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五十七章曲洋被嚇尿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己小友,只可惜他傷勢過重,已經不治身亡了,曲洋不忍他曝屍荒野,故將他帶回客棧,準備請人安葬。」「既然已經是個死人,那接我一掌應該無礙吧1不等曲洋回答,東方不敗隔空打出一掌,將帆布麻衣打得四分五裂...

曲洋,男,職位為日月神教光明右使,日月神教高管之一,待遇優良,許可權極大,酷愛音律,擅長彈琴,與五嶽劍派之一的衡山派副掌教,擅長吹簫的劉正風是一對趣味相投的好基友。

此次劉正風金盆洗手,危機重重,他作為一個有情有義的好基友豈能袖手旁觀,但自古正邪不兩立,因其身份特殊,所以不敢驚動日月神教眾教眾,獨自一人偷偷下了黑木崖,趕往衡山,暗中相助。

只是近期時運不濟,一路上快馬加鞭,風餐露宿,風塵僕僕趕到衡山城,飯都還沒吃,就被一個賣魚的潑了一身髒水,差點被店小二當成乞丐趕出去。幸好遇到一位還算看得過去的五嶽派弟子相助,否則恐怕要流落街頭餓肚子了。以他的性格與身份,又豈會在劉正風的地盤對一個不懂武功的店小二出手。

可能是他今天註定背時,連個飯都吃不安穩,先是一個不分青紅皂白,不辨是非,武功又不怎麼樣的泰山派極品過來替天行道,結果反而被敵人給收拾了,留下胸口那個巨大的黑色腳印與恥辱,灰溜溜的走了。

一場鬧劇看完,本想終於可以安靜吃個飯,你他娘的那個該死的淫賊與門口相遇的五嶽派弟子又開始了賭鬥,偏偏除他之外,整個回雁樓上上下下全他娘的是江湖八卦圍觀黨,喊得那個撕心裂肺,簡直比兩位當事人還激動。

在嘈雜中吃完飯,正準備離開,卻突然收到了日月神教東方教主的暗號,原來他的一舉一動都在那位高深莫測的東方教主的掌控之中,教主既然已經到了衡山城,他自然得去拜會。

本來這事也就到這裡了了,又突然出了兩個不知死活的青城派弟子,余滄海枉為一代武學宗師,這兩個親傳弟子的武功雖然已達一流之境,卻明顯根基不穩,偏偏極度不自量力,居然挑釁連絕頂高手田伯光都敗在其手下的令狐沖,,這下悲劇了吧,當場依然身死,一人功力盡失,武功全廢。

而這位看得還算過眼的五嶽派弟子令狐沖,卻突然像是極重的內傷複發,甚是危機,作為一個比較有原則的藝術家,他又豈能見死不救,無奈他只好回身將其帶到客棧,一起拜見東方教主,甚至連稍微緩解的時間都沒有,因為,那個人是東方不敗!

來不及掩飾,只得就地尋了一塊麻衣帆布蓋在其身上,拖著令狐沖便去面見東方教主。

……

在一間乾淨的客廳,曲洋恭敬的立在正中央,等候日月神教唯一的大佬,那位神奇而又野心十足的東方教主。

一陣微風飄過,一襲男裝打扮的東方不敗出現在客廳,皓齒蛾眉,朱唇殷紅,英氣逼人。

「屬下參見教主,教主文成武德,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曲洋單膝跪地,恭敬道。

「曲右使,你此番私下黑木崖,可是來私會那衡山派劉正風,你可知正魔不兩立,我日月神教與五嶽劍派積怨已深,實有不共戴天之仇,多年廝殺不知多少前輩高人命喪黃泉,你竟然與劉正風勾搭在一起,是想叛出神教嗎?」

東方不敗面無表情,冷淡道。

「屬下不敢,屬下對聖教忠心耿耿,絕不敢有半點反叛之心,此次前來只是怕嵩山派加害劉賢弟,所以特意前來暗中打探一番,還望教主恕罪。」曲洋語氣洪亮,面不改色,直言道。

「一個正道眼中十惡不赦的魔教長老,居然會與死對頭五嶽劍派之一的副掌門成為好友,甚至還為了他私下黑木崖,除了叛教投奔,我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東方不敗語氣依然清冷嚴肅。

曲洋左手按住胸口,右手朝,對天發誓,自己對日月神教並無二心,這次來衡山相助,純粹是他與劉正風之間深厚的私人感情,甚至願意自費武功以表忠心。

但東方不敗始終不肯聽信於他,要將其帶回黑木崖。東方不敗作為一代梟雄,自然會把所有潛在威脅扼殺於搖籃中,曲洋作為日月神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光明右使,權利巨大,對日月神教的實力劃分,優勢缺陷了如指掌,萬一他叛變投入五嶽劍派,日月神教將損失慘重。

最終曲洋迫於無奈,只有懇求東方不敗寬限幾日,讓他與劉正風見個面,而東方不敗也點頭答應。

就在曲洋以為一切都已經過去的時候,東方不敗卻突然指著躺在角落邊上被帆布麻衣覆蓋的令狐沖,問道:「曲右使,這是怎麼回事?」

曲洋不急不緩,將早已想好的說辭講出來,道:「稟教主,這是我在衡山城認識的一位知己小友,只可惜他傷勢過重,已經不治身亡了,曲洋不忍他曝屍荒野,故將他帶回客棧,準備請人安葬。」

「既然已經是個死人,那接我一掌應該無礙吧1不等曲洋回答,東方不敗隔空打出一掌,將帆布麻衣打得四分五裂,露出真容。

「不要1

曲洋只來得及大叫一聲,卻根本無力阻止,令狐沖已經受了嚴重內傷,若在加上東方不敗這霸道的一掌,恐怕凶多吉少。曲洋對令狐沖頗為欣賞,況且又是五嶽劍派弟子,說不定還與他的好基友劉正風頗有關聯,若是這樣死在這裡,讓他何以面對知己好友。

「令狐沖1

曲洋正在自責,卻猛地聽到一聲驚慌失措的驚呼聲,抬頭一看,頓時被嚇尿了。

東方不敗施展絕世輕功瞬間出現在令狐沖身邊,一臉的焦急驚慌,扶起令狐沖的身體,用力地搖晃,語氣顫抖,竟帶有一絲哭腔,道:「令狐沖,怎麼會是你,為什麼是你!你不要死,我不許你死1

與東方不敗共事多年,從沒見過她情緒如此失控過,東方不敗一直是以冷酷無情,霸氣無雙威震江湖,尤其是當上日月神教教主之後,更是威嚴霸道,極少有情緒波動。而現場的情況卻讓他感覺極度不真實,一向果敢威嚴的東方教主竟然會為一個陌生的小子心神大亂,莫非這個令狐沖是東方教主的基友不成。

一想到這種可能,曲洋驚出一身冷汗,雙腿不自覺地打起了擺子,差點被嚇尿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