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六十五章悲憤的天松道人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誰,稍微整理了一下,便隨著夥計抵達了東方不敗的房間。東方教主似乎一夜未睡,眼眶微漲,眼角微紅,不過卻早已在桌上擺滿了早點,邀請令狐沖一起享用。令狐沖自然不會跟她客氣,對她打了聲招呼,伸手就抓起一...

今夜星光黯淡,整個衡山城都被一片漆黑籠罩,一個黑影踏著絕世輕功,無聲無息,悄然的從劉正風的府邸翻出,正是與岳不群商議大半夜的令狐沖,他速度奇快,眨眼間便消失在黑幕中。

令狐沖沿著原路返回了瀟湘苑,東方不敗早已安排人為他準備了廂房,當然,東方教主的房間是不要想進了。

剛一邁進瀟湘苑的大門,老鴇就親自過來接待,安排夥計帶領著令狐衝到客房休息,有東方不敗的吩咐,老鴇自然不敢怠慢。這家青樓是日月神教的地下產業,主要是監視衡山派與江湖人士的動靜。

「令狐公子,這是我們最頂級的天字型大小客房,只對重要客人開放。不打擾您休息了,小人先行告退,有任何吩咐請喚小人前來伺候。」一身青衣的夥計恭敬道。

令狐沖擺擺手,讓他退下,教主果然對他相當看重埃這個夥計絕對是日月神教的核心弟子,一身修為已經達到江湖一流之境,在這瀟湘苑中也定然是重要人物,卻來鞍前馬後伺候他。

這廂房布置不錯,古色傳香,韻味十足,有內涵,不比東方不敗的那間差。他將衣服一甩,光著膀子就鑽進了被窩,要好好養足精神,明天還有重頭戲。

不一會,輕鼾響起,便已經沉睡過去。

……

一夜過去,天色大亮,一縷陽光照進屋內,古韻熒光,非常迷人。

「咚咚1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令狐沖緩緩睜開雙眼,起身穿扮好,打開了房門。

昨天的夥計端著清水,帕子供令狐沖洗漱,並言隔壁房間有一位客人請他過去一敘。

他自然知道夥計所說的客人是誰,稍微整理了一下,便隨著夥計抵達了東方不敗的房間。東方教主似乎一夜未睡,眼眶微漲,眼角微紅,不過卻早已在桌上擺滿了早點,邀請令狐沖一起享用。

令狐沖自然不會跟她客氣,對她打了聲招呼,伸手就抓起一個白白的大饅頭,狠狠的咬下去,腦海中不覺想起了昨日夢中的吃饅頭的情形,竟然有些沉迷了。

東方不敗盯著令狐沖那副淫蕩的表情,大感不自在,尤其是那隻大手狠狠抓著大饅頭啃咬,讓她不自覺想起昨日那羞人的一幕,胸口竟有些微熱。

「劉正風今日舉辦金盆洗手大會,眾多江湖名宿都將到場,令狐兄,不如我們去湊個熱鬧。」東方不敗壓住了胡思亂想的念頭,對令狐沖道。

「好啊,不過我覺得我們就這樣過去有些不合適,今天劉正風的金盆洗手大會一定很有激情,躲在暗中會比較有看頭。」令狐沖啃完手中的饅頭,提議道。

「哦,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的進去呢?令狐兄也是名門正派弟子,更何況你師傅岳不群定然也會到場,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呢?」東方不敗微笑道。

「就是這樣更不能現身嘛1令狐沖一拍大腿,悻悻道:「你也知道我師傅號稱『君子劍』,什麼是君子?君子就是不知變通的老頑固,要是被他發現我在這裡,肯定會揍我,或許還要被罰面壁,很慘的1

東方不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原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看來岳不群這個君子劍教徒弟的方式還挺到位。

最終還是拗不過令狐沖,兩人喬裝打扮一番,潛藏在了劉正風府邸一處屋檐上,等待著好戲開常

劉正風作為傳世門派衡山派的副掌教,身家自然不菲,整個劉府建造得豪華大氣,富麗堂皇,金碧輝煌。

今日,是劉正風金盆洗手的日子,他為這一次大會謀劃了許久,邀請了眾多江湖同道前來做個見證,想要徹底退出江湖,不在過問江湖之事。到時候就可以光明正大與曲洋一起,潛心研究音律。

在劉正風的會客大廳,華山派掌門岳不群,恆山派三定之一的定逸師太,青城派掌門余滄海等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絕頂高手就坐一堂,品茶論道,相互寒蟬。

「今日是劉師兄金盆洗手的大日子,嵩山派與泰山派的師兄怎麼還不見出現?莫不是劉師兄忘了通知?」定逸師太出聲對眾人道。

「五嶽劍派同氣連枝,按理說早應該到場才對埃莫非劉掌門當真忘了通知兩派?」余滄海也介面道。

「豈敢豈敢,劉某文書早已傳達左掌門與天門道兄手中,或許是嵩山泰山兩派的師兄有事情耽擱了,無甚大礙1劉正風打著圓場,心中突然出現一股不祥的預感,看來今天的金盆洗手並不會太順利埃

正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泰山派的天松道人腳步絮亂,衣衫不整,滿臉狼狽的出現在大廳。

「天松道兄,為何如此模樣,莫非遇到了魔教宵小之徒的襲擊?」

定逸師太等一干人等見天松道人狼狽的模樣,大為震驚,不由紛紛開口相詢。

不待眾人詢問,便筆直地走向岳不群,質問道:「岳師兄,你的弟子令狐沖與淫賊田伯光勾結,打傷我泰山派眾多精英弟子,這事,你要給我泰山派一個交代。」

「天松師兄,小徒雖然頑劣,但在原則上並無問題,大是大非方面還是分得很清楚的,斷然不會與邪魔外道勾結,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岳不群面不改色,沉穩淡然道。

老岳臉色雖然若無其事,心中卻是暗怪令狐沖昨夜不先說清楚,你這個混小子,將泰山派的人打了也不提前說一聲,現在別人興師問罪來了,為師一點準備都沒有,若不是涵養不錯,恐怕立刻就得落入下風。

或許是岳不群表現的太過淡定,一副大義稟然的模樣讓人增添了不少印象分,定逸師太也站出來力挺華山派,介面道:「岳師兄說得不錯,令狐師侄貧尼也曾見過,是一個重情重義、嫉惡如仇的好苗子,這其中或許真有什麼誤會。」

「就是,我大師哥才不會和那個什麼淫賊一起呢,肯定是天松師叔搞錯了。」岳靈珊對令狐沖一向崇拜,自然不喜歡別人詆毀令狐沖。

天松道人呼吸急促,情緒激動,肺都要氣炸了,一把撕開外衣,露出內杉,胸口上的一個大大的黑色鞋印異常顯眼,他悲憤道:「我親眼所見,豈能有假,這就是那淫賊給我的羞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