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五十四章田伯光要去茅房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不上來,嘴裡像是吃了大便一樣難受,整個臉色紅中帶青,青中帶紫。感受到旋風刀傳過來的反震之力,令狐沖一陣驚訝,這田伯光的勁道竟然比想象中的提升了不少,遠遠超過了一般的絕頂中期高手,想來是近期有了突...

田伯光自從上次被令狐沖用胖妞惡搞了之後,運道一直頗為不順,近段時間工作都疏忽了,甚至食慾都下降了不少,好不容易再次逮住了那個令他心速加快,秀麗絕倫的恆山派小尼姑,可還沒開始談理想,就有一些蒼蠅過來搗亂,玩什麼英雄救美的遊戲,最後全部被他打斷手腳丟了出去。

可是蒼蠅是永遠也趕不盡的,打了小的,老的也來了,最離譜的是那個屢次壞他好事的令狐沖竟然又一次出現在他眼前,而且還被他用激將法迫使參與一場分量頗重的賭鬥,贏了可以帶走小尼姑,外加一個名門大派的小弟,可要是輸了,就得拜那個小尼姑為師,終身不得冒犯。

令狐沖這個傻小子,他以為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小田田會看不出那粗陋的激將法么,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田伯光當年腿有寒疾,那可是坐在板凳上練了整整三年的快刀啊,這個傻小子竟然和我來什麼文斗?

令狐沖的提出的賭鬥正中田伯光的下懷,田伯光信心滿滿,因為他在三天前武功終於突破瓶頸,已經達到絕頂後期境界,在他想來,對付一個華山派的大弟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只是令狐沖這小子詭計多端,他便想以靜制動,讓令狐沖先出手,而後翹楚破綻后反攻,一舉擊敗那什麼白衣神劍。

就這麼一招棋下錯,便滿盤皆輸了,令狐沖那把玄鐵重劍配合龍象般若功那十龍十象之力,若是全力出手,田伯光恐怕就要腦袋開瓢了。

令狐沖凌空躍起,一招力劈華山自上而下迅猛攻來,田伯光不以為意,拔出旋風快刀,運足力道,兇狠的迎上去,甚至還在心中暗笑令狐沖那把空心的鐵劍裝大蒜,這種事他十年前也做過,讓鐵匠打造一把刀身巨大,但裡面卻是空心的大刀,舞起來虎虎生威,氣魄駭人,只是不耐用,而且殺傷力實用性遠遠比不上現在這把趁手的旋風快刀。

「鏘1

旋風快刀與玄鐵重劍狠狠地碰撞,發出一聲低沉的鏗鏘之音,在那一瞬間,田伯光那原本得意洋洋的笑容瞬間凝固,一口氣差點喘不上來,嘴裡像是吃了大便一樣難受,整個臉色紅中帶青,青中帶紫。

感受到旋風刀傳過來的反震之力,令狐沖一陣驚訝,這田伯光的勁道竟然比想象中的提升了不少,遠遠超過了一般的絕頂中期高手,想來是近期有了突破,難怪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令狐沖嘴角一撇,露出一絲壞笑,你娃背時,碰到了本座,他單手加大力道,瞬間將旋風刀壓垮了,令狐沖及時收回力道,卻突然彎曲身軀,雙腳重重地踏在田伯光的胸口上,而後一個後空翻,穩穩落地。

田伯光被玄天重劍一下子震麻了身軀,雙手無力,后力不濟,眼睜睜看著自己被令狐沖兩腳踹飛,從二樓一直摔下了一樓,狠狠地砸在一張大桌子上,身上被酒水飯菜弄得髒亂不堪。

「田兄!哎呀田兄,你沒事吧,實在不好意思,本座剛才劈得太爽了,一時沒有收住腳,多多包涵埃」令狐沖帶著儀琳從二樓走下來,來到一臉憤恨的田伯光身前,調侃道。

田伯光低頭看了一眼胸口兩個巨大的鞋印,差點一口氣沒會上來暈了過去。只見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雙目冒出不甘的眼神,竟然慢慢流出了淚水。

「哎呀,田兄,打賭輸了也沒什麼,用不著哭嘛,你看你,弄得全身都是鼻涕眼淚。」令狐沖像是發現千古奇譚一樣,誇張地大聲道。

「哭你妹,你才哭呢,是哪個缺德鬼吃得朝天椒,全部濺到我臉上了,辣死我了。」田伯光恨得牙齦出血。

「令狐大哥,好像真的是辣椒子哎。」小尼姑儀琳指著地上的一疊火紅色的朝天椒,小聲道。

令狐沖聞言一看,果真如此,那火紅色的辣椒籽塗滿了田伯光的俊臉,辣得他直翻白眼,臉紅得跟猴屁股似的,這他娘的誰這麼極品啊,吃辣吃成這樣,該不會是哪個高人知道田伯光要掉下來,特意為他準備的吧。

「田兄,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本座略懂醫術,你這個不會毀容的,塗十天半個月藥膏就沒事了。」令狐沖用極其怪異調侃的語氣,說著關心的詞句,聽得田伯光恨不得直接昏死過去。

或許是大哭了一場緩解了心中的疼痛,又或許是被令狐沖惺惺作態的話語嚴重刺激了,田伯光像是突然吃了大力金剛丸一般,猛得一個翻身,從地上跳了起來,指著令狐沖大罵道:「令狐沖你好卑鄙,枉我將你當成知己,讓你先出招,你卻使用實心的重劍和我比斗,暗算我。」

「田兄,這話就不對了,大家說好的是公平比斗,一人一招,是你自己膽子太小不敢出招,所以才邀請我先出手的,回雁樓這麼多江湖同道可是親眼所見。再說了,我有說過這把劍是空心的嗎,這可是用天外玄鐵鑄造而成的玄鐵重劍,重達九九八十一斤。」

令狐沖狐疑的盯著田伯光,語氣怪異道:「現在勝負已分,依照賭約,田兄既然輸了,那就得拜儀琳師妹為師,終身都不得對她有絲毫不敬。田兄莫不是想在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抵賴吧1

「誰,誰抵賴了,你不要胡說八道,我田伯光一言九鼎,駟馬難追,說出去的話那就是板上釘釘,你現在是在懷疑我的人格1田伯光閃閃爍爍,語氣激動道。

「唔,既然如此,那就在眾多江湖同道的面前,跪下行拜師禮吧。」令狐沖一把將小尼姑儀琳拉到跟前,對田伯光說道。

「跪下,跪下1

「拜師,拜師1

樓上樓下一眾江湖八卦圍觀黨大聲地起鬨。

田伯光本來微紅的臉色一下子綠了,猛地噴出一大口鮮紅的血液,一手按著肚子,皺著眉頭痛苦道:「哎喲,令狐兄,我肚子疼,吐血了,我要去一趟茅房,這拜師下次再說啊1

說完,田伯光像是吃了一斤極品壯陽葯,渾身充滿了能量,刷的一聲直接溜了。

這種速度,給令狐沖造成一種凌波微步也趕不上的錯覺。

整個回雁樓陡然鴉雀無聲,令狐沖與一眾江湖八卦圍觀黨目瞪口呆,面面相覷,直接被雷得外焦里嫩。

你他娘吐血去茅房幹什麼,莫非茅房裡還有什麼玩意能為你止血?這個田伯光也太賴皮了,找個開溜的理由也太爛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