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五十章太尉千金林婉茹(求收藏)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嬌笑不已。好在令狐沖臉皮厚,索性拋開那酸儒書生的樣子,放開本性回歸自我,神采飛揚,大談他的江湖趣事,俠義情懷,聽得林婉茹雙目暗含異彩,嚮往不已。兩人一文一武卻相談甚歡,交談中得知林婉茹竟然是當朝...

黑龍寨三首領鐵狂屠,惡名昭彰,江湖人稱「鐵血屠夫」,性情殘暴血腥,被他抓獲的俘虜,無論男女老幼,都會被他用極其兇殘的手段虐待殺害,殘忍程度令人髮指,惡名傳遍江湖。五年前正道聯盟曾下達追殺令,眾多江湖俠客千里追殺。不過由於出動的高手級別不夠,最終還是讓他逃脫追捕,藏身賊窩,逍遙法外。

只不過,風水輪流轉,這一次鐵狂屠淪為了悲劇的一方,與以前慘死在他手下的敵手的情況一樣,享受了這種死亡的驚悚。

令狐沖的一招重劍劈來,力道已經超過千斤,又豈是他一個小小的一流高手可以抵擋的。他那把引以為豪的開山斧當場被劈斷,持斧的右手直接報廢,而他甚至連慘叫一聲都做不到,便被速度威力絲毫不減的重劍劈中胸膛,瞬間飛出十數米,狠狠砸在一塊巨石上,化為一灘肉泥,慘死當常

「三弟1二首領獨眼龍眼睜睜看著三首領鐵狂屠慘死當場,悲憤欲絕,對一眾黑衣殺手命令道:「一起上,殺了他,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說罷,二首領獨眼龍帶著十餘名黑衣殺手蜂擁而上,要齊眾人之力將令狐沖斬殺當常

令狐沖大笑一聲,手持玄鐵重劍,不退反進,主動出擊,瞬間便插入黑衣殺手中大開殺戒,重劍橫劈直砍,每一招都直接爆掉一名黑衣殺手,如猛虎入羊群,戰神在世,勇不可擋。

短短几個呼吸,眾多黑龍寨高手便只剩下跪倒在地的二首領獨眼龍,他手指顫抖,遙指令狐沖,發出顫慄的聲音道:「你,你竟然把他們全部殺了,我黑龍寨不會放過你的,天涯海角也要追殺你……」

「他媽的,你這狗娘養的!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敢威脅我,真他娘的有種1令狐沖二話不說直接一招力劈華山將獨眼龍報廢,送他歸西,吐了一口唾沫道:「老子最恨的就是你這種打不過就放狠話的廢物,若不是有要事要辦,現在就上你那個黑龍寨斬草除根,幹掉你們這幫畜生。」

方圓近百里最惡名昭彰,兇殘毒辣的綠林惡霸團伙,黑龍寨的兩位首領與十餘位頂級高手竟然莫名葬送在這個不知名的小山林中,傳出去,江湖上恐怕又要掀起軒然大波。

「傻愣著幹嘛,還不過來幫忙,趕緊挖個坑把這些屍體埋了,毀屍滅跡都不懂?」令狐沖對幾個目瞪口呆,眼神獃滯的護衛大聲道。

地獄到天堂在一瞬間轉變,不久前差點將他們逼到死境,趕盡殺絕的黑龍寨十多位頂尖高手,就這樣被眼前這個青年男子輕而易舉的,像是拍死幾隻臭蟲一般給屠掉了。這種強烈的反差實在太大了,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林忠,你們幾人將這些黑衣人就地掩埋了,將林四他們的屍身搬放到車廂中,運回京都好好安葬。」

被林忠等四個護衛拚死護住的白衣女子竟然摘下了頭上的面紗,露出一張新秀絕倫的瓜子臉,緩緩走向令狐沖。

「多謝恩公救命之恩,小女子林婉茹銘記在心,沒齒難忘。」白衣女子微微欠身道,「敢問恩公尊姓大名?」

一股清新的氣息直面撲來,饒是令狐沖閱美無數,也被這傾城絕色震驚當場,這位落落大方的女子聲音清脆動人,一襲白衣,隨風而盪,如一朵空谷幽蘭,醉人心魄,彷彿九天仙子下凡塵。

「老子……在下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見過林姑娘。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鋤奸扶弱是我等正道中人應該做的事情,林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令狐沖習慣性的爆粗口,猛然發現似乎有些不妥,於是改變言辭,自稱在下。

清秀絕倫的林婉茹俏臉上閃過一絲意外,黑龍寨人數眾多,右兼武功高強,原本以為令狐沖會報個假名號糊弄一下,免得日後被這幫亡命之徒惦記。不想令狐沖藝高人膽大,直接以真名示人,毫不隱瞞退卻。

而令狐沖自武功大成以來,天下皆可去得,別說對著幾個小毛賊,就是對著當今人皇,他也敢直接亮出名號,根本毫無畏懼。

「恩公儀錶不凡,若是不動用武力,恐怕小女子都會將公子當做手無縛雞之力,寒窗苦讀的書生。」林婉茹巧笑嫣然道,「不知恩公可否賞光一敘。」

「當然可以,小姐的邀請在下豈敢拒絕,不過小姐無需叫我恩公,直呼我令狐沖便是了。」令狐沖立馬點頭答應,與如此清艷脫俗,美麗動人女子敘話那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傳出去也不知會羨煞多少人。

「好的,恩公1林婉茹答道。

……

「不瞞小姐,其實我的文學都是武術老師教的,所以表達上自然有些欠佳,小姐莫笑了。」令狐沖興緻沖沖地與林婉茹談了一會,就顯得有些尷尬了。

本來他還想在美人面前扮一下風流才子,吟詩作對,賣弄一下文采,卻不想這白衣女子林婉茹,不僅容貌傾國傾城,而且才氣逼人,詩詞歌賦,天文地理,星象雜談,奇聞異事樣樣精通。見識之廣博,遠超令狐沖,恐怕整個神州大地都不一定能有幾人與她比肩。

令狐沖這種把課堂當室,經常上學逃課的不良學生,在她面前徹底淪為見識淺薄,四肢發達的武夫了。

林婉茹巧笑嫣然,望著一臉尷尬的令狐沖掩嘴嬌笑不已。好在令狐沖臉皮厚,索性拋開那酸儒書生的樣子,放開本性回歸自我,神采飛揚,大談他的江湖趣事,俠義情懷,聽得林婉茹雙目暗含異彩,嚮往不已。

兩人一文一武卻相談甚歡,交談中得知林婉茹竟然是當朝太尉林文欽的千金,她從小聰慧過人,遠超同齡才子才女,愛好廣泛,喜好遊歷名山大川。這一次原本是想去天山賞雪,卻不想竟然遭遇黑龍寨高手襲擊,差點成了俘虜。

這其中自然有緣由,只是她不說,令狐沖也不好問,索性避開,暢談各地名山大川,風景名勝。最後林婉茹的四名護衛將收尾的工作整理好,便向令狐沖告辭而去,臨走時從身上取下一塊晶瑩剔透的玉佩贈與了他,並囑咐他有空到京都去她家做客。

令狐沖目送林婉茹的馬車漸漸走遠,心裡有些惆悵,手中的精美玉佩殘留著餘溫,背面一隻栩栩如生的鳳凰展翅欲飛,林婉茹三個秀氣飄逸的小字若隱若現。依依不捨的將玉佩貼身放好,感嘆一聲,真是個奇女子,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