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二十一章嫖過娼的太師叔你惹不起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才會出現,華山派復興有望埃祖孫二人在風清揚居所席地而坐,暢談武學,而令狐沖也與風清揚講了自身的情況,雖然他武功境界已經遠超風清揚,但是武學理論方面比之相差甚遠,有許多前輩經驗可以借鑒。令狐...

岳不群令狐沖師徒二人在老岳的書房盤膝相對而坐,令狐沖將茶杯燙洗乾淨,沏了兩杯龍井茶,將茶杯輕輕放到岳不群面前的茶几上。

「你從小調皮搗蛋,油腔滑調,做事從來都不會循規蹈矩,讓人難以寬心,而華山眾弟子之中,唯有德諾的性情與為師最為相近,沉穩,堅毅,忍辱負重。」

岳不群端起茶杯,右手提著杯蓋輕輕撥弄了杯中水面上的幾片漂浮的茶葉,抿了一小口,緩緩道,「你是想問為師為何這般看中德諾?」

「弟子確實不解,師傅明知二師……勞德諾是嵩山左冷禪派過來的底,又為何如此看重培養於他,早晚是要對立,又何必花費這麼大的心思做無用功呢。」令狐沖道。

「因為他堅韌,果敢,忠心,還有懂得忍辱負重1岳不群沉聲道,「三年前,德諾帶藝投師,為師便暗中調查過他,左冷禪安排雖然精密,但又怎能瞞過我,而且這一查,居然還查出了一件隱秘。」

「十八年前,嵩山地界的一個小門派得罪了嵩山派長老而被滅門,整個門派只剩下六歲的掌門之子張有德不知去向,逃過一劫。」岳不群緩緩道出當年被嵩山派掩蓋的江湖隱秘,「而勞德諾拜入嵩山派的時間和所公布的身世,與當年的張有德非常吻合。」

「師傅的意思是,勞德諾就是當年的張有德,他拜入左冷禪門下就是為了要伺機報仇?」令狐沖驚奇道。

「不錯,他進嵩山才六歲,卻懂得隱忍,沒有表現出半點異常,甚至於連左冷禪都被瞞過去了,隱忍,大膽,忠心,穩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利用的好,將是華山派的一大助力,而嵩山派至少也得元氣大傷。」

岳不群輕嘆一聲道:「為師之所以如此重用於德諾,便是希望他對華山派徹底歸心,成為我華山派復興的棟樑。」

原來如此,令狐沖恍然大悟,怪不得原著中陰險狡詐,詭計多端的左冷禪直接被老岳輕易地陰死了,卻原來是勞德諾早就被老岳收服,同流合污了。最後勞德諾慘死,恐怕也是岳不群自殘練劍導致性情大變所致,那時候的岳不群連妻女都可以拋棄,又怎會在乎一個弟子的死活,所以造成了勞德諾的悲劇收常

「二師弟是我華山派弟子,他的為人我也很欣賞,既然他和嵩山派有生死滅族之大仇,我們自然要為他出頭才是,更何況,現在嵩山派的頂級戰力可遠不如我們。」

令狐沖明白岳不群的意思,開口應承道:「我們可以傳他獨孤九劍總決式和破劍式,對付嵩山派的幾個一流境界的長老應該不成問題,那什麼嵩山十三太保,就讓弟子來料理好了,至於左冷禪,兵對兵,將對將,就由您老人家親手料理他吧。」

岳不群微微頷首,左冷禪的實力他大概也能估測得出,當年五嶽劍派進攻黑木崖時,左冷禪能和狀態不佳的任我行斗得旗鼓相當,再加上他有寒冰真氣加成,現在的戰鬥力應該是絕世高手初期。在突破之前,他老岳確實不是左冷禪的對手,但是現在嘛,紫霞神功大成,再加上絕世劍法獨孤九劍,拿下左冷禪已經不在話下。

這一次青城派之行便是收服勞德諾的最佳時機,只要他令狐沖展現出絕世戰力力壓余滄海,那麼肯定會將勞德諾的尿給震出來,平時油腔滑調,練功不努力的令狐沖都有這般強大的實力,那麼作為他們師傅的岳不群應該是什麼境界,華山派的真正武功應該有多強大,加上老岳又一向器重於他,一心想找嵩山派報仇的他又豈會放棄這個機會,一定會向老岳投誠的。

師徒倆在書房商議許久,令狐沖才行禮告退,老岳這個笑傲江湖世界的頂級謀士便將他運籌帷幄的大局觀與對細節的把控能力徹底展現出來,令狐沖只要依計行事就可以了。

這種安排令狐沖自然是樂於接受,這個懶鬼最害怕的就是動腦子,生謀遠慮的老岳已經把一切細節都安排好,他反而樂得輕鬆。

上路之前,令狐衝去了一趟華山派後山,去看望一下風清揚,喜歡惡作劇的他一到風清揚隱居的山洞前便是一聲大吼:「風太師叔,徒孫來找您單挑啦1

不一會便從山洞裡面傳來一陣氣急敗壞的怒吼:「老夫最近拉肚子,出手不方便,臭小子你去找別人比劃吧。」

令狐沖嘿嘿一笑,便跨入山洞。

風清揚現在的境界穩固得非常順利,丹田內的那顆液體真元已經增長到水滴般大小了,全身的真氣循環到丹田,與這滴真元水乳交融,不斷地改善他的體質,將一些身體內的雜質排出體外,等體內雜質排除乾淨,這個過程一結束,便可以引天地靈氣灌體,徹底突破到神話境界。

風清揚近段時間心情非常愉快舒暢,自身的武學桎梏被打破,華山派在岳不群的帶領下實力日益強大,他偷偷溜到華山派習武場查看了一回,沒想到華山弟子的整體實力居然有了這麼巨大的提升,這一代除令狐沖這個變態外,十二位親傳弟子全部都達到三流巔峰高手境界,甚至還有兩人突破到二流,普通弟子也絕大部分成為了三流高手,這種實力只有在華山派鼎盛的時期才會出現,華山派復興有望埃

祖孫二人在風清揚居所席地而坐,暢談武學,而令狐沖也與風清揚講了自身的情況,雖然他武功境界已經遠超風清揚,但是武學理論方面比之相差甚遠,有許多前輩經驗可以借鑒。

令狐沖體內已經結成金丹,軀體正在無聲無息進行脫胎換骨的進化,全身真氣全部化為真元,盤踞在丹田旋轉,現滋養金丹所需要的能量實在是太大太多了,就算全力吸收天地靈氣入體也遠達不到金丹的索求,無奈之下,現在他只得將所有真元聚集才丹田,只留一絲在體內經脈正常運轉,根本不敢輕易動用真元內力,否則根本補不回來。

對於這種情況風清揚也沒有解決辦法,只能是盡量不去使用內力,而後去尋找一些天材地寶服用,或許會可以暫時滿足體內所需。

既來之則安之,想不到解決辦法,令狐沖也就不再去多想了,到時候大不了先抓幾個武功高強的壞人用北冥神功進補一下,不過不到萬不得已令狐沖不打算這樣做,將別人體內的東西吸進自己體內,心裡不免會感到噁心。

祖孫二人忘卻了時間,聊得非常愉快,談到最後,已經不僅僅局限於武學探討了,天南地北,江湖八卦,世間奇談怪事,越聊越開,最後令狐沖一時口快,將風清揚當年在怡紅院**的事情給抖了出來,還津津樂道的點評一番,於是風清揚惱羞成怒,立馬變臉,直接將令狐沖掃地出門,趕出了居所。

令狐沖只得悻悻地下了山,不就去怡紅院嫖個娼嘛,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何必隱瞞呢,還不許別人說,一說還翻臉,真是小心眼。

唉,嫖過娼的太師叔你惹不起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