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六十二章摸了教主的咪咪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令狐沖兩眼朦朧,似乎被打攪了美夢很不爽,隨意道:「哎呀,別鬧了董兄,兩個大男人睡一張床有什麼關係,趕緊睡吧。」說罷,令狐沖又往枕頭上一倒,準備酣然入睡。「不行不行,我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

日月神教,被江湖人士稱為江湖第一大教,教中高手如雲,人才濟濟。又因教中之人行事詭異,全憑個人喜好,直來直往,不受世俗禮儀約束,經常一言不合便與人生死決鬥,部分教眾手段狠辣,多造殺孽,故被江湖中人稱為魔教。

近百年來,日月神教風頭正盛,勢力極度擴張,壓得以五嶽劍派為首的名門正派不得不攜手共進,互為聯盟,用以對抗日月神教。

現任教主東方不敗,野心勃勃,智謀超群,武功修為更是冠絕天下,幾乎戰遍天下無敵手。在她的帶領下,日月神教勢力與影響力達到了歷史絕巔,劍令所指,群雄莫敢不從。

不知不覺,坐上教主之位已經十一年了,從剛開始兩年的亢奮,到後來的平靜,再到後來的麻木,東方不敗越來越覺得空虛與孤獨。沒有知己朋友,連手下的心腹都畏懼她,在她面前戰戰兢兢,從不敢多言,江湖中人更是聞其名而臉色變,她化為了江湖中最兇殘的大魔頭。

尤其近兩年,作為傲視群雄,號令天下的東方教主越來越冰冷迷茫,越來越深的孤獨在環繞著她,讓她無所適從,時常扣心自問,這種生活真的是她想要的嗎?為何始終感受不到內心深處有一絲欣喜。

為了排解孤獨,她經常獨自離開黑木崖,喬裝打扮,混跡江湖,她或邪或正,時而化身青樓艷壓天下,驚世絕倫的美麗花魁,時而扮作一個飽讀詩書,滿腹經綸的柔弱書生,遊盪天下,只為尋找那失去的歡笑。

終於,在似水年華遊戲人間的時候,遇到了令狐沖這個極品裝逼男。熱血,衝動,正義,**,這四個詞是東方教主對令狐沖的初次評價,讓這個與眾不同的華山派小弟子在她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貼身侍女玉娘為情所困,竟然對她下毒,讓她實在難以接受,而且那個嵩山派男子僅僅只是利用她,甚至還想殺她滅口。可是,最後玉娘還是選擇將匕首刺入自己腹中,帶著對愛情的美好嚮往,離開了這個塵世。

一份在她看來是絕對錯誤的愛情,竟然可以讓身邊最親近的人無悔地付出生命,這東方教主心靈震動極大,半夜,一個人離開了思過崖,竟然又遇到了那個多管閑事的華山派弟子。

第一次偷酒喝,第一次唱歌給別人聽,第一次花前月下,起舞弄劍,開懷大笑,暢談人生,第一次對男子產生異樣的情愫。太多的第一次讓她深深陷入,不能自拔。

而今,東方教主潛意識中已經將令狐沖當做了紅塵中唯一的一個知己,甚至是情人,只是她不是一個善於表達感情的人,只能強壓在心頭。

古色生香,幽靜空靈的客房中,令狐沖不斷的為東方不敗夾菜添酒,痛快暢飲,大談近期所遇的江湖趣事,使出了渾身解數,將東方不敗逗得忍俊不禁,掩嘴輕笑。

這一次對飲,兩人徹底放開了心防,痛快的暢飲,不去用內功真氣強行壓制酒意。令狐沖對東方不敗自然是絕對放心,而東方教主也潛意識中將令狐沖當成了最親密的人,兩人暢飲高歌,氣氛愈加融洽。

不知喝了多少美酒,東方教主終於臉色通紅,醉眼迷離,昏昏欲睡,而令狐沖也是雙腿打著擺子,思維混亂,口齒吐字不清。

二人都沒有刻意控制,又幹了兩壇美酒,東方不敗終於不支,趴在了桌上,昏昏睡去,而令狐沖卻勉強還有些自主意識,起身搖搖晃晃地走到東方不敗身前,伸手環抱其細腰,攙扶著東方教主躺倒床上。

胡亂地為東方不敗蓋好被子,意識不清的令狐沖正想起身,卻突然一陣天旋地轉,雙眼一黑,順勢倒在了東方教主的身上,沉沉的睡去。

……

夜幕降臨,外面的天色也逐漸漆黑一片,大街上的燈籠已經高高掛起,微弱的燭光照亮大地。東方不敗緩緩地睜開雙眼,蘇醒了過來,畢竟是絕世巔峰高手,身體素質遠非一般人可比,醉成這樣,普通人至少得昏睡兩天兩夜,還不一定能清醒,而我們的東方教主僅僅四個時辰便完全恢復了意識。

剛剛清醒的東方教主感覺身上壓著什麼東西,重重地導致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胸部的敏感部位竟然還被什麼東西握住了。突然,她猛地瞪大了雙眼,一股微弱的男子呼吸聲在耳邊響起。

東方不敗猛地坐起身,就著微弱的燭光憤怒的往床頭一看,一個眉清目秀,英氣逼人的青年男子躺在他的身邊,似乎做了個好夢,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煞是滿足。

「起來起來1

東方不敗害羞一陣后,終於回過神來,一把將令狐沖拖起來,將他拍醒。

想著剛才的情景,東方不敗俏臉一陣通紅,我堂堂日月神教教主竟然被一個青年男子抱著睡了一晚上。同處一室,同睡一張床也就罷了,連胸部最敏感的地方也被摸了,這讓教主情何以堪,豈不惱羞成怒。

「快起來,令狐沖,你怎麼會睡在這裡1東方不敗羞怒不已,急聲問道。

令狐沖兩眼朦朧,似乎被打攪了美夢很不爽,隨意道:「哎呀,別鬧了董兄,兩個大男人睡一張床有什麼關係,趕緊睡吧。」

說罷,令狐沖又往枕頭上一倒,準備酣然入睡。

「不行不行,我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你不能睡這裡1東方不敗再次將令狐沖拉起來,堅決道。

而再次被打擾美夢的令狐沖似乎有些很不耐煩,道:「董兄,兩個大男人你怕什麼,還怕我摸你嗎?你要是覺得吃虧你就摸回來吧,來呀,隨便摸1

望著令狐沖睡眼朦朧,張開雙手一副任摸的模樣,東方不敗更是又羞又怒,運起功力,一腳將令狐沖踹下了床。

摔倒床底的令狐沖似乎清晰了一些,爬起來就走向房門,邊走邊含糊不清地自言自語道:「真是掃興,我正在和教主花前月下,遊山玩水呢,東方姑娘還請我吃饅頭,又大又軟,香噴噴……」

拉開房門,令狐沖踏步而出,走了幾步,猛然身軀一震,徹底清醒過來,我剛才似乎是從東方姑娘的床上滾下來的,這麼說我抱著東方姑娘睡了很久?

天吶,原來不是在做夢啊,夢中那又大又白,又香又軟的大饅頭莫非是……

令狐沖兩腿打著擺子,突然有一種要仰天狂嘯的衝動,他娘的還有沒有王法,我竟然摸了教主的咪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