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五十二章泰山極品天松道人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唉,真是人蠢沒藥醫1令狐沖無奈地搖搖頭,對小尼姑儀琳聳聳肩,這個可不是我見死不救,而是他天松道人自持武力高強,拒絕我出手相助。「既然如此,田兄你請便好了1「牛鼻子,令狐沖這小子不幫你,你死...

「來來來,田伯光,今日你我打個痛快1令狐沖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喝道。

小尼姑儀琳趕緊起身靠在令狐沖身旁,雖然自己實力微薄,卻也要為救命恩人貢獻一點力量。

田伯光的武功儀琳這段時間是深有體會,絕對是高深莫測,絲毫不遜於她師傅定逸師太。田伯光行事囂張,肆無忌憚,抓了她之後還帶著她拋頭露面,這些天也有不少除魔衛道的「正義少俠」來英雄救美,奈何實力不濟,全部被田伯光打斷骨頭死狗一般的丟出去,若不是自己求情,恐怕必死無疑。

令狐沖與她同為五嶽劍派的弟子,又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自然不肯讓田伯光傷他。只是儀琳太過於小看令狐沖,以他如今的武功修為,天下恐怕已經無人能敵,奈何他丹田還有還養了一個小祖宗,每隔一段時間便要吸收他大量精純的能量,讓他現在連內力真元都不敢使用。不過好在他練成了絕世劍法獨孤九劍與絕世護體神功龍象般若功,依然可以笑傲天下。

小尼姑儀琳神色緊張,令狐沖和田伯光卻是非常淡定,尤其是田伯光,還舉起酒杯慢慢飲了一口,作為江湖中為數不多的絕頂高手,他的直覺反饋給他,令狐沖對他根本毫無殺氣,既然如此,又何必如此緊張呢。

正當他準備開口調戲一下小尼姑儀琳的時候,一個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氣勢洶洶地踏上二樓,環顧一下四周,厲聲喝道:「誰是淫賊田伯光1

令狐沖與儀琳聞言,非常配合的一齊將手指向正端著酒杯,準備暢飲的田伯光。

田伯光露出一絲意外之色,將杯中酒一口飲盡,右手輕捋鬢角,搖頭晃腦道:「你也可以叫我英俊瀟洒,玉樹臨風小田田1

「華山弟子令狐沖見過天松師叔,師叔有禮了1令狐沖回過頭一看,居然是個熟人,泰山派掌門人天門道長的師弟天松道長。

這個天松道長,性情剛直,不知變通,一向以除魔衛道為己任,聽說江湖第一淫賊田伯光在回雁樓飲酒作樂,還一路打傷了包括泰山派幾位後輩精英弟子在內的青年少俠,飯都沒吃,就火急火燎趕往回雁樓,找田伯光算賬。

「令狐沖,枉你為華山派大弟子,竟然和這個惡貫滿盈的淫賊同飲共樂,簡直丟盡了我五嶽劍派的臉面,閃開,等我殺了這淫賊在來收拾你。」天松道人不由分說,手持長劍猛地刺向田伯光。

「惡賊田伯光,今天我天松道人便替天行道,為江湖除一大害。」

而田伯光自然也不會束手待斃,抽出腰上那把造型獨特的快刀,直接使出看家本領旋風快刀十八式,與天松道人拚鬥。

令狐沖一把拉住小尼姑儀琳的小手閃到一邊,隔岸觀火,絲毫沒有上前插手的意思。

小尼姑儀琳的小手被令狐沖的大手一握,頓時心頭一顫,面紅耳赤,急忙將手縮回來,望向戰鬥中的兩人,小聲對令狐沖道:「令狐師兄,天松師叔能打敗田伯光嗎?」

「唔,天松師叔的泰山劍法『七星落長空』使得不錯,不過田伯光這淫賊的旋風刀法更為厲害。若繼續死拼,不出三十招,天松師叔必定身死道消。」令狐沖眼光犀利,一眼就看透了二人的虛實。

「那怎麼辦呀,令狐大哥,你快想想辦法救救天松師叔,不然他會死的。」小尼姑儀琳心善,聞言便對令狐沖焦急道。

令狐沖沖她點點頭,而後提起玄鐵重劍,對陷入苦戰中的天松道人道:「天松師叔,田伯光這淫賊武功高強,恐非一人可敵,讓晚輩來助您一臂之力吧。」

「滾開,令狐沖你這個敗類,你和那淫賊田伯光分明就是一丘之貉,還敢在我面前惺惺作態,我不用你幫。」天松道人臉漲得通紅,眼見就要撐不住了,卻還是死撐嘴硬道。

「唉,真是人蠢沒藥醫1令狐沖無奈地搖搖頭,對小尼姑儀琳聳聳肩,這個可不是我見死不救,而是他天松道人自持武力高強,拒絕我出手相助。

「既然如此,田兄你請便好了1

「牛鼻子,令狐沖這小子不幫你,你死定了1

田伯光原本還有些擔心令狐沖插手,經過上次的交手,知道這小子極為難纏,一身抗打能力極強,若是與天松道人聯手,這結果還真不好說。不過所幸這天松道人似乎早上的大便鑽進腦子裡去了,竟然拒絕令狐沖的幫忙。未免出現變故,他使出全力,希望速戰速決,先解決掉一個戰鬥力。

「天松師叔招式似乎有些凌亂了,你看這手亂心亂,腳步也亂了,是不是尿急呢?田兄,天松師叔年紀大了,要不讓他歇一會,上個茅房在回來接著打。」

「田伯光的快刀果然厲害,一刀命中,田兄你也太過分了,差點切掉天松師叔的小雞雞啊1

令狐沖肆無忌憚,現場做起了武打解說。

天松道人本來便要支撐不住了,被令狐沖這幾句話一擠兌,當場就漲紅了臉,難過的差點吐血,手腳放慢了半拍,被田伯光抓住機會,一腳把他踹趴在地。

「哎呀,名揚江湖的泰山劍法『七星落長空』,也不怎麼樣嘛1田伯光伸了伸懶腰,用怪異至極的語氣調侃道。

「噗1

天松道人猛地噴出一大口殷紅鮮血,不是傷的,而是氣急攻心自己氣出來的。

小尼姑儀琳被地上鮮紅的血液嚇壞了,以為天松道人受了重傷,便不顧一切衝上去,攔在田伯光身前,驚慌道:「不要殺人,求求你不要殺害天松師叔1

「女人說不要,那就是要!我知道了,你也討厭這個牛鼻子,想讓我幹掉他對不對,我這就滿足你這個心愿。」

田伯光沉思片刻,故作恍然大悟狀,猛地向前一步,嚇得小尼姑儀琳連連後退,而後哈哈大笑道:「算了,就給你這個面子,放他一馬吧1

「那個誰?泰山派的牛鼻子,算你今天走運,有小尼姑替你求情,不然老子我就砍死你了,現在你可以滾蛋了,十個呼吸內從我眼前消失。」田伯光對倒在地上的天松道人不屑道。

等架打完,令狐沖悠悠然湊上來,臉上閃過一絲不為人知的賤笑,一把從地上扶起天松道人,親熱道:「天松師叔,你沒事吧?」

「走開,不需要你假惺惺,我自己會走1天松道人一把推開令狐沖,掙扎著向外離去。

令狐沖頓時石化十秒鐘,與同樣目瞪口呆的田伯光對視一眼,面面相覷,泰山派竟然還有這等極品,絕對是江湖中最另類的一朵奇葩,果真不愧是五嶽劍派之一,真是底蘊豐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