「究竟怎麼回事,你快把事情說清楚1

余滄海心中暗暗罵娘,這兩個關門弟子是什麼德行,他自然一清二楚。當然是他倆不知死活前去招惹令狐沖那煞星,自食其果了。

你們兩個傻帽,明知道那令狐沖武功深不可測,遇到了不趕緊躲,還敢去前去招惹,這不是自己找死么。死了也沒人收屍。

余滄海原本就是絕頂後期境界的武學宗師,動用了青城派的傳世底蘊后,武功戰力已經提升到絕頂巔峰境界,只要不惹那幾個絕世境界的老怪物,在當今江湖已經可以橫著走了。

可就算如此,面對令狐沖他內心還是充滿陰霾,難以克服心中恐懼。

就算是現在的他見著那小祖宗恐怕也得退避三舍,你說你們兩個僅僅一流境界的傢伙竟然敢去挑釁,那可真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師傅,我與羅師兄完成您交代的任務后趕到衡山城,正準備進回雁樓吃飯,卻見到那個令狐沖正在調戲一個美貌的小尼姑,您一向教導我們闖蕩江湖要行俠仗義,羅師兄便仗義出手,卻被那令狐沖打死了,師傅您一定要替我們做主埃」

「我擦,這小子居然敢侮辱我的人格,董兄,你說我令狐沖像是那種調戲小尼姑的男人么?」藏身屋檐上的令狐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東方不敗掩嘴一笑,沒有作答。

黎人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靠近余滄海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師傅,那個令狐沖受了重傷,恐怕已經是個廢人了。」

原本心中惶恐,底氣甚為不足的余滄海聞得此言臉色迅速大變,急切地小聲問道:「傷得重不重,是否確定?」

「師傅放心,弟子親眼所見,他連走路都需要別人攙扶,而且感受不到一絲內勁,絕對是受了極為嚴重的內傷,甚至可能已經廢了。」黎人才同樣小聲道:「他用盡了最後的功力,殺了羅師兄,重傷了我,而後就脫力昏死過去,被一個中年人救了。」

天大的好事啊,余滄海差點忍不住仰天長嘯,原本他對令狐沖的武功頗為忌憚,可如今竟然得之令狐沖武功近乎全廢,這可是絕好的大機緣埃

傷到這種地步,就算有天材地寶,想要恢復,起碼也要半年以上的時間,他余滄海又豈會給這個恨之入骨的華山弟子修養的生機。定然要先下手為強,斬草除根。

斬草要除根,若是能趁機做掉令狐沖,那他以後就可以高枕無憂,再也不用擔心華山派了,整個華山派除了那個深不可測的大弟子令狐沖,其他人根本就難入他的眼。他如今武功大進,就算是前幾年與他不相伯仲的岳不群也不足為懼了。

余滄海迅速掉過頭,姿態擺得很高,對岳不群厲聲道:「岳掌門,你的弟子令狐沖不僅廢了我徒弟的武功,更是殺害了我最寵愛的關門弟子,這件事情若是不給個解釋,我青城派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躲在屋檐上看熱鬧的令狐衝心中大罵一聲,這個不要臉的老東西,怕他怕得要死,一聽說他重傷難愈后馬上就得瑟起來了,看這個樣子是打算趁我病要我命啊,看來要好好謀劃一番,認真陪他玩玩了。

「余觀主,沖兒雖然頑劣,但從沒有殺害過正道同仁,這事可能有些蹊蹺,待岳某查清之後定然會給余觀主一個說法。」

岳不群走到黎人才跟前,右手搭上他的脈搏,一股紫霞功力輸入他的體內探查一番,果然是功力盡失,武功被廢了。

這個大弟子真是讓他又愛又恨啊,到處惹是生非,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還好是我老岳在,要是換其他人,又怎能搞得定如此多的江湖大佬。

「余觀主,岳某可否詢問令徒幾個問題?」在徵得余滄海的同意后,岳不群對黎人才問道:「黎少俠說沖兒在回雁樓調戲一個貌美小尼姑,可有憑證?」

黎人才眼珠一轉,見到旁邊一位神色微怒的中年尼姑,眉宇間帶著濃濃的殺氣,似乎對這事很在意,他腦子一轉,想到一個點子,於是回答道:「確有此事,回雁樓眾多江湖同道親眼所見,那小尼姑生的貌美如花,清麗脫俗,一身粉衣,看穿著,似乎是北嶽恆山派的弟子。」

聽得此言,定逸師太大怒,正要出聲,卻被天松道人搶先一步道:「我早說過,華山弟子令狐沖與那淫賊田伯光勾結,脅迫了恆山派的儀琳師侄,事實確鑿,岳師兄,我想你應該清理門戶,剷除這等奸詐之徒,還我五嶽劍派一個朗朗乾坤。」

「岳師兄,令狐沖現在究竟在何處,何不將他找出來與黎少俠對質。」聞得此言,原本就強壓怒火的定逸師太再也淡定不了,對岳不群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定要讓令狐衝出來解釋清楚。

岳不群臉色平靜,內心卻一片翻滾,這小子也太會惹事了,得罪一個還不夠,居然接二連三的將泰山派和青城派全部得罪了,若是在以前,他定然要好好教訓令狐沖不可。

華山派自氣宗劍宗火拚后傷亡巨大,他老岳精心運謀籌劃十多年,步步為營,嘔心瀝血才勉強讓華山派恢復部分元氣,又豈敢到處樹立強敵。

屋檐上的令狐沖與東方不敗見這江湖中赫赫威名,一向溫文儒雅,風輕雲淡的君子劍,臉色逐漸發綠,隱約有些失控的跡象,大為驚訝,這樣的情景估計一輩子都難見幾回。想來岳不群也沒料到令狐沖這麼能惹事。

東方不敗調笑道:「看來你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你看你師傅那個臉色,都快綠出水來了,等你回去定然要狠狠教訓你了。」

令狐沖也是暗中大罵,黎人才這小子還蠻奸詐,栽贓嫁禍挺有一手,在配合泰山派的奇葩天松道人,簡直是顛倒是非,要將這事情坐實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