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十二章探查青城派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神在在地豎立在一邊,哼著小曲。而勞德諾上前敲門,不一會便出來一個年輕的青城派弟子。「華山派弟子二人奉家師岳不群之命前來拜見余掌門。」勞德諾上前施禮道。「等著1青城派弟子語氣甚是無禮,...

第二天一大早,令狐沖與勞德諾二人便背著行李,騎著駿馬往青城山而去。

一路上,帶著任務的令狐沖故意藉機與勞德諾多次交談,勞德諾話不多,多數時候是令狐沖在講,他旁聽。

確如岳不群所說,勞德諾沉穩謹慎,而又果敢忠心,辦事牢靠踏實,在這一路上,勞德諾對這個大師兄是恭敬有加,鞍前馬後,任勞任怨,一切以令狐沖馬首是瞻。吃飯住宿這些根本不需令狐沖操心,他定會辦得漂漂亮亮,任何黑店和對他們懷有敵意的人物都沒能逃過他的眼睛,都被他暗中輕易解決,絲毫沒有打攪到令狐沖。

這勞德諾果真是個人才,這後勤工作做的,恐怕整個華山派都沒有幾人比得上他,同輩弟子就更不用說了,將華山派的內務交由他打理再適合不過,老岳的眼光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辣。

令狐沖並沒有對勞德諾吹噓自己武功有多高強,依照勞德諾謹慎的性子,多半也會嘴上誇讚,內心卻不當回事。唯有在青城派大發神威,當著勞德諾的面將余滄海狂虐一番,才能給他最強烈的震撼,畢竟余滄海早已是名震江湖的一代宗師,而他令狐沖只是華山派的一個晚輩人物,有對比,才能將事實看得更清楚。

兩人快馬加鞭終於趕到青城的派駐地清風觀。

一切交給勞德諾處理,令狐沖環抱雙手放在胸前,老神在在地豎立在一邊,哼著小曲。而勞德諾上前敲門,不一會便出來一個年輕的青城派弟子。

「華山派弟子二人奉家師岳不群之命前來拜見余掌門。」勞德諾上前施禮道。

「等著1

青城派弟子語氣甚是無禮,冰冷地從嘴裡蹦出兩個字,把大門狠狠一關,將令狐沖了勞德諾二人關在門派,竟沒有請他們去偏殿等候休息。

「二師弟,我早就說這個青城派沒一個好東西,你看看,一個小嘍嘍居然敢把我們拒之門外,我們現在可是代表著華山派,代表著師傅的臉面,」令狐沖故作氣憤道,「青城派竟敢如此侮辱我們華山派,他媽的,這幫狗娘養的,不將他這個清風觀攪個天翻地覆豈不是讓別人認為我令狐沖怕他青城派。」

「大師兄,切莫衝動,我們是來賠禮道歉的,不是來鬧事的,若是搞砸了,回去怎麼跟師傅交代。」見令狐沖準備犯楞,勞德諾趕緊勸阻道。

「二師弟,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講究了,不要把被人想得太好,我敢肯定,剛才那個小王八蛋絕對沒有進去稟報,說不定正在和其他青城派弟子一起嘲笑我們呢。」令狐沖道:「這個江湖,只有實力才能贏得別人的尊敬,你實力強,你就是英雄,就代表正義,你實力弱,就是邪惡。門派也是一樣,比如嵩山派,行事狠辣,濫殺無辜,卻因為有左冷禪和十三太保,在江湖的定位便是代表正義的名門正派。」

「所以,嵩山派的長老弟子殺人,就算是將你抄家滅族,江湖上的人也只會說嵩山弟子那是在懲奸除惡。同樣是殺人,你如果實力不濟,那便是作惡多端,江湖上人人得而誅之!只有你的師門強大,你自身的武藝高強,你在江湖上才會有話語權,你明白嗎,二師弟1

本來還不甚在意的勞德諾,被令狐沖有意的將嵩山派滅人家族之事拿來作比喻深深刺激到了,若不是多年養成的城府與隱忍的性格,差一點就控制不住情緒,暴口發飆。

「二師弟你在外面等一會,我進去看看1令狐沖不等勞德諾回答,一翻身便竄進青城派的駐地清風觀內。

不愧是流傳千年的名門大派,果然氣派,這樓宇瓊閣,裝飾設置很有內涵。令狐沖踩著凌波微步溜到了青城派的演武場,果然見到余滄海正在監督一幫弟子練習劍法。

余滄海幾個親傳弟子並不是在練習青城派名震江湖的松風劍法,而是在練習一些極其怪異,毫無連貫性,看著軟綿無力的招式。應該就是余滄海偷學過來的林家辟邪劍法。

令狐沖正在想用什麼方式露面時,余滄海突然出劍劈掉其子餘人彥手中長劍,詢問道:「人彥,怎麼最近練劍手腳無力,無精打采,出劍軟綿綿的?」

「爹,這林家辟邪劍法這麼差勁,我們練他有個鳥用啊,我們的松風劍法比它強百十倍,你幹嘛非要我們練呢。」餘人彥不滿道。

「人彥,你有所不知,當年林遠圖憑藉著七十二路辟邪劍法打敗江湖無數高手,就連你長青子祖師也敗在他手下。」余滄海對眾弟子道,「所以你們不要小看這辟邪劍法,好好練習1

「長青子祖師當年可是號稱三峽以西劍法第一呀,連他都敗了,看了這個辟邪劍法還真的藏著很多秘密埃」

青城派眾弟子驚訝道。

「你們祖師當年便是因為這件事鬱鬱而終,不過他臨終前有遺言,這辟邪劍法看著並不連貫,像是三流劍法,但只要配合林遠圖獨特的內功心法,施展開來便迅疾如風,如鬼似魅,詭異莫名。」

說到這裡,余滄海向眾弟子得意道:「林家必有與辟邪劍法匹配的運功心法,而林遠圖早已歸西,現在的林家似乎因為什麼原因並沒有傳人習得這套內功心法,我調查到林粵終鵡轄期便要告老還鄉,沒有朝廷的庇護,林家怎會是我們青城派的對手,辟邪劍法和心法逃不出我的手心。」

「妙,妙啊,原來爹三個月前安排人去京都監視林家,便是為了今天啊,爹你果然是深謀遠慮。」餘人彥和一幫弟子吹捧道。

而余滄海顯然對眾人的吹捧很是享受,右手輕捋鬍鬚,得意洋洋。

「媽的,你們這幫狗娘養的,原來已經準備隊林家下手了,這倒是個意外收穫,不過老子來這裡可不是聽你們拍馬屁講故事的。」令狐沖在一個大樹上藏了大半個時辰,終於不耐煩了,故意弄出一點聲響,引起余滄海的注意。

「誰?」余滄海不愧是江湖成名多年的武學宗師,反應靈敏,非常配合令狐沖的計劃,一把長劍直接朝令狐沖的方向激射而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