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十七章茶館起爭端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快要哭出來的岳靈珊,心頭一顫,差點沒忍住直接衝出來。好不容易才強行控制自身的情緒,雙目死死盯著林平之,暗道這小子若是待會的表現不能讓我滿意,就出手狠狠揍他一頓,一定要揍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而林平...

林平之與岳靈珊在水下交手,岳靈珊為了不暴露武功及時收回了掌力,卻被林平之一掌擊中肩膀,沉到了江底。

眼見著岳靈珊毫無反抗之力被擊落江底,林平之心中大喊一聲「糟糕」,他沒想到暗中窺視的小毛賊竟然不懂武功,那這一切就極有可能是誤會。他雖然是個紈子弟,卻從不欺壓弱小,反而熱血仗義,好行俠除惡,算是京都紈子弟之中的一朵奇葩。

林平之臉色巨變,一咬牙,猛的沉向江底,朝岳靈珊墜落的方位追去。他扛著巨大的水壓,游到岳靈珊跟前,一把扯住她的胳膊,拉著她艱難的浮向水面。

「呼呼1

岸邊,林平之與岳靈珊面面相覷,大口的喘著粗氣。

岳靈珊肩膀脫臼,頭上的髮帶也失落在水底,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淌著江水,她撅著嘴,惡狠狠地盯著林平之。她從小便是華山派最受寵愛的小公主,從來只有她捉弄別人,何時受過這種委屈,此時眼眶泛著淚光,楚楚可憐。

藏身遠處的令狐沖見著滿臉委屈,快要哭出來的岳靈珊,心頭一顫,差點沒忍住直接衝出來。好不容易才強行控制自身的情緒,雙目死死盯著林平之,暗道這小子若是待會的表現不能讓我滿意,就出手狠狠揍他一頓,一定要揍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

而林平之此時也是臉皮發紅,一臉的尷尬,實在想不到居然會是一個青春靚麗的絕美少女,毫無疑問,這個一臉委屈,泫然欲泣的小姑娘絕對不可能是林家敵人,自己判斷失誤了。他心中頭一次埋怨自己的衝動任性。

「姑,姑娘,你,你為何暗中窺視我家船艦?」林平之結結巴巴道。

「誰,誰窺視了,這條大江是你家的嗎?」岳靈珊也有點底氣不足,故作兇狠道:「我是採珠女,從小便在這裡採集珍珠,你害我將辛苦採集的珍珠弄丟了,你得賠我1

「我賠我賠1林平之有些手足無措,慌忙從衣袋裡掏出所有銀兩遞向岳靈珊,不好意思道:「姑娘,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這些銀兩賠給你,不夠的話你跟我到船上,我給你拿,我叫林平之,是錦衣衛指揮使林震南的獨子,不會賴賬的。」

林平之外貌俊朗,又俠義熱血,好打抱不平,極易讓江湖女子對其產生好感。見他誠懇道歉,岳靈珊也不好意思在凶他,故作大度地說道:「算了,幾顆珠子不值錢,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岳靈珊並沒有接林平之遞過來的銀兩,她又不是真的採珠女,這些銀兩在她眼中跟泥土並無區別。她是華山派小公主,衣來生手,飯來張口,想要什麼自然會有老岳夫婦與一大幫華山派師兄為她效勞,又怎會計較區區幾錠銀子。

她轉身想離去,剛一抬腳,卻突然感覺腳底一陣劇痛,踉踉蹌蹌,搖搖欲墜,卻原來是在江底時被鋒利的岩石刮傷了。

林平之上前一把扶住岳靈珊,小心將其扶坐在一塊石板上,岳靈珊戲水時不喜穿鞋,喜歡光著腳丫,所以才被岩石刮傷,只見她潔白光滑的玉足流淌著鮮血,讓人於心不忍。

林平之自責更甚,慌忙將身上名貴的綾羅錦衣撕裂,小心翼翼地為岳靈珊包紮好傷口,柔聲問道:「姑娘,你家住在哪裡,你腳受傷,行動不便,我背你回家吧1

看著急得滿頭大汗,為其小心翼翼包紮傷口的林平之,岳靈珊心中有些觸動,暗道這林平之與城裡那些紈子弟不一樣,居然肯為一個不懂武功的陌生人包紮,道歉,雖說武功差了點,卻也還算是個少年英傑。

雖然岳靈珊想自己回去,可是左腳又疼痛難忍,不適合走路,只得同意讓林平之背她回。而林平之背著身輕如燕的岳靈珊正打算前往勞德諾所在的茶館,他的兩個小跟班卻從船上下來尋到了這裡,見此情況,便不樂意了,大聲道:「少爺,您身份高貴,還是讓我來背吧1

「是啊,少爺,我身體強壯,我來背這位姑娘。」另一位鼻孔朝天的小跟班也趕緊說道。開玩笑,錦衣衛林震南的嫡子的身份是何等尊貴,就算是在京都,那也是響噹噹的**,如今竟然要親自背一位山野村姑,這傳出去得多有失身份埃

「喂,林平之,你可知男女授受不親,我肯讓你背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你可別想著讓你的僕人來碰我。」岳靈珊對林平之說道。

林平之扭頭對岳靈珊投了一個「放心」的眼神,而後對兩個小跟班道:「沒事,我來就可以了。」

說罷,不再理會臉色大變的二人,背著岳靈珊大步向前走去。

片刻后,一個身著白衣的身影從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上躥下來,對著幾人離去的方向小聲說道:「這姓林的小子還算懂事,你要是敢讓小跟班背我小師妹,我就一巴掌拍得你媽媽都不認識你。」

半個小時后,林平之背著岳靈珊,與兩個小跟班一起來到了那個小茶館。

而正在招呼客人的勞德諾一見腳上殘留血跡的岳靈珊,頓時臉色大變,趕緊拋下客人,將岳靈珊扶到座位上問明了情況,心疼不已,這個華山派最受寵的小師妹在其眼皮底下受了傷,真是不可饒耍

「多謝林公子護送小女回來,感激不盡,請稍坐一會,喝一碗茶在走也不遲。」勞德諾熱情的挽留了正打算告辭的林平之,並為其添了一大碗粗茶。

林平之盛情難卻,況且內心似乎並不情願離去,他對這個剛剛結識的採珠姑娘產生了懵懂的好感。當然,他沒有像其他紈子弟那樣,將岳靈珊搶回去做暖床丫鬟的打算,只是純粹想和她多呆一會。

林平之品著從未喝過的粗茶,享受著勞德諾的追捧,面有得色地向岳靈珊講起了自己在京都教訓紈惡霸的故事,在岳靈珊滿含崇拜的眼神中,林平之話夾子徹底打開,收都收不攏。

正在三人聊得投機,愈加歡暢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喲,想不到這種窮鄉僻壤之地,居然還有如此美貌動人的小姑娘。人豪,還不請過來陪我喝酒聊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