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十八章恆山派小儀琳(求收藏)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光還是有些緊張,因為他知道余滄海的武功境界要高他一個等級,動起手來肯定不是對手。「余前輩,晚輩恆山派弟子儀琳,還請余前輩現身相救。」儀琳小尼姑以為來了救星,大聲呼救道。「小師傅放心,我余滄...

萬里獨行,採花大盜田伯光,惡名昭彰,臭名遠揚,聽聞之人多為不齒,不屑一顧,江湖傳言,田伯光身高不足五尺,賊眉鼠眼,尖嘴猴腮,相貌醜陋,面目猙獰,是一個人見人唾的奇醜之男。

而絕大多數人都不會知道,其實,這個惡名昭彰的淫賊生得面如冠玉,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簡直是風靡萬千少女,引動無數深閨少婦春心蕩漾,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世間奇男子。令狐沖曾經猜想過,若是這個小子生在二十一世紀,那絕對是風靡萬千婦女,橫掃一切奶油小生,健美男星,腳踏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紅透半邊天。

大多數人不知道,田伯光早已告別那種見女人就上的低層次境界,他其實是一個非常有原則有品位的淫賊,或者說是藝術家更為合適。令狐沖在他屁股後面跟了整整七天,竟然只做了一件案子。

颳風下雨,天氣陰沉時,他在青樓喝花酒,與姑娘們舉杯共飲,暢談人生哲學。風和日麗,天高氣爽時,他才會外出尋覓獵物,長相難看的不要,身材臃腫的不理,只有青春靚麗的少女,芳華艷麗豐盈少婦才能引起他的興趣。

尾隨在其後的令狐沖經常頭冒青筋,怒髮衝冠,手指都被自己捏青了。你說你一個臭名遠揚的採花賊,遇見獵物直接擄走,脫褲子辦完事不就完了嗎?偏偏還玩什麼情調高雅,你情我願之類的無聊遊戲,看得老子都要長雞眼。

田伯光這個人,每次遇到目標后便會上前搭訕調戲,其英俊的外表,幽默風趣的談吐也經常讓被調戲的女子嬌羞暗喜,勾搭到手后,還要挑好時間,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找一個山清水秀,風景如畫的地方成就好事。

「他媽的,田伯光這個狗娘養的畜生,要禍害多少美女才甘心1令狐衝心中不爽暗罵,或許還有些嫉妒羨慕的情緒。

老實說,令狐沖對這個臭名昭著的採花大盜感覺還不算壞,雖然風流,卻不下流,每次作案,都是女方半推半就,互成好事。勾搭女子被拒絕時,他也不生氣,更不強來,比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表面上正義秉然,實則男盜女娼,道貌岸然的江湖俠客好多了。

「他媽的,田伯光你這狗娘養的,今日要是再沒收穫,老子就揍得你媽媽都不認識你,你他娘天天花天酒地,風流快活,老子天天給你望門把風,真是豈有此理1

到了第八天,令狐沖實在忍不住了,這樣下去東方還沒見到,自己就被慾火憋死了,他下定決心,今天若是還沒有目標人物出現,就好好教訓一下田伯光,好好的出一口惡氣。

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明媚,萬里晴空,田伯光像往常一樣出來溜達,而天天風流快活的田伯光絲毫沒有察覺到,若是今天沒有讓後面那位大爺滿意,會造成什麼樣的嚴重後果。

或許是經常在熱鬧的大街狩獵感覺有些膩歪,今天的田伯光別出心裁,心血來潮,慢慢朝幾天前選定的一處作案場所遊盪而去,那地方青山綠水,鳥語花香,那是如花似錦,正是辦事的好地方。

走到半山腰時,突然發現前方有一個裊裊婷婷,妙曼動人的身姿,蹣跚地爬上山腰一個大佛石像的頭頂,努力地清理著佛像上的雜草與頑石。

田伯光正看得入神,突然,這個動人的女子腳底一滑,竟從山腰摔了下來。田伯光健走如飛,猛地運轉絕世輕功,猛撲而上,將女子接入懷中。

「我滴個乖乖,老田我真是艷福不淺,這樣的美人也能讓我見到,真是天賜良緣埃」

田伯光低頭一看,頓時被震尿了,哪怕他閱歷無數美色,但在這一刻卻已然被深深震撼了,懷中之人居然是個清麗絕俗,美貌無雙的絕世女子,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純凈透明,深深地印進他的心扉,將他的靈魂都吸進去了。

自從十年前被心愛的女人背叛之後,他便徹底杜絕內心的情感,將時間女子當做玩物,當做享樂的工具,而今,僅僅一個眼神,竟然讓他再次動了凡心。

「她是我的!我絕不會讓她再從我身邊溜走1田伯光在心中默默道。

這時,靚麗脫俗的女子從田伯光環抱中掙扎出來,單手合十躬身道:「儀琳多謝施主救命之恩。」

「原來是她,怪不得這次漂亮清純,這兩個宿命中的人終於相遇了。」令狐衝心中暗道。

田伯光緊緊盯著儀琳,雙眼放光,恢復了一貫的語氣,輕佻道:「嘖嘖,這麼漂亮的女子,出家太可惜了,儀琳小師傅,不如和我老田成親,做一對同命鴛鴦豈不更好。」

「你胡說什麼,不可不可,真是罪過罪過,師傅說,男人是洪水猛獸,碰不得。」儀琳慌張道。

「誰說男人是洪水猛獸,你師傅成過親?試過男人?她那是胡說八道,不用理他,來來來,我們來洞房如何?」田伯光一臉賤笑,朝儀琳摟去。

「不要,田施主,師傅說過,做壞事會下十八層地獄的。」儀琳慌忙躲閃道。

只是她這江湖三流境界,怎會是絕頂中期境界的田伯光的對手,一瞬間就被點住了穴道,動彈不得。若是往常,田伯光倒也不至於會做這種強制性的事情,但是眼前這個小尼姑太過美麗動人,竟然讓他找到初戀時那種感覺,不得不破例一次,用強先將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正在田伯光準備上下其手的時候,跟在後面的令狐沖開腔了。

「惡賊田伯光,光天化日竟然敢強搶民女,老夫余滄海對你這種人渣甚是看不慣,現在立刻將小尼姑放下,馬上滾蛋,否則,別怪老夫不客氣。」

「你,你……你是青城派掌門余滄海又怎麼樣,有種你出來單挑啊1初聞余滄海之名田伯光還是有些緊張,因為他知道余滄海的武功境界要高他一個等級,動起手來肯定不是對手。

「余前輩,晚輩恆山派弟子儀琳,還請余前輩現身相救。」儀琳小尼姑以為來了救星,大聲呼救道。

「小師傅放心,我余滄海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採花淫賊。田伯光,老夫成名江湖多年,不想以大欺小與你一般見識,識相就快放下恆山派小尼姑滾蛋,不然可不要怪老夫不客氣。」令狐沖道。

「嘿嘿,你不是不想出來,是不敢出來吧,既然你要做縮頭烏龜,我也懶得和你一般見識,又何必為你這種縮頭縮腦之人浪費時間精力,耽誤我的好事。」

田伯光意識到這個人不會是青城派掌門余滄海,否則又豈會不敢出來教訓他,而且不管是誰,武功肯定不如他。只是這個地方洞不了房了,得重新找個好地方。

田伯光把儀琳扛在肩膀上,大步離去。

PS:一千收藏了,多謝各位書友支持,大家看書時順手收藏推薦一下吧,本周是最後一周新書榜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