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神捕 歷史軍事

通天神捕 第四百七十八章 收個小弟好辦事(

作者:狗子

本章內容簡介:找個大家閨秀並不難吧?何以到現在還未成家?」蕭七月也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不難,這個怎麼說,太難了。 一來,展某我十二歲考得武舉人,十五歲中武進士,從此後就進入大理寺。 一直到...

的確,大理寺提刑官就一個五品小官而已,擱在葯堂一個四品藥師眼中的確不夠份量。

而大楚的大理寺少卿的官職就高得多了,正三品大員。

關鍵是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合稱為『三法司』,相當於最高法*院,實權也不可小視。

「那你在這裡發獃也沒用啊?」蕭七月問道。

「反正人請不來,那案也破不了。我想等林藥師出來后再求一下情,看看是否有辦法。而且,我看你還在這裡,還是趕緊離開吧。不然,太晚就出不了皇都了。」展離還真是熱心過度。

「我只是一個鄉下來的小人物,你堂堂提刑為何如此關心我?」蕭七月直接問道。

「因為,你打跑了異族人,揚了我大楚風範,你是真漢子。我展離不願意看到你如此年輕就死在那個狗屁的小王子手上。」展離說道。

「好吧,看在你如此關心我的份上,我也正好要進葯堂去辦事,你跟我一起去。」蕭七月說道。

「命都快沒了你還有心情去辦事,趕緊走埃」展離都急了,乾脆一把抓了過來,看來,他是要用強,直接把蕭七月給捋走。

只不過,蕭七月身子一個輕晃就落空了。

展離一愣,再次彈身撲將上來。

不過,蕭七月腳步還在往前走,沒作絲毫停留,不過,展風招招落空。

這『九曲迷幻星辰步』果然不凡,耍起展離這個太英境武者來好像玩兒似的。

展離十幾次出手都落空了,乾脆停了下來。

他明白了,自己是鹽吃蘿蔔瞎操心,敢情是這小子還是個不折不扣的高手。

自己也是大意,剛才這位蕭公子一招干傷那個巨目國侍衛長『婁贏』時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上。

畢竟,婁贏再怎麼差但他也是巨目國皇子的侍衛長,肯定不弱。

不過,即便你是個高手,如此年輕,但也不可能能高到那裡,跟擁有整個巨目國勢力的王子相比,差得太遠了。

「展提刑,你們大理寺的實力很強大啊?」蕭七月一邊走一邊笑問道。

「強大,怎麼可能?跟錦衛府相比,咱們太弱了。回回抓人都得請求他們幫助,為此,遭人百眼也不曉得多少回了。」展離搖了搖頭,一臉苦澀。

「不強大你一個五品提刑官實力可是不弱於錦衣衛右副都指揮使莫大人?」蕭七月轉頭看了他一眼。

「蕭公子指的是莫雲涯莫大人嗎?」展離一抱拳問道。

「沒錯1蕭七月點了點頭。

「那沒有可比性。」展離搖了搖頭。

「這話我該怎麼樣理解?」蕭七月問道。

「這事要一分為幾,首先,莫大人是皇親國戚,他的實力跟職位是不相符的。

你看,錦衣衛左副都指揮使蔡振大人可是半步元丹境強者,這才是實至名歸。

而我們大理寺少卿『洛召』的實力才達到太英九重樓境。

兩人官品相當,地位相當,但是,實力差了好幾個層次。」展離說道。

「這就奇怪了,大理寺少卿是正三品大員。而展提刑你才五品,你的實力居然不弱於少卿,這大理寺也太委屈你了是不是?」蕭七月問這話自然大有深意,其實,早從展離的人氣回顧之中看到了他的官場之路很不入意。

一個堂堂的太英九重樓境強者居然只是個五品小官,京城就是高手如雲也沒到把太英九重樓境當打雜工使用的地步吧?

蕭七月初到京城,自然是想籠挌一批有實力的手下跑腿兒。

不然,事必躬親,自己還不得累死,而且,也浪費修鍊時間。

「唉!朝中有人好作官。

展某草根出生,能混到今天這個位置已經是祖墳冒煙了。

每次回到展家村,我就是英雄。

好些人都說我在京城當大官,以我為榮,實則,展某慚愧埃

有好幾次族裡祭祖,我都不敢去。

不過,展某又怎麼啦?草根出身又怎麼啦?我並不認為我天生就是卑微。

所以,別人在努力,我比別人更努力。

在大理寺也有十來年了,我破獲過的大案不下百起,抓捕歸案的江洋大盜也有十幾個,為人洗血伸冤,為國為民。我展離上對得起皇上,下對得起百姓,唯獨對不起的就是我的父母兄弟。

為了處理案子,我已經有幾年沒回家了。

至今還孤獨一人,不是我不想成家。可是,我拿什麼成家?」展離一臉悲愴,堂堂七尺男兒眼眶也有些濕了。

見蕭七月看著自己,展離馬上擦了一下眼睛道,「呵呵,失禮失禮了,蟲子飛進眼睛了。」

「以你的身份要找個大家閨秀並不難吧?何以到現在還未成家?」蕭七月也有些意外的看著他。

「不難,這個怎麼說,太難了。

一來,展某我十二歲考得武舉人,十五歲中武進士,從此後就進入大理寺。

一直到現在,展某一年的俸祿一半都寄回家給生病的父母。

還有一半用來修鍊提高,所以,到現在,慚愧啊,在京城十幾年了,居然還住在大理寺的公房內,連個安家立命之所都沒有。

現在,更是連修鍊用的靈藥都買不起。

不然,以展某我『天生異象』的根骨,早就應該踏入半步元丹了。

三十齣頭了,一無所有,不過,展某並不後悔。」展離一臉悲壯。

「你就不懂得出去撈些酬勞?以你的身手,隨便的找些活計乾乾也能賺不少。」蕭七月有些無語了,堂堂太英九重樓境強者,居然落魄到這種地步。

「拿國家俸祿就該為國分憂,為民辦事。出外撈銀子,那展離我成什麼人了?」這傢伙,真是愚蠢得可以了,蕭七月都想抽他一個嘴巴。

「你的意思一生只拿俸祿,只有官府的獎勵才拿?」蕭七月問道。

「當然。」展離昂首挺胸,一幅無愧於天地架勢。

「你不是幫大理寺辦了那麼多在案嗎?那獎勵也不少吧?」蕭七月有些奇怪了。

「不多,而且,太英境之後,每提高一個等級是何等的難?為了修鍊,那些全投進去了。到現在,還欠著藥鋪上萬兩了。」展離搖了搖頭,一臉愁眉苦臉了。

「你自已都如此窘迫了剛才還拿了幾百兩給我回家,你經常這麼幹嗎?」蕭七月有些佩服這傢伙了。

「這個不一樣,蕭公子你是為了我們大楚跟巨目國王子相抗,你是展某佩服的人。不過,不好意思,展某身上就剩下幾百兩了。」展離搖了搖頭。

說著兩人進了方天楚國葯堂大堂上。

這大堂猶如楚王宮一般高大,堂上人來人往,而一些昂貴的藥材靈丹都擺在葯架上,令人眼花繚亂。

展離雖說眼珠子都差點要貼在那些高級靈丹上了,但是,眼神卻是清明。

「海wngdn,好東西啊,還是五品的。」展離嘖嘖讚歎。

「想要嗎?」蕭七月問道。

「想!不過,我買不起。」展離搖了搖頭。

「我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現在又撞上了巨目國王子的事,正需要一個保鏢。你給我當一個月保鏢,這海wngdn就是你的了。」蕭七月說道。

「丹我不要,保鏢我也不幹,我還有公事,抽不開身。不過,幫你可以。」展離說道。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