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十二章東方姑娘對我有好感了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覺。令狐沖有些痴迷地望著被感動的東方不敗,柔聲道:「別想了,董兄,等你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就會明白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來,幹了。」令狐沖喝了一大口,而後把酒葫蘆遞給東方不敗,或許是被令狐沖的...

「想不到,堂堂華山派大弟子,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衣神劍令狐沖,竟然會被一群不懂武功的店夥計趕得狼狽而逃,如此有損華山派聲威之事,若被你那個君子劍師傅知道了,肯定要打你板子。」

月夜懸空,兩個略顯狼狽的身影,毫無高手風度的躺倒在一片碧綠的田野中,大口地喘著粗氣,東方不敗見令狐衝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心情甚是輕鬆,忍不住調笑道。

「別開玩笑了,只是偷酒喝,最多被打一頓板子,若是讓師傅知道我對普通人動手,那可是會被罰思過崖面壁的。」

令狐衝心有餘悸道:「再說了,我們習武之人是為了鋤強扶弱,匡扶正義,又豈能持強凌弱,欺負普通人,這可不是俠義精神。」

聽得令狐沖如此天真幼稚的話語,東方不敗哂笑道:「你們這些初出茅廬的江湖少俠,就是不知深淺,豈不聞一入江湖深似海,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是常事,這個江湖本來就只是強者的舞台,弱者只有被奴役被欺壓,還談什麼正義呢?」

「董兄,看你文質彬彬,沒想到對江湖之事看得初次透徹。沒錯,這個江湖的本質便是弱肉強食,武功高,實力強的人更容易得到別人的尊敬與懼怕。」

令狐沖不經意間伸手摟著東方不敗的肩膀,侃侃而談。

「一個武者,若是心裡沒有一個堅定的信念,那又如何能登上巔峰,有的人習武是保家衛國,有的人是為了復興門派,有的人是為了俠義,為了匡扶正義鋤強扶弱,還有人是為了統一江湖,稱霸天下。不管是為了什麼,總歸有一個信念,一個堅持。」

「而我令狐沖,既沒有稱王稱霸的野心,也沒有匡扶正義,維護世界和平的愛好。我習武,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命運被他人掌控,我想要有足夠自保的能力,守護愛我的人與我愛的人。」

東方不敗獃獃的望著神采飛揚的令狐沖,陷入了短暫的停滯,突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巴掌把令狐沖搭在她肩上的手給拍掉,臉頰閃過一抹嫣紅,趕緊轉移話題道:「你剛才所說的思過崖,就是當年五嶽劍派與日月神教十長老對決的地方吧。」

「我們五嶽劍派與魔教長老對決的地方是在思過崖?我怎麼從沒聽過,董兄又是從何得知,不過我們華山派只有一個思過崖,四面陡峭環山,是歷代華山派前輩與弟子犯錯受罰的地方。」

令狐沖故作好奇道,他順著東方不敗的話語逐漸轉向了敏感話題,他要藉此表明自己的觀點,進一步拉近兩人的距離,獲得東方的好感,畢竟在東方不敗的認知里,兩人的立場是對立的。

東方不敗語氣空靈,對令狐沖述說道:「七十餘年前,日月神教人才鼎盛,威震江湖,五嶽劍派齊聚華山思過崖商議應對之策。日月神教十位長老帶領眾教眾攻上思過崖,與五嶽劍派眾高手一決高低。」

「那最後結果是怎樣?一定是我們正派高手大獲全勝吧。」令狐沖故作好奇道。

「恐怕讓你失望了,雖然雙方死傷嚴重,但最後卻是神教長老取得了最終勝利。」東方不敗略微嘲諷道:「你是不是想說神教長老使了卑鄙的手段獲勝的,正派之人天天將邪不勝正掛在嘴邊,當做至理名言,想必,你這位華山派大弟子這樣想,也是理所當然。」

「董兄,你太小看我令狐沖了。」令狐沖一把摟住東方不敗的秀氣羸弱的肩膀,一臉的不高興。

「我令狐沖豈是那種頑固不化之徒,這世上又豈有絕對的正義與邪惡,名門正派就全是正人君子,魔教之人就全部十惡不赦?」

令狐沖炯炯有神,緊緊盯著東方不敗的雙眼,反過來勸教道:「董兄,你要知道,所謂的名門正派也有狡詐狠毒,十惡不赦的陰險小人,而魔教之中也有豪氣萬丈,肝膽相照,捨生忘死,敢愛敢恨的至情至性之人。董兄,你是讀書人,不懂江湖險惡,不要被表明現象所迷惑埃」

令狐沖語重心長的話語直接像閃電一般擊中了東方不敗柔軟的內心,彷彿在紅塵萬丈遊歷萬世,終於找到知音般的欣喜。自取代任我行成為日月神教教主以來,便被天下江湖中人所畏懼,唾棄,名門正派口中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簡直就是天下邪惡的代表。

其實,又有幾人知曉,她殺的人,都是喪盡天良,作惡多端的該殺之人,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所殺之人一點也不必魔教殺得少,為何他們便是替天行道,我東方不敗便是作惡多端。只是東方不敗性子太過高傲,她懶得去向天下人解釋。令狐沖作為天下正派代表,傳世門派華山派的親傳大弟子,竟然會給她公正客觀的評價,讓她有了覓到世間唯一的知音的感覺。

令狐沖有些痴迷地望著被感動的東方不敗,柔聲道:「別想了,董兄,等你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就會明白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來,幹了。」

令狐沖喝了一大口,而後把酒葫蘆遞給東方不敗,或許是被令狐沖的觀點震驚了,迷糊了,居然忘了拍開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接過酒葫蘆仰頭大口喝了起來。

狂飲中,她想起了上次從似水年華返回黑木崖,侍女玉娘竟為了一個嵩山派弟子的愛情而對她下毒,為了愛情自盡,讓她的內心觸動頗深,一直在思考自己處心積慮做的這一切到底有何意義,武功天下第一又能如何,她內心開始渴望親情愛情,所以才再次來到這裡散心,想不到還能碰到能夠理解她的人,真是讓人驚喜。

「董兄,你家裡還有沒有姐妹之類的親人,我還是覺得你好像我當初在似水年華遇到的那位姑娘。」令狐沖故意問道。

東方不敗聞言有些惱怒,一把拍開令狐沖的大手,羞怒道:「你眼睛進沙子了,男女不分啊,你要不要來驗一下。」

看著張開雙手的東方不敗,令狐沖自然不敢亂摸一番來驗證,輕輕錘了一下肩膀,隨意道:「哎呀,不是就不是了,我可沒有摸男人的習慣。」

說罷,又雙手枕著頭,躺在了綠草中。

「令狐沖,如果你的愛人是魔教中人,你會怎麼做,是發揚名門正派的傳統風格,大義滅親,還是與愛人遠走海外,歸隱山林。」抬頭望著天上的繁星,東方不敗突然輕聲問道。

聞得此言,令狐衝心中一陣哆嗦,等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他知道,東方不敗心中的防備打開了,對他產生了好感,他若是能好好斟酌一下用詞,說不定能夠俘虜東方的芳心,那做夢都要笑醒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