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十九章給田伯光準備驚喜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酒,痛快暢飲。而新房內,被伴娘化好妝的小尼姑儀琳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田伯光怕她逃跑將她的穴道點了。一陣微風吹過,令狐沖詭異的翻身進來,掀開紅蓋頭,解開小尼姑儀琳的穴道,說她說道:「儀琳小師妹...

田伯光扛著小尼姑儀琳大步離去,令狐沖自然是尾隨其後,令他沒有意料的是田伯光居然沒有回青樓,而是請人在郊外搭建了一個小寨子,寨子里到處掛滿喜慶的對聯,紅色條幅。

除此之外,田伯光還大撒銀錢,請了媒婆伴娘,幫儀琳化妝打扮,並在熱鬧繁華的大街集市上廣邀群眾演員,晚上到寨子里免費吃飯喝喜酒,凡是到場道賀的來賓,一律發銅錢五文,在集市上引起了一陣小轟動。

儀琳是一定要救的,不說別的,單單她是東方不敗的親妹妹這一點就無法讓令狐沖袖手旁觀。可他又不想像原著一樣扮女人,所以只能到大街上尋找一個能夠替代儀琳,又能噁心田伯光的女子。

經過幾次接觸,令狐沖對田伯光的性格也是頗為了解,這個採花賊是一個比較講究的人,既然已經建了寨子擺了喜酒,他自然不會在拜堂洞房之前對儀琳下手,晚上洞房之前,儀琳會很安全。

正聚精會神地想著如何實施晚上的解救過程,冷不防被人猛的撞了一下肩膀,令狐沖一個歪咧,一伸手抓住撞人男子的脖子,將正打算逃跑的中年男子提到眼前。

「大俠饒命,小的有眼不識泰山,無意冒犯,請大俠恕罪。」一個神色猥瑣慌張的中年男子竟然直接跪倒在地,磕頭認錯。

怎麼有些眼熟,令狐沖有些疑惑,猛然間一拍腦袋,突然想起來了,這個猥瑣男赫然就是當初他在華山腳下逮住問路的中年男子。一樣的猥瑣,一樣的乾淨爽快,跪地求饒。

令狐沖自嘲一笑,世界還真是小,居然和一個路人甲這麼有緣,想起當初問他青樓的位置時的情景,於現在何其相似,一樣的兢兢戰戰,站立不安,彷彿有什麼洪荒猛獸在後面追趕他一般。

「相公,你不要跑,我一定會模

正在這時,一個巨大的嗓門大喊一聲,震得周圍小攤販的桌椅瓢盆一陣晃動。竟然讓人不自覺想起了獅子吼這門絕頂聲波攻擊武學。

令狐沖抬頭一看,頓時被驚得嘴角發白,渾身上下不自覺顫抖,一個體胖如山的女子飛奔而來,被她踏踩過的石板全部像蜘蛛網般的開裂,觸目驚心。隨著她的跑動,周圍的桌椅建築物開始地震般的顫動著,大片的瓦片從屋頂掉落。

最關鍵是她的外貌,同樣的觸目驚心,慘絕人寰,簡直跟車禍現場一樣,令狐沖差點將隔夜飯給吐出來。

而被令狐沖抓著的猥瑣中年男子,像是突然獲得了百年功力成為了絕世高手,竟然猛地掙脫開來,不要命般地奪路而逃。

令狐衝突然明悟,為何這個猥瑣男子動不動就下跪求饒,連猶豫都不帶,敢情他是不敢浪費寶貴的時間啊,望了一眼這個胖女的體型面貌,突然覺得應該為這個不知姓名的猥瑣男子默哀三分鐘。

眼見著猥瑣男子風一般的躥入人群消失不見,胖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傷心地大哭起來,撕心裂肺般的乾嚎聲差點將令狐沖這個神話級高手震趴下。

猛然間,令狐沖腦海閃過一道霹靂閃電,一個念頭湧上心頭,臉色居然露出了似笑非笑,非常矛盾的神色。

令狐沖鼓起勇氣,走到小山般的胖女人身旁,對他說道:「不必傷心,這種猥瑣醜陋的男子如何配得上你的絕世之姿,想不想認識一個風流倜儻,武功高強,又英俊非凡的超級帥哥?」

……

轉眼已到傍晚,夕陽西下,田伯光的小寨子里燈火輝煌,帳篷外面擺了十幾桌酒席,各種不認識的臨時賓客正在大快朵頤,舉杯共飲,向新郎賀喜,而田伯光也在一桌一桌的敬酒,痛快暢飲。

而新房內,被伴娘化好妝的小尼姑儀琳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田伯光怕她逃跑將她的穴道點了。

一陣微風吹過,令狐沖詭異的翻身進來,掀開紅蓋頭,解開小尼姑儀琳的穴道,說她說道:「儀琳小師妹不要怕,我是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特意來救你的,你從窗戶爬出去,然後馬上離開這裡。」

「多謝令狐師兄搭救,儀琳感激不荊」小尼姑儀琳雙手合十,鞠躬感謝道。

令狐沖也不廢話,顧不得男女有別,直接將儀琳拖出窗外,讓她趕緊離開,而他,開始著手準備一個大大的驚喜送給田伯光。

這恆山派的尼姑居然還留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頭髮,不得不讓令狐沖感到坑爹,這尼姑留長發,與太監長鬍子有何區別?

「來來來,大家吃著喝著,今天是我田伯光的大喜之日,感謝諸位前來捧場,」田伯光舉杯對眾人道,「今天大夥隨便吃,隨便喝,待會還有五文錢。」

群眾演員們一陣叫好,大肆鼓掌,好不熱鬧。

田伯光一頓場面話說完,就打算直接入洞房,卻被媒婆等人攔住了,說要先玩問答遊戲,只有答對問題才能夠入洞房。本來他懶得理會,作為天下揚名的採花大盜,已經記不清自己洞房過多少回了。但是媒婆用天長地久的理由牽制了他,而今天這個女子與其他女人不一樣,以前只是玩樂,這次他卻是動了感情了,所以便只有參加這個所謂的問答遊戲。

這時,一位面如冠玉,英姿颯爽的年輕男子步入了這個熱鬧的小寨子,他被眾人的吆喝聲給吸引過來。

「遠方來的客人,裡邊請1田伯光請來的臨時管家上前接待道,「今天是我們公子爺的大婚之日,公子近來喝杯喜酒去去乏。」

「哎呦,看公子文質彬彬,器宇軒昂,想必是大有學問之人,不如就請公子來出個題考一考我們的新郎官,大家說好不好?」媒婆趁機道。

眾人一陣叫好,紛紛讓年輕公子出題。

而青年公子爺不客套,坐下后直接就對田伯光道出一句:「春眠不覺曉,下一句是什麼?」

田伯光頓時頭大如斗,他從小就不愛讀書,哪裡會對詩,本想耍賴,卻又耐不住眾人起鬨,只得絞盡腦汁,突然想到一個絕句,便大聲道:「春眠不覺曉,洞房無限好1

說完還自顧自的拍起手來,田伯光越想越妙,原來我老田還是個詩人,果然有天賦。

躲在暗處的令狐沖眼巴巴看著那個面如冠玉的青年男子,神色激動,果然是她,東方出現了。不過田伯光的對詩讓他心中暗罵:「春眠不覺曉,洞房無限好!田伯光這個淫賊居然還吟出了這麼有哲理的千古絕調,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過,田兄,我們相識一場,你之大婚我怎能不準備了一份大禮呢,這份大大的驚喜希望不會讓你受到驚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