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十九章自戀狂林震南尿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量已經是要用海量來形容,快要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了,所以他才將真元封于丹田環繞金丹,只留一絲在經脈運轉。不再理會青城派一幫小嘍嘍,令狐沖快速隱藏到林平之所在的客房外,暗中保護,可不能再讓目標人物出意...

月黑風高殺人夜,今夜的圓月被一片烏雲籠罩,漆黑一片,只露出幾顆微弱繁星點綴大地,令狐沖換上夜行衣潛入了林家大船。

「按照時辰,余滄海應該已經接到消息了,今夜月黑風高,這麼好的天氣,余滄海這個老狐狸沒理由不來下手。」

令狐沖輕輕翻身躍過船板,突然驚疑道:「不對,周圍怎麼這麼寂靜,與上次來大不一樣埃」

他迅速巡視一圈,不遠處,一個操舵手倒在地上,了無聲息,令狐衝上前檢查發現此人全身冰涼,心臟已經被震裂,卻沒有流出半滴血水。

是青城派的摧心掌,令狐沖斷定道:「情況不妙,青城派這幫混蛋竟然搶先下手了,居然來晚了,真是太大意了。」

片刻后,令狐沖赫然發現,整個船上除了在房內商討事情的林平之一家三口,其他僕人竟然全部死於非命,魂歸天外了。

「這幫畜生,真是草菅人命1令狐沖暗罵道。

正在這時,令狐沖雙耳一動,水中突然蹦出一個黑影,運足掌力狠狠拍向他的後背,從掌風判斷,偷襲之人竟然是個江湖二流初期境界的高手。

令狐沖惱怒異常,反手從背後抽出玄鐵重劍,手上毫不留情,運足力道,猛地轉身向後砸去。

只聽「啪」的一聲,偷襲的黑影被玄鐵重劍狠狠砸飛了十來米,掉落江中,生死不知。令狐沖何等境界,玄鐵重劍全力出手,又豈是一個小小的二流高手可以抵擋的,當場便被砸斷手臂,而後力道不減的砸在胸口,發出慘烈的骨折聲。被砸飛的黑影出氣多,進氣少,眼看活不成了。

「他媽的,你們這幫狗娘養的,讓你們偷襲,讓你們濫殺無辜。」幹掉黑影令狐沖還不解氣,單手握劍又甩出七八道淡淡的劍氣,射入江底,不一會,便浮上來十來具黑衣屍體。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十來人的黑色潛行服上居然用金線在顯眼處上了大大的「青城」二字,青城派的行事風格已經驚天地泣鬼神,出來殺人奪寶居然還搞得這麼張揚,好像是在行俠仗義,替天行道,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令狐沖大叫晦氣,為了這幾個雜碎竟然耗費了不少體內真元,這可真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自從突破神話境,體內結成金丹之後,他所需要的能量已經是要用海量來形容,快要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了,所以他才將真元封于丹田環繞金丹,只留一絲在經脈運轉。

不再理會青城派一幫小嘍嘍,令狐沖快速隱藏到林平之所在的客房外,暗中保護,可不能再讓目標人物出意外。

客房內,燭光暗淡,林家三口臉色沉重。

「這兩天我總是心神不寧,右眼直跳,周邊還有人暗中窺視,恐怕有人要對我林家下手了。」林震南語氣沉重道,「不想我林家辭官歸隱,告老還鄉卻依然難逃劫難。」

「老爺,前日余觀主已經回信願與我們將前人恩怨一筆勾銷,從此和平相處,還有其他勢力要對我們不利?」王夫人問道。

「我們林家得罪的勢力太多了,現在是敵暗我明,根本防不勝防,之所以還沒有動手,那是懼怕我的武功,一旦出現意外,恐怕就是家破人亡。」林震南緩緩說道。

令狐沖恨不得把耳朵塞起來,聽著這話實在是難受至極,林震南在朝廷呆久了,有點坐井觀天,夜郎自大。你船上的僕人都被青城派里裡外外處理的乾乾淨淨,你還說敵人懼怕你的武功?就你那勉強二流的武功,青城四獸都可以輕鬆幹掉你。

要不是有我令狐沖暗中守護,你們林家就徹底煙消雲散,不僅你林震南夫婦要被折磨致死,連你唯一的兒子林平之也為了替你們報仇變得不擇手段,最後自殘身死,讓林家徹底絕了后。

「不對1林震南突然臉色大變,大驚失色道:「周圍環境怎麼突然這麼安靜,一點聲音也沒有。」

林家三人急忙走出發房間,看到一個僕人趴在欄杆上,似乎太睏倦,睡著了。林震南走到跟前拍了一下僕人的肩膀,問道:「老王,你怎麼在這睡了?」

話音未落,僕人老王便倒在地上,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心臟脈搏已經停止跳動,死去多時了。

林震南臉色大變,急忙在船中搜尋一番,赫然發現所有僕人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被人震斷了心脈,慘死多時。

「老爺,這,這是怎麼回事?」王夫人驚恐道。

「是青城派的絕學摧心掌,中掌之人心臟會被震得碎裂,死者臉色蒼白,全身冰冷,而且不會有血液流出,這是一門非常陰狠毒辣的掌法。」林震南緊握拳頭,臉上像是被潑了墨水一般,黑得流油。

「青城派余觀主不是答應與我們冰釋前嫌,和平共處嗎,為何又要派人殺害我們的家僕?」王夫人不解道。

「是他,是他,一定是昨天那個青衣人。」林平之舉足無措,小聲自語道。

「平之,你嘀咕什麼呢?」見兒子低頭自言自語,王夫人急忙問道。

在王夫人印象中,林平之從小嬌生慣養,雖然經常與人打鬥,卻也是玩鬧為主,從未出過人命,現在林家二十多個僕人被殘忍殺害,可能把他嚇壞了。

「爹,娘,是青城派做的,他們來報復我們了。」林平之急道,「昨日我錯手殺死的那個青衣人是青城派余滄海的兒子。」

「什麼?竟有此事1林震南聞言大吃一驚,顧不得說其他,拉著林平之王夫人二人急奔入儲藏室。

將大門反扣,用巨木堵上,林震南對林平之母子二人道:「平之殺了余滄海獨子,這件事恐怕不能善了了,青城派已經與我林家成為生死仇敵,沒有任何緩解的餘地。這次青城派潛入將我們的家僕暗中殺害,卻沒有直接找我們,想來是懼怕我的武功,等他們高手齊聚后必然會全力攻擊,我們必須馬上撤離這裡。」

船頂的令狐沖痛苦得捂住耳朵,林震南你丫的別這麼自戀行不,剛才要不是我出手幹掉潛藏在水底正準備進攻的青城眾弟子,威懾了他們,你們一家三口還能這麼悠哉的談天說地,自吹自擂,早就被青城派眾弟子砍成十八段了。

笑傲江湖世界第一自戀狂,非林家林震南莫屬,就是不知待會與青城派高手交手會是什麼表情,會不會被嚇尿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