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六十一章令狐沖這小子要發達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傑,我便來湊湊熱鬧。」東方不敗突然覺得內心有些不自然,腦袋偏向一旁,輕聲回道。難道我會說是有些想念你了,特意跟著曲洋到衡山城來么?近段時間,東方不敗的情緒越來越混亂,一直把自己關在房...

經過東方不敗與曲洋二人精純的真氣灌溉,加上日月神教最後一顆絕世神葯龍虎陰陽丹的滋補,令狐充沖內傷已愈,臉色也恢復了紅潤,整個人神采奕奕,器宇軒昂。

曲洋雖然因禍得福突破了瓶頸,但因為內功真氣損耗太大,差點傷了根本,所以依然還在打坐,借著令狐沖輸入其體內的紫色真元,瘋狂貪婪地吞噬周圍的天地元氣入體,在體內大周天循環運轉,緩緩恢復。

令狐衝起身落地,沒有打攪運功中的曲洋,輕輕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客廳內,東方不敗英氣勃發器宇軒昂,筆直的立在那裡,煞是好看,看著令狐沖踱步而來,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看氣色,令狐兄的傷勢已經無甚大礙了,不如由董某做東,請令狐兄喝一杯如何?」

令狐沖聞言大喜,連忙道:「求之不得,外面太過喧嘩嘈雜,我看不如叫些酒菜到董兄房內對飲暢談一番,豈不快哉1

東方不敗一臉笑意:「既然如此,便如令狐兄所願。」

東方不敗吩咐一聲,很快便有人布置妥當,美酒好菜擺上了桌。

令狐衝心中暗喜,終於逮到機會與東方姑娘同處一室,獨自相處了,待會想辦法多灌她幾杯,然後……嘿嘿!

這是一間上房,房內布置典雅舒適,明凈素雅,古色沉香,充滿了古典風情,詩情畫意,讓令狐沖這種近乎文盲的傢伙在一瞬間感覺自己變成了江南四大才子。

「令狐兄,請1

「董兄,請1

令狐沖與東方不敗面帶笑容,對望而坐,相視一眼,同時舉起酒杯,遙遙相敬,豪爽地幹了一口。

「令狐兄,我見你的內傷甚為怪異,肉身竟整體喪失精氣,受創甚為均勻,似乎不像是被外力所致。」夾了幾筷子下酒菜,東方不敗聊起了令狐沖的傷勢。

令狐沖聞言苦笑一聲,將手中酒杯輕放於桌上,輕嘆一聲,一臉懊惱道:「其實這真是一場意外,說來不怕董兄笑話,這次受傷完全是我自己造成的,若非董兄相救,恐怕就一命嗚呼了。」

「哦?這可是件稀奇事,我還是頭一回聽聞將自己搞成重傷,差點死掉,莫非令狐兄在修鍊一種怪異的絕世武功?」東方不敗好奇道。

「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一般人我絕不告訴她,不過你我緣分匪淺,我也沒把董兄當外人,就如實相告吧。」

令狐沖真誠地直視東方不敗,緩緩說道:「此事說來話長,兩年前,我武功大成,肉身蛻變,產生了變異,丹田中出現了一顆固態能量晶體,我將之稱作金丹,金丹成型后,我功力大進,無論是肉身的防禦,還是內力真氣的恢復速度,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可是這也讓一個很致命的弊端顯現出來。」

「傳說中,遠古時期的驚世奇才在突破到神話境界的時候,丹田中會有極低的機率形成金丹,成為踏破蒼天的蓋世高手。卻不想當今世上竟然還有人有此奇遇,令狐兄果真福緣深厚埃」

東方不敗發出一聲由衷的感慨,作為原著中笑傲江湖世界的第一絕世高手,自然可以接觸一些普通人無法觸及的遠古辛秘,對令狐沖的奇遇大感驚嘆,怪不得可以容納她六層的精純真氣。

「董兄有所不知,施展越高層次的武學,功力的消耗就越大,而丹田內的這顆金丹,所需求的能量也越來越巨大,到最後,已經與恢復的速度持平,不得已,只能將全身功力聚集丹田,不敢輕易動用內力。」

令狐沖長嘆一聲。

擁有武道金丹的蓋世強者,對天地元氣,對能量的要求自然要更高,可是當今之世,神話高手絕跡,絕世高手都只有寥寥幾人,可見天地已經產生巨變,遠不如遠古時期元氣充足,又如何養得起一個金丹強者,這或許還是令狐沖境界低微,若是在高深一些,恐怕就根本補充不了能量了。

「雖然消耗巨大,但每次金丹吸納大量能量之後,都會提出一絲精純的真元滋補肉身,對武者的修鍊好處極大,所以我一直沒有可以壓制。」

令狐沖苦笑道:「前些日子有些奇遇,練成了一門絕世護體神功,卻導致金丹所需能量加大,我體內儲存的內功又不足,便被吸取了大量的血肉精華,導致重傷昏迷,若無董兄相救,恐怕已赴黃泉。」

「如此說來,令狐兄竟然是被自己所傷?這可真是江湖上千百年來都為出過的奇聞啊1東方不敗聞言取笑道。

「董兄莫要取笑了,此次劉正風師叔金盆洗手大典之後,我便回華山思過崖閉關,妥善處理了這個頭疼的問題。」

令狐沖有些訕然,老實說這事確實挺丟人,混跡江湖這麼久,還沒聽聞哪個高手練功將自己練死的。

「不說這個了,董兄如何會來衡山城,若不是董兄相救,我令狐沖可能就徹底掛了。」令狐沖順勢問道。

「近來無聊,所以出來走走,聽聞衡山派舉辦金盆洗手大會,廣邀了各路江湖豪傑,我便來湊湊熱鬧。」

東方不敗突然覺得內心有些不自然,腦袋偏向一旁,輕聲回道。

難道我會說是有些想念你了,特意跟著曲洋到衡山城來么?

近段時間,東方不敗的情緒越來越混亂,一直把自己關在房內靜心思考,這些年的所作所為究竟是對是錯,意義在哪裡,價值有在哪裡。

沉思了許久,最後她悲哀的發現,自己這麼多年所做的一切,竟然是毫無價值。她費盡心機關押了任我行,重奪了日月神教教主之位,位高權重,雄霸江湖,劍令所指,莫敢不從。

江湖地位有了,絕世武功也有了,但最後還不是一個人守著一張冰冷的床沿,無人分享,無人歡笑。天下無敵,統一江湖,真的是我東方不敗想要的嗎?

這段時間,她想了很多,想到失散多年的妹妹,想到了為情自盡的玉娘,想到那個唯一令她內心產生異樣的男子。於是她借著曲洋與劉正風的事情,獨自一人下了黑木崖,來到了衡山城。

劉正風廣邀天下豪傑參加他的金盆洗手大會,令狐沖作為傳世門派華山派的大弟子,自然會跟隨岳不群一同前來助陣,到時候自然可以再次相見。

可以說,東方姑娘完全是為了令狐沖而來的,這小子發達了,日思夜想不就等這一天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