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六十六章你為何弄成這副模樣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絕不包容,定然親自清理門戶。」「只是沖兒目前並不在場,所以現在下定論有些尚早,待落實清楚后在來處置也不遲。諸位放心,岳某定然會對各位有個交代。」岳不群大義炳然道。「岳師兄的為人,定逸自然放...

被田伯光狠狠蹂躪過的天松道人情緒激動,義憤填膺,居然當著一眾江湖大佬的面直接爆裂了衣衫,當場就將岳不群、劉正風等人震尿了。

幾位江湖大佬面面相覷,嘴角抽搐,忍都忍不住,紛紛默契地將頭偏過一邊,不敢再看,再看下去恐怕會控制不住,萬一當場笑出聲那就太損泰山派的面子了。

就連一向厚麵皮的余滄海也是被嚇得目瞪口呆,良久才張口低聲爆了句粗口。

望著天松道長胸口那個顯眼的黑色鞋印,一眾江湖大佬全部被震尿了。老早就聽說泰山派有一位道號天松的另類奇葩,其性情堪稱絕世極品,千年難度一見,威震四海,大名傳遍江湖。

據說這個天松道人還是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的小師弟,是其師最後一個關門弟子。岳不群與劉正風幾位原本就屬於五嶽劍派頂尖的強者還好一些,畢竟五嶽劍派同氣連枝,相互間往來也甚為密切,或多或少也對泰山派這個極品有些免疫力。

而青城派掌門余滄海與幾個前來捧場的江湖名宿就被徹底震尿了,今兒個見到真人,果然不同凡響,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甚聞名埃

你說你好歹也是一個傳世門派的前輩,武功盡然如此不濟,竟然被一個臭名昭著的採花賊羞辱到這種地步。打不過也就罷了,竟然不知廉恥,不但不知道遮掩,反而還在眾多武林同道面前露了肚皮。

泰山派的臉都要被天松道人丟盡了,怪不得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從來不與天松道人一同行事。

也不怪眾多名揚江湖多年的大佬吃驚,主要是天松道人太過極品了,被田伯光淫賊欺負了還不算,竟然還把那個恥辱的鞋印子留在身上,你說你換件衣服或者擦乾淨也好埃

不擦也就算了,把那件衣衫丟了就是了,可他竟然還原封不動的穿在身上,更不可思議的是居然還在眾位武林同道面前爆出來,這可真是讓泰山派名譽掃地。

若是被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看到,不知會不會當場吐血,會不會欺師滅祖,大罵他師傅晚年不保,腦子壞掉了,才會收了這麼個極品徒弟。

眾位江湖大佬對天門道人感到深深的同情,你師傅前世造了多少孽,所以才會給泰山派留下這麼個極品,有這樣一朵奇葩,泰山派還想要有什麼發展,還能有什麼潛力嗎?

「喂,令狐兄,你該不會真和那個田伯光一起欺負了這位泰山派的天松道人吧?」屋檐上的東方不敗也被天松道人的表現逗樂了,低聲對身旁的令狐沖打趣道。

令狐沖也是一臉哭笑不得,饒是他神經大條,也被這位天松道人的表現深深地震撼了,簡直是挑戰了他的極限,不服不行。

「我親眼所見,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與那淫賊田伯光在回雁樓同桌飲酒,還脅迫了一個眉清目秀的恆山派小尼姑一起吃喝。」天松道人一臉肯定道。

「什麼?田伯光那惡賊抓了我們衡山派的弟子?天松師兄,你所說的可是一個年方二九,柔柔弱弱的粉衣女尼。」原本還在偷樂的定逸師太有些淡定不下去了,天松道人所說的恆山弟子很有可能就是早就應該抵達衡山城的儀琳。

「不錯,正是一個自稱儀琳的恆山派弟子,我親眼所見她與那淫賊田伯光和令狐沖共坐一席,定然是被他們脅迫的。」天松道人信誓旦旦道。

定逸師太原本就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在加上儀琳又是她最喜愛的弟子,哪裡能夠忍耐的住,她強壓怒火對岳不群道:「岳師兄,這件事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令狐師侄何在,不如讓他出來與天門道兄當面對質一番。」

「我大師哥現在根本不在這裡,如何出來解釋,你們不要聽信天松師叔的一面之詞,就確定我大師哥做了壞事。」岳靈珊不服氣天松道人將令狐沖定位成淫賊一黨,便站出來頂嘴道。

「靈珊,不得對各位師叔無禮1岳不群轉頭呵斥一聲,便對定逸師太道:「定逸師姐放心,若是沖兒真的做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岳某絕不包容,定然親自清理門戶。」

「只是沖兒目前並不在場,所以現在下定論有些尚早,待落實清楚后在來處置也不遲。諸位放心,岳某定然會對各位有個交代。」岳不群大義炳然道。

「岳師兄的為人,定逸自然放心,既然如此,便等令狐沖這小子回來解釋。」

定逸師太對老岳的人品還是非常敬重的,「君子劍」這個稱號在江湖中絕對是一塊響噹噹的金字招牌。

令狐沖一陣冷汗,這定逸師太變臉也太直接了吧,剛還是令狐師侄,立馬就變成了令狐沖這小子了。

屋檐上的東方不敗小聲道:「令狐兄,你那個小師妹對你挺信任的,不過你似乎有麻煩了,看來老尼姑與泰山派那位奇葩的表情,定然是對你極度不滿呀。」

令狐沖撇撇嘴,滿不在乎地說道:「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我令狐沖從小到大就沒燒過麻煩,現在依然如此,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董兄,安心看戲,好戲要開場了。」

有岳不群出面擔保,此事本應該告一段落,畢竟老岳在江湖上的信譽還是杠杠的,幾乎沒有人會駁他面子。

只是老天似乎並不打算讓令狐沖好過,一個滿身灰塵,慘兮兮的劍客打扮的青年武者被劉正風的僕人攙扶著,滿步蹣跚地走進劉府豪華大氣的會客大廳。

「師傅,您要為我們做主啊,羅師兄被人殺了。」青年武者剛踏入大殿,就對著余滄海的方向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嚎。

余滄海本來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優哉游哉的看戲,卻被這一聲熟悉的慘嚎聲給驚醒了。好一會才發現,原來眼前這個衣衫破爛,一身灰塵的男子是他第關門弟子,他快步走到青年男子的身旁,抓住其雙肩,驚訝道:「人才,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弄成了這副摸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