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令狐沖 武俠修真

穿越令狐沖 第十五章田老師,唯一的女性研究大宗師

作者:小胖子上山

本章內容簡介:承認,他是一個絕對的女性心理學研究大師,生理學實踐宗師,著名人體藝術大師,動作片最佳指導宗師,甚至,還有最佳原創動作設計,最佳編劇,最佳武術指導,最佳故事情節等一系列頭銜。「令狐兄,你我一見如故...

「美女,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啊?」

「不要,不要啊1

「女人說不要,那就是要1

在一個偏僻荒涼的小巷子里,令狐沖目瞪口呆地欣賞著眼前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一個身著錦衣華服,大概三十歲左右,相貌英偉的男子,腰裡撇著一把形狀特異的長刀,紅光滿面,前額兩側的太陽穴高高鼓起,體內真氣正繞著大周天快速的循環著,儼然已經邁進江湖絕頂高手之列。

但這位絕頂高手此時正一副猥瑣流氓相,將一位不懂絲毫武功的美貌婦人堵在牆角,上下其手,不停地挑逗著美婦全身的敏感部位,嘴裡更污言穢語不斷。

或許是怕被人聽見,美婦壓抑著呻吟,不住的哀求,而這位相貌與行為嚴重衝突的男子更是絲毫不理會,依舊手腳不停,不一會便又將美婦全身摸了個遍。

摸到興奮處,該男子居然感慨了起來,自語道:「你們這些女人,就是喜歡把直的東西繞成彎的,拐彎抹角,明明是想要的很,偏偏又嘴裡大喊著不要,女人,真是一種複雜的動物1

「好吧,美人,現在,我們來玩好玩的遊戲,你喜歡什麼姿勢,本大爺今天高興,再高難度的動作都滿足你,要不先來個老漢推車,什麼,不要?」男子故作猶豫,突然賤笑道,「女人說不要,那就是要!我來了1

「啊哼1就在男子脫掉褲子準備提槍上馬的時候,一聲若有若無的咳嗽打斷了他。

男子的反應完全向世人證明了他乃江湖絕頂高手的事實,只見他猛地一提褲子,反手瞬間抽出腰間長刀,怒喝一聲:「誰呀,鬼鬼祟祟的,有種出來1

「閣下武功如此高強,卻在此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實在是有些令人不齒埃」令狐沖背著雙手,從黑暗中走出來,道,「華山派令狐沖,見過閣下1

「原來是華山派大弟子,白衣神劍令狐沖啊1男子聞言居然將長刀重新插回腰間,舉手抱拳道:「在下田伯光,久仰令狐兄大名了。」

「他媽的,你這狗娘養的1聽得男子自報姓名,令狐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早該想到,擁有江湖絕頂武功戰力,卻在這鳥不拉屎、烏漆抹黑的鬼地方調戲良家婦女,會做這種事的恐怕也只有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採花大盜田伯光了。」

「萬里獨行這個稱號只是江湖上朋友的抬愛,你也可以叫我,英俊不凡,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小田田1田伯光伸手捋了捋頭髮,對令狐沖道。

「做淫賊做到田兄這種境界,小弟對你的敬仰簡直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1令狐沖道,「只是在這種地方辦事未免也顯得太沒品位了,田兄若是賞臉,不如去喝一杯如何?」

「哦,令狐兄原來是想救這個小娘子啊,不過美人可不見得願意讓你救哦,女人嘴上說不要,其實就是要1田伯光得意洋洋地向令狐沖傳授他對女人的經驗。

「不過呢,我田伯光這個人最喜歡交朋友,是寧要朋友不要美人,令狐兄弟,我看你順眼,就給你這個面子,走,哥哥我請你去似水年華喝一杯。」

「好啊,求之不得1

令狐沖正愁找不到路,索性就跟田伯光去玩玩,現在的他可不是原著裡面的那個令狐沖,被田伯光吃得死死的,田伯光雖屬於江湖絕頂初期境界,而令狐沖現在可是傳說中的神話境巔峰,就算不能輕易動用內力,光憑獨孤九劍就可以在三招之內把他幹掉。

於是乎,令狐沖便悠哉悠哉地尾隨田伯光來到了他的目的地,華山地帶最出名的青樓——似水年華,左腳剛跨入門,老鴇便親自出來熱情的將二人迎上了二樓雅間,看得出,田伯光便是這裡的常客,是老鴇眼中的金主。

而田伯光也真是出乎令狐沖的意料,無論是長相還是談吐,都與金大俠原著中的描敘相差甚遠,而老田的長相,憑良心說,剛毅俊俏,比之後世的那些奶油小生,紅星美男要強太多了,絕對的少婦殺手。

最令人驚異的是,田伯光居然非常健談,口才那不是一般的好,口若懸河,妙語成珠,那是出口成章,對世間萬物的有非常獨特的看法與見解。

當然,他談得最多的還是女人,從女人的身段,步伐姿勢,著裝打扮等方面,深入剖析了女人內心深處的渴望,愛好,心理與期望,就算明知道他田伯光是個無惡不赦,淫人妻女的採花大盜,你也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絕對的女性心理學研究大師,生理學實踐宗師,著名人體藝術大師,動作片最佳指導宗師,甚至,還有最佳原創動作設計,最佳編劇,最佳武術指導,最佳故事情節等一系列頭銜。

「令狐兄,你我一見如故,興趣相投,真乃天下幸事,來,幹了這碗1田伯光意氣風發,舉杯敬了令狐沖一碗。

「田兄對女人的了解真是透徹心扉,研究理論更是博大精深,一針見血,小弟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這麼強烈的推崇與敬佩,相識即是緣分,今天有幸結交田兄,真是不虛此行,幹了1

令狐衝來者不拒,碰杯後仰頭將碗中美酒喝個乾淨。

「可憐我令狐沖一世英名,卻連一個普通女人的心思都猜不透,這點,恐怕連田兄萬分之一都比不上1

「雖說令狐兄目前的閱女經驗不足,對女人的心思也不甚了解,但我觀令狐兄天賦異稟,實乃絕世之姿,只要稍加調教,將來未必不能成為第二個萬里獨行田伯光1

田伯光突然感嘆道:「其實田某也是這樣一步一個腳印踏過來的,想當初,我為了一個心愛的女人,甘願化身毛賊強盜,去偷去搶,只為滿足她對珠寶服飾上的渴求。可是,當我抱著滿身珠寶準備向她求婚的時候,她居然選擇嫁給了一個風燭殘年的老頭子1

「我為她付出了一切,可她居然這樣對我,怡紅院的姑娘們都諷刺我不懂女人,你說,我會不懂女人嗎?」

田伯光顯然喝多了,又或者是心裡憋屈,被壓抑得太久,居然在包房裡對令狐沖開始爆起了猛料,隱藏在他深處的秘密。

「她新婚當夜,我喝得爛醉如泥,狂性大發,一衝獍芽斕叮將前來參加婚宴的所有賓客與新郎新娘一起,全部殺了,血流成河,當她倒在血泊中的時候,我清醒了,心徹底碎了,我告訴自己,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發生1

田伯光說著說著,居然大哭了起來。

「女人的心思太難猜,女人說要,我給,說我不懂情調,女人說不要,我不給,又說我不懂女人心,你說你要還是不要,我給還是不給?」

「從此以後,我改變了自己的理想,我要做一個閱盡天下美人的採花大盜,我要了解女人內心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於是,我開始瘋狂的作案,我要一步一步通過不斷的實踐,來剖析女人的內心深處,我他媽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學者!令狐兄你說是不是?」

令狐沖直接被震尿了,還有這種震撼式的蛻變,你的存在簡直就是天下男人的福音。

「田兄,你不僅是一個真正的學者,你還是整個笑傲江湖世界唯一的,獨一無二的女性研究大師,實踐大師,女性心理學大師,我對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