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五十一章衡山回雁樓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雙料研究大師田伯光。「不要不要,師傅說過,就是酸的,肉是臭的1小尼姑儀琳捂住耳朵,使勁地搖著頭,脆生生喊道。「唉~~那是你師傅騙你的,酒是甜的,肉是香的。」田伯光夾了一塊雞肉遞到儀琳的嘴邊...

衡山城,五嶽劍派之一衡山派核心勢力範圍,作為江湖中屈指可數的傳世門派,其影響力巨大,是江湖中著名的武學聖地之一,聚集眾多人口,熱鬧非凡。

回雁樓裝飾富麗堂皇,奢華大氣,是衡山城中規模最大,名氣最響的頂級酒樓,從來都是門庭若市,經常客滿訂不到位置。整個酒樓分為兩層,首層為大堂,普通間,眾多江湖中人便經常聚集在此喝酒談天,暢談江湖八卦,小道消息。第二層為雅間,窗明几淨,優雅舒適,只有小有名氣的江湖俠客才有資格上去。

令狐沖抬頭仰望著龍飛鳳舞,稜角分明的金字招牌,回想起自己的毛筆字水平,不由一陣汗顏,這華山派一眾弟子,除了勞德諾一手行書飄逸飛揚,其他人以令狐沖為代表,全部都是歪瓜裂棗,清一色的象形文字。為這事,一向甚有涵養的岳不群好幾次怒髮衝冠,差點動用鞭子抽死他們。

「字寫不好,也不能全怪學生嘛,誰讓我們的書法是武術老師教的呢1想起當初岳不群暴跳如雷的樣子,令狐衝心中暗樂。

「臭要飯的,快閃一邊,到別的地方要飯去,別擋在我們酒樓門口,妨礙我們做生意。」

不遠處,一個回雁樓店小二對一位衣衫微濕的中年男子破口大罵。

「哎,你這小二怎麼說話的,你們開酒樓不就是做生意么,我為什麼就不能進去?」中年男子似乎是第一次來,對小二的無禮態度甚為詫異,不滿地說道。

「我們回雁樓可是衡山城最高檔的酒樓,那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你這頭髮亂糟糟,一身臭烘烘的,分明就是一個乞丐,付得起酒錢么1

回雁樓的店小二身子不高,卻口齒伶俐,觀察力敏銳,也是個非常機靈的夥計,曾為回雁樓立下了不少功勞,攔下了眾多想混進去混吃混喝的落魄乞丐。所以便養成了一副以貌取人的做事方式。

而這位陌生的中年男子,也是儀錶不俗,雍容大方,卻也不似尋常人,奈何這一身的魚腥臭水味將這一切都掩蓋了,店小二隻當是一名家道中落,剛剛流落街頭的新乞丐。

令狐沖慧眼如炬,一眼便看出這溫文儒雅,器宇軒昂的中年男子身懷蓋世武功,更為難得的是,這樣一個絕頂高手,被一個不入流的店小二誤解之後,居然沒有動怒出手,幹掉冒犯之人,反而是一本正經的與小二評起了道理,可見這位男子頗有赤誠之心。

「小二,打開門做生意怎能對客人如此無禮,這位前輩的酒菜錢我付了,帶他上去好好伺候。」令狐沖從懷中掏出一點碎銀子拋給店小二,隨後對中年男子點頭示意,便獨自先行進去。

做店小二這一行,從來是鬥氣不鬥財,沒有跟銀子過不去的,接了令狐沖的銀子,店小二立刻換了一副熱情巴結的嘴臉,恭敬地帶著中年男子上了二樓雅間用餐。

男子溫雅一笑,也不計較,跟隨著店小二便上了二樓就坐。他名曲洋,本是日月神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光明右使,身懷蓋世武功,卻酷愛音律,與衡山派劉正風志趣相投,結為知己。

此次劉正風金盆洗手,他怕有人對其不利,便悄悄下了黑木崖趕來衡山暗中相助,只是正邪不兩立,日月神教被江湖正道中人稱為魔教,他身份特殊,不便暴露真身,便喬裝打扮了一番。

只是不巧今早出門時想事情太過入神,被一個賣魚的小販將髒水潑到了他身上,他雖然氣惱,卻也不會自降身份對小販出手,只是出言訓導了幾句,讓其以後小心。

曲洋雖未日月神教光明右使,武功高強,卻從不濫殺無辜,欺凌婦孺,反而是一個氣度非凡的高潔君子,光這一點,就足以羞煞那些時刻將道德俠義掛在嘴邊,道貌岸然的正派君子。

令狐沖一路奔波,風餐露宿,原本想大吃大喝一頓,卻不想剛踏上二樓,就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嘿嘿,儀琳小師傅,您看你現在瘦弱的樣子,那是血肉精氣長期得不到補充而造成的。今天,我田伯光請你喝酒吃肉,好好地滋補一下。」

這猥瑣的笑聲,淫蕩的語氣,竟然是笑傲江湖世界的女性生理、心理雙料研究大師田伯光。

「不要不要,師傅說過,就是酸的,肉是臭的1小尼姑儀琳捂住耳朵,使勁地搖著頭,脆生生喊道。

「唉~~那是你師傅騙你的,酒是甜的,肉是香的。」田伯光夾了一塊雞肉遞到儀琳的嘴邊,見小尼姑倔強的抿著小嘴,只得放在她身前的小碗裡面。

「你師傅說酒是酸的,肉是臭的,那我問你,你師傅有沒有喝過酒吃過肉?沒有吧,既然沒吃過,她怎麼知道酒是酸的,肉是臭的呢?」田伯光面對一根筋的小尼姑儀琳也有些頭大,只得灌輸他多年的經驗見解,說道:「你師傅雖然是個出家人,但是始終是個女人,要說誰對女人的心最了解,這個世上我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我告訴你,女人說不要,那就是要1

再次聽到這種田伯光獨有的至理名言,令狐沖沒法淡定了,直接走到二人桌前,也不打招呼,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自顧地伸手提起酒壺為自己倒了一大杯美酒,一口飲干,而後對田伯光道:「我說田兄,你可真是死性不改,又將恆山派的小尼姑抓回來了,莫非還想鬧一次洞房?」

想起那晚洞房夜那個肥胖如山的醜女人,田伯光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咬牙切齒道:「令狐沖,你怎麼那麼讓人討厭吶,枉我將你當兄弟,你竟然弄個胖女人來壞我的好事。」

「田兄,你怎麼也變得這麼庸俗了,那朱翠花姑娘可是天賦異稟,渾身充滿了內在美的奇女子啊,小弟我可是一片好心才為你做媒的。」令狐沖一臉賤笑,眉飛色舞道。

「哼,廢話少說,這次我可不會再上你的當了,小尼姑我是要定了,哪怕她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我看你能拿我怎麼著1

或許是那個大山一般的身體在他的內心留下的陰影實在太深刻了,田伯光情緒激動,失去了以往的風度。

「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本座是絕對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恆山派的師妹被你侮辱的。」令狐沖猛地一拍桌子,起身大聲道,「上次打得不過癮,今天再來戰個一百回合。」

「本座?令狐兄什麼時候換稱呼了,不過這個稱呼果然威風霸氣,跟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小田田各有千秋,不相伯仲。」田伯光並沒有急著動手,反而有些好奇。

令狐沖冷哼一聲,沒有回答,心裡也是一陣血淚啊,最開始他自稱「本少爺」,後來覺得太幼稚弱小了,於是又自稱「本公子」,事實證明這個斯文裝B的稱呼還是非常需要一些墨水來點綴的,而他前世的語文可是體育老師教的,哪裡適應得了,無奈只得放棄。

最後他自稱「老子」,這個夠直接爽快,可不想這一路上遇到的幾波山賊土匪,個個自稱「老子」,這他娘的徹底坑爹了,難道要像他師傅君子劍一樣?他師傅自稱一聲岳某,那顯得多有涵養,而令狐沖偏偏是複姓,難道要叫令狐某?吐一地血。

想起前世在起點網看過的眾多經典小說,突然靈光一閃,經過多日的深思熟慮,他決定自稱「本座」,威猛霸氣,又無需滿腹經綸,無需墨水點綴,最適合不過,於是,這稱號便這麼決定了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