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三十一章帶著教主偷酒喝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大的福分。」令狐沖巧言道:「廢話別多說了,我身子不方便,董兄快帶我從這牆翻進去。」東方不敗施展絕世輕功,帶著令狐沖輕鬆進入酒館,而令狐沖鼻翼煽動,左聞右嗅,帶著東方不敗來到一處隱蔽的酒窖,嘿嘿一...

東方不敗攙扶著滿身是血,「受傷嚴重」的令狐衝去小鎮找大夫療傷,沉浸在幸福中的令狐沖卻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止住了腳步,讓東方扶著他回到田伯光布置的新房中。

果然,體胖如山的朱翠花正坐在床上哭得稀里嘩啦,那個樣子真是撕心裂肺,傷心欲絕,令狐衝上前安撫道:「那個姓田的眼光如此差勁,難怪只能做個人見人唾的採花賊。既然他不懂得欣賞朱姑娘的內在美,朱姑娘又何必在乎他呢。」

「世上好男人多得是,我們華山派就是俊男弟子無數,而且從小識文斷字,並非那種只注重外表的膚淺之人,朱姑娘乃世間奇女子,我想我華山派弟子必然有懂得欣賞姑娘之人。」

令狐沖說著便從懷中掏出一封書信,輕輕放到朱翠花肥大的手心上,輕柔道:「這是我寫的一封舉薦信,如若朱姑娘不嫌棄華山派廟小式微,便拿此書信到華山派拜見恩師岳掌門,加入我華山派,我派師長以及眾弟子一定會像對待自己親人一般對待朱姑娘,不知朱姑娘意下如何?」

朱翠花從小便失去了父母,而且體胖如山,面貌醜陋,為人所不喜,接觸之人都嫌棄她,避之如蠅蟲。關愛與親情便成了她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無數次夢中有人對她真誠友好,關心關愛,只有在睡夢中才會露出笑容,夢醒后便又得面對現實,淚濕滿襟。

而此時的令狐沖,就像是她夢中的親人一樣,為她擇婿,為她安身,像是父親,又像是兄長,為她的幸福而奔波努力,她抽泣著,緊緊的將令狐沖的舉薦信揣進手心,深怕又是一場夢境。

安頓好后,東方不敗攙扶著令狐沖前往小鎮找大夫療傷,而朱翠花便留在寨子休息一晚,明早便趕路去華山。

「這個朱翠華雖然其貌不揚,體型臃腫,但卻天賦異稟,根骨奇佳,是個練武的絕世材料,若是培養得好,成為當世絕世高手也不是沒有可能,倒是讓你華山派又撿了個大便宜。」

東方不敗對令狐沖說道,依然是平淡如水的語氣,彷彿世間沒有能夠讓其失神的事物。

「董兄弟一表人才,書生氣質如此濃厚,想不到眼光也這麼犀利,朱姑娘的確資質絕世,天下少有人能與其比肩,但我令狐沖又豈是這種算計逐利之人,我代華山派收留她,僅僅只是憐她的身世凄苦而已,想給她一個溫暖的家。要知道,這個世上,有的不僅僅是利益與實力,還有親情、友情和愛情。」

一路上,令狐沖自然是乘機搭訕,漸漸與東方不敗拉近了關係,兩人互相介紹,交換了「名片」,當然,東方不敗用的依然是董方白的化名。

由於天色已晚,小鎮上藥店醫館都已經關門歇業,東方不敗攙著令狐沖找了多處,醫館依然大門緊閉,不爽的東方就要出手砸門而入,卻被令狐沖所阻止。

「董兄,不必緊張,其實我也是天賦異稟,身體倍棒,吃嘛嘛香,我受的那點內傷,無甚大礙,只要兩壺酒灌下去,保證龍精虎猛,神清氣爽。」

令狐沖神秘道:「董兄,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東方不敗一臉疑惑被令狐沖連拐帶騙帶到了小鎮最有名的酒館門前。

「哦,原來你是帶我來喝酒呀,不過現在酒館已經關門了,你有錢也買不到了。」東方不敗有些無言以對,搖頭道。喝個酒也這般神秘么。

「誰說我要買酒了,我那點零花錢哪夠買幾次,若是次次都要買,那我不早被饞死了。」令狐沖撇撇嘴道。

「不花錢買,那就是偷嘍,想不到鼎鼎大名的華山大弟子,江湖上的白衣神劍令狐沖居然會做出這種偷盜之事。」東方不敗調侃道,實在想不到令狐沖這般有性格,擁有這般顯赫的身份居然還要盜酒喝。

「噓!你懂什麼,讀書人偷書那能叫偷嗎?我這是在幫他們品酒,鑒定酒的等級,對,就是品鑒,我一代酒神親自幫他們免費品酒,免費鑒定,那是他們莫大的福分。」令狐沖巧言道:「廢話別多說了,我身子不方便,董兄快帶我從這牆翻進去。」

東方不敗施展絕世輕功,帶著令狐沖輕鬆進入酒館,而令狐沖鼻翼煽動,左聞右嗅,帶著東方不敗來到一處隱蔽的酒窖,嘿嘿一笑道:「我這鼻子對美酒可不是一般的敏感,他們以為換個地方藏起來我就找不到了嗎?來董兄,今天我令狐沖就帶你好好品一品這絕世美酒。」

令狐沖輕車熟路地破開大門枷鎖,徑直而入,絲毫不去理會擺放在正中間的一堆裝飾精美大氣的美酒,反而指著角落最邊上一排普通酒罈道:「董兄,正中間這五十幾壇裝飾精美的,都是年滿五年的上等女兒紅,而這個角落邊上用普通酒罈裝著的確是二十年的絕世佳釀,是為鎮店之寶,我給你弄些嘗嘗。」

令狐沖從懷中摸出一根吸管輕輕插入酒罈,運起內勁輕輕一吸,一股甘甜美酒順著吸管流入了早已準備好的葫蘆里,他對東方不敗得意道:「董兄,這品酒,不能蠻幹,不能強行破開壇蓋,否則酒味會變,而且容易被人發現,只有這樣,一罈子採集一些,才是最保險的。」

東方不敗還是頭一回遇到這種偷酒方式,頓時大感興趣,新鮮感十足,也學著令狐沖的方式採集了一葫蘆。

「來董兄,相逢即是緣,幹了1令狐沖舉著酒葫蘆道。

「干1東方不敗也是豪邁萬分。

二十年的佳釀女兒紅,世所罕見,酒館的老闆珍若生命,將其裝進普通酒罈,擺放在不起眼的角落,料他人也想不到其中玄機。卻不想,令狐沖對美酒的研究,就如同田伯光對女人的研究一樣,都已經出神入化,堪稱藝術了,一眼就看破偽裝,找出真品,痛快豪飲。

令狐沖兩人喝了個痛快,之後再他的慫恿下,二人還各自灌滿了一葫蘆美酒,居然還打包了。

喝了還要拿,拿了還要留個紀念,令狐沖不喜歡做沒有挑戰的事,只見他拔出寶劍在牆壁上「刷刷」刻下幾行大字:「老夫酒仙帶好友到此一游,二十年的女兒紅佳釀果真不錯,甘醇無盡,回味無窮,老夫喝得很開心,希望下次能夠藏得更妙一點。」

東方不敗含笑看著令狐沖胡鬧,體會這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令人舒適,身心愉快。

正在這時,酒窖的大門被人猛地推開了,一個憤怒的聲音傳來:「把這幾個偷酒的混蛋給我抓起來,狠狠地揍,揍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