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偵探推理

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第三百七十二章 楊飛飛的悲慘童年

作者:二兩五花肉

本章內容簡介:> 「張阿姨一直覺得自己是小公主1 白蓮花在陳安歌耳畔小聲的說道。 陳安歌無話可說。 推門而入,裡面就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只要在這份文件上面...

傳道者和安導是同一個人的消息佔據了博微熱點前三。

安導本身就是一個具有話題的人,至於網文,雖說似乎沒怎麼上過熱點,但實際上,看網文的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群體,只不過這類rnd都不怎麼聲張。

而傳道者這個名字在網文圈子裡面簡直如神,他那幾部,雖說不上全都看過,但估摸著有一半人聽過,尤其是在作者圈子裡面,知名度可達百分十七八十了。

這樣的人和一個影視圈的導演大佬重合了。

一股莫名的感覺從眾人心中湧出。

任誰終其一生的追求,卻發現別人只是隨手而為,大概都受不了把,就像墨香那邊很多大神。

「這絕對不可能1

「我也不信1

「那就請這位傳道者出面吧1

「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不好?至少也讓我死心1

「把他叫來咱們墨香的作者見面會?」

「會不會鬧得不愉快啊!這可是安導埃」

「怕什麼,咱們只是請他過來講講經驗,有什麼問題?」

墨香這邊一群作者開始作妖了,不過對於這群有執念的人來說,這個消息的確太打擊人了。

至於那些粉絲以及吃瓜群眾卻沒有這種感覺,畢竟對於粉絲而言,自己喜歡的人牛逼了,只有激動的滿臉潮紅才算正常。

質疑?

那是什麼?

……

白蓮花發現陳安歌最近很忙,忙得一直待在書房裡面不出來,晚上也是洗洗就睡了。

不過張阿姨打來電話的時候,白蓮花還是趕緊接上了,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了。

「明天我要去一趟西京1

「做什麼?」

「楊姐要上水月庵了1

陳安歌:……

這尼瑪!

還真要去當尼姑啊!

陳安歌心中生出一股無名怒火,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我和你一起去1

關於楊飛飛,陳安歌其實了解不多,只是楊飛飛是他認識的白蓮花的第一個閨蜜,僅此而已,至於楊飛飛的家庭情況,陳安歌只知道挺好的,畢竟白蓮花也不是一般人家。

至於其他的,一概不知。

一個人的性格基本上都是從小形成的,家庭教育以及親友影響,最終導致這個人的性格成型。

陳安歌早先以為楊飛飛這個情況,大概是因為失戀過一次,所以才會如此,但後來才知道不是,楊飛飛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談過戀愛,至於在婚禮上面給他說的那些話,大概也解答了為什麼她一直沒有談戀愛的原因。

在她心中,也有一個自己想象出來的男人。

也不是陳安歌自誇,就像是楊飛飛說的,陳安歌距離她心目中的那個男人,還差了一點。陳安歌都差一點,楊飛飛能遇到心儀的對象也就怪了。

所以陳安歌很好奇,楊飛飛的童年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才會有現在這種偏執甚至有點自暴自棄偏愛幻想的性格。

畢竟按照白蓮花的說法,楊飛飛不是生於暴富家庭,反而是四代世家,也就說明教養應該不錯。

車窗外的樹飛快的後退,空調有點涼,大家不是在看電視,就是在聽歌,當然閑聊的也有。

「你還是給我說說楊飛飛的事情吧1

陳安歌要了兩杯水,遞給白蓮花一杯。

「她……哎……那事兒大概沒幾個人知道1白蓮花似乎在想著什麼,最終娓娓道來:「楊家在西京算是家大業大,祖上就是官宦世家,後來新大華出了大力,雖說動蕩時期也受過罪,不過也算是挨過來了,而且上面給了補償,楊家現在基本上都是她哥哥打理,至於她老爸老媽……如果以子女的眼光來看,這對父女,很不稱職,甚至可以失職1

「楊飛飛的父親叫楊朝陽,當年為了追她母親,也是費盡心機,哪怕是結婚之後也是愛到骨子裡面了。她母親也是西京大世家的人,可以說,楊飛飛的性格有一半簡直和張柔芷一模一樣,張柔芷是西京有名的才女,早年西京四大世家裡面,同齡人為她一擲千金的不在少數,為博她一笑,大冬天下著雪跳進河裡面的都有。」

「她的確長得很美,但皮相只不過是小道,她真正的大道在氣質,從骨子裡面透露出來的憂鬱,大概似西子捧心!楊朝陽對張柔芷很寶貝,哪怕是現在也如此1

陳安歌點點頭,但還是不明白這些和楊飛飛變成如此有什麼關係。

「張柔芷天生媚骨,但身子一直不怎麼好,不能受大寒,也不能受大熱,更經不起折騰,楊飛飛的哥哥楊宏圖出生的時候,差點要了張柔芷半條命,聽說當時楊朝陽哭著陪了張柔芷一個月,這一個月,竟然連兒子一面都沒看過1

陳安歌微微皺眉,突然覺得想到了點什麼。

「當然,就算是楊朝陽再怎麼喜歡張柔芷,也不可能怪罪在兒子身上,但夫妻兩的確對兒子熱情不高,兒子從小就是阿姨帶的。」

「一直到楊宏圖三歲的時候,張柔芷又懷孕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生下來了,因為如果不要的話,應該是取掉了。」

「而這個孩子就是楊飛飛,聽說當時生楊飛飛的時候,楊朝陽就一直在外面哭,這次生完之後,張柔芷差點就救不回來了,楊朝陽帶著身體虛弱的張柔芷直奔昆市,至於生下的楊飛飛,這對夫妻大概是徹底遺忘了,因為兩人在昆市竟然一呆就是三年,雖說中間回來過,但基本上都沒看過自己的孩子,最終還是楊飛飛姥爺那邊派人過去大罵了一頓,夫妻倆總算回來了1

白蓮花說道這裡,語氣突然變得低沉起來了:「其實他們,還不如不回來,大概是當時的楊姐長得太可愛了,畢竟不哭不鬧的小女孩兒大家都喜歡,張柔芷也是母親大發,非要帶著楊飛飛出去玩,楊朝陽自然全都聽老婆的,這對夫妻帶著楊飛飛出去……呵呵,就因為張柔芷打了一個噴嚏,楊朝陽就慌慌張張帶著張柔芷回家,找醫生,檢查身體1

「至於楊飛飛,一轉身父母不見了,三歲的孩子找不到路,被陌生人帶走。直到第二天,竟然還是做哥哥的楊宏圖發現妹妹不見了,告訴了夫妻倆,但當時楊朝陽竟然沒有找,而是讓手下去辦,最終發現楊飛飛被個陌生男人帶走了,楊宏圖畢竟還小,只能給姥爺打了電話,老爺子氣得親自來了一趟楊家,具體如何不清楚,但等找到楊飛飛的時候,人已經被賣出省了,兩周時間,一個粉嫩粉嫩的小女孩兒,瘦了一大圈,手上身上都是鞭子抽了痕,那兩周到底發生了什麼誰也不知道,但回來之後,楊飛飛就再也沒有張過口,而且一直見她偷偷給自己藏食物,這個毛病到現在都沒改,一直到六歲的時候,楊飛飛這才再次張口,而之後楊飛飛大多數都是在她姥爺那邊生活,高中完了才徹底回家篆…」

陳安歌黑著臉,他就是做夢也沒想到楊飛飛的童年竟然還有這麼一段。

因為父母恩愛過頭,導致孩子缺失家庭關愛?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缺失家庭關愛了,這完全就是謀殺。

過失導致孩子被人販子抓走?

這事兒發生在一般父母身上,哪怕是孩子找回來了,恐怕這輩子都懷著內疚入土了。

這對父母倒好,第二天才發現孩子不見了?還是兒子提醒的?

這到底是一對兒多麼奇葩的夫妻。

造的什麼孽啊!

這也就難怪楊飛飛頓不頓就想拋卻紅塵了。

恐怕那兩周時間,她遭遇了非人的待遇,那些記憶,大概是紮根於腦海之中了。

只怕到現在都沒有說出來過。

「此事你不要在楊姐面前提1

陳安歌微微皺眉沒有說話,不提?

不提只治標不治本,摸了摸包裡面的書,之前他還準備讓白蓮花先看看這本書,再考慮給楊飛飛,但現在,還是不給白蓮花了,直接給楊飛飛吧!

只不過,到底天堂還是地獄,陳安歌沒有把握。

畢竟有些人經受打擊會一蹶不振,而有些人經受打擊,會奮起反抗。

車站這邊接人的並不是張柔芷,陳安歌也猜到了,畢竟聽了白蓮花的話,他就很難想象張柔芷來接人。

大概是因為女兒要出價,張柔芷才想起給白蓮花打個電話吧。

「楊哥1

「好久不見1

「楊哥你怎麼來了1

「最近也閑著1楊宏圖笑了笑,目光落在陳安歌身上,伸出手:「這就是安導吧1

打了招呼,陳安歌和白蓮花也上車了。

「楊姐怎麼樣了?」

楊宏圖搖搖頭:「情緒很不穩定1

「為什麼啊1

楊宏圖臉色有些難看,無奈道:「我爸突然想讓飛飛結婚1

「結婚?」白蓮花眉頭一挑,嘲諷道:「只怕是他找的夥伴吧1

楊宏圖似乎沒聽出白蓮花語氣中的諷刺,點點頭:「沒錯,是趙友珍,你以前應該見過,他老爸叫趙東1

「趙東?趙友珍」白蓮花愣了愣,突然笑了:「他現在倒是想起自己有個女兒了1

一旁沒說話的陳安歌心裡咯一聲。

完了。

趙友珍沒戲了。

只怕是趙東那邊給楊朝陽知會了一聲,這位不稱職的父親大概也就命令自己女兒和趙友珍結婚,激起了楊飛飛的火氣,哪怕這事兒安撫下去,那楊飛飛恐怕再也沒有可能和趙友珍在一起了。

趙友珍走了一步錯棋,又或者說楊朝陽根本不懂如何做一個父親。

后一個可能性更高。

畢竟那個趙友珍看著像個聰明人,應該不至於讓自己老爸逼著楊朝陽嫁女。

在楊朝陽心中,楊飛飛大概就像個討債的仇人一樣,畢竟就是因為她,差點讓張柔芷死在產房。

所以他想起這個女兒了,也只會想到什麼說什麼,永遠也不會站在女兒的角度思考,更別說像個父親一樣,給女兒關懷了。

「他們在我妹妹身上,的確是虧欠的太多了1

楊宏圖嘆了一聲,楊飛飛的事情,除了那兩周的事情,他基本上知道**。

但他的意思,也不單單是那件事情,楊飛飛在姥爺家住的時候,也時不時回來,但基本上都被無視了,至於高中回來之後,父親這邊和妹妹說話,也大都是吼著的。

他記得最清楚的一次,楊飛飛又一次因為回來的晚了,吵到了樓上睡覺的張柔芷,父親竟然動手打了楊飛飛,罵她吵到母親休息了。

不久之後楊飛飛就搬出去住了。

這麼多年了,一家人從來就沒有快快樂樂過過一個節,至於生日,別說楊飛飛了,就算是他也從未享受過。

父親愛母親成魔了,而且這兩人一個自視甚高,一個自艾自憐,這是楊宏圖對這對父母的評價的。

「人在老家?」

「恩,出家要父母簽字1

白蓮花臉色一變:「不會打起來吧1

楊宏圖笑了笑:「放心吧,現在我爸已經打不過我妹妹了1

陳安歌在一旁張了張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尼瑪什麼思維。

車子停在了楊家老別墅,老關鍵見少爺帶客人來了,趕緊招呼,又小聲說:「少爺,裡面正鬧呢1

「我知道,你不用管了1

陳安歌和白蓮花跟在後面,院子很大,收拾的乾乾淨淨,這不是一棟別墅,而是一群,但這些建築全都是一個套一個,三進三出的,每個院子都不一樣,越往裡面,古樸味道越濃重,亭台水榭都出現了。

一直到裡面了,大片大片的粉色紫藤花將小院裝扮成了一個童話世界,桌椅、鞦韆、泳池。

「張阿姨一直覺得自己是小公主1

白蓮花在陳安歌耳畔小聲的說道。

陳安歌無話可說。

推門而入,裡面就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只要在這份文件上面簽字就行了1

楊飛飛一臉倔強,至於面前男人氣惱的表情,她完全無視了。

陳安歌一眼就看到了這個老帥老帥的男人。

當然,早在看到楊飛飛的時候,他就知道她老爸肯定長得挺帥的。

畢竟女兒隨爸爸。

只是或許是聽了白蓮花講述的那些話,所以陳安歌對此人沒有半點好感。

「你給我小聲點,你媽就是因為你而頭疼,要是她有是什麼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1

楊飛飛冷笑:「不會放過我?您又什麼時候拿起我了?嗯?」15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