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流大時代 散文詩詞

迴流大時代 第四百三十九章 機會

作者:想蝸的牛

本章內容簡介:連研究生都比不了,還好意思自稱學渣,這一對比,她才是真正的學渣好嗎! 結果李雨欣竟然認同地點點頭,「我也聽我爸說了,他教了你好幾年,可三十幾門語言,你只學會了四門,天賦確實差了些,不過沒關係,...

彭雪晴抽著鼻子紅著臉,連忙躬身問好,「李老師好,我是戲劇文學專業的一年級新生彭雪晴,聽過您的幾次大課。」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李雨欣友好的點點頭,「謝謝你來聽我的講課。」

迎著李雨欣戲謔的眼神,陳大河掏出一塊手帕遞給彭雪晴,這才笑著說道,「我原來在國內的同學,也是我朋友,和我一個時間出國的。」

「哦,」李雨欣意味深長地笑著點點頭,「這是,吵架啦?」

「啊,」陳大河尷尬地笑了笑,彭雪晴更是快要將頭扎到懷裡,手帕也捂著嘴不肯拿開。

「對了,你不是在倫敦嗎?怎麼在這裡上課啊?」

見陳大河強行轉移話題,李雨欣也沒追著不放,輕笑著說道,「我是杜倫大學古典文學系的老師,也是巴黎大學的客座教授,不僅在這裡,其他幾所巴黎大學也有我的課,不過這邊的課不多,一般一個星期過來巴黎一次,沒想到今天就遇到你了,還是在周末,真是太巧了。」

「學霸啊1陳大河豎起兩根拇指,滿臉的驚嘆,「老爺子是語言學家,你也這麼厲害,叫我們這些學渣怎麼活啊1

彭雪晴隱蔽地鄙視了他一眼,這馬屁拍得,也不知道是誰剛入學的時候法語就達到高年級水平,英語更是連研究生都比不了,還好意思自稱學渣,這一對比,她才是真正的學渣好嗎!

結果李雨欣竟然認同地點點頭,「我也聽我爸說了,他教了你好幾年,可三十幾門語言,你只學會了四門,天賦確實差了些,不過沒關係,自古勤能補拙,只要你肯努力,一定能取得好成績的1

對此陳大河還能說什麼呢,只能是苦著臉點頭稱是,表示自己一定好好努力為國爭光,不辜負黨和人民的希望!

看到彭雪晴疑惑的眼神,陳大河笑道,「她的父親就是你的偶像,李中和先生。」

「哇,」彭雪晴捂著嘴睜大眼睛,眼裡滿是驚嘆,沒想到李老先生沒見到,先看到他的女兒,而且還是教過自己的老師!

李雨欣倒是沒怎麼在意,剛才陳大河也說了,他們在國內也是同學,那麼會知道李老爺子也不奇怪。

「啊,對了,」李雨欣突然問道,「大河,你在蘇黎世大學學什麼專業的?我看看有沒有認識的教授,可以請他們照顧你一下。」

「呃,」陳大河看看她,又看看彭雪晴,隨即往不遠處的咖啡館一指,「外面風大,我們去那裡說吧。」

「也好,」李雨欣點點頭,率先往咖啡館走去。

兩人緩步跟在後面,瞟了一眼身邊的姑娘,陳大河小聲說道,「好啦,別生氣了,剛才是我口氣重了點,但那也是為你好,那不是上火急的嗎。」

彭雪晴目不斜視,一聲不吭。

「喲,怎麼還端起來了呢,」陳大河眼角微抽,「這樣,以後我多來看你,另外,再給你介紹份工作,讓你既能賺錢,又能和人聊天,怎麼樣?」

彭雪晴嘴角微微上翹,很快又恢復原樣,不過終於肯說話了,「記住,這是你說的,說到不做到,別怪我跟你絕交1

「沒問題,」陳大河挺著胸膛,「你看我是那種不著五六的人嗎,不過,咱們可說好了,以後不能再跟那些人接觸。」

「要你管,」彭雪晴橫了他一眼,「以後我又要上課又要上班,哪有時間去理他們,我看你就是有預謀的。」

陳大河搖頭失笑,這就是答應了唄,偏偏還死鴨子嘴硬,要面子埃

「你們在聊什麼呢,還不快進來,」李雨欣站在門內,笑著叫道,「悄悄話等回去再說也不遲埃」

「不是,」陳大河快走兩步追上去,和她一起走到一個卡座旁,先讓彭雪晴進到裡面,自己才坐下繼續說道,「我是在問她,以後想往什麼方向發展,」

說著看向彭雪晴眨眨眼睛,「她學的戲劇文學太寬泛了,小說、編劇、戲劇導演、甚至歌劇演員都可以轉型,如果能有個明確的方向會比較好。」

「這倒也是,」李雨欣點著頭,看著彭雪晴笑道,「這位,啊,我都忘了,還沒請教你的名字呢。」

彭雪晴立刻微微躬身,小聲說道,「李老師好,我叫彭雪晴,您可以叫我小彭,或者小晴都可以。」

這姿態夠低的啊,陳大河瞟了她一眼,不過沒有說話。

「那我叫你小晴吧,」李雨欣笑道,「不上課的時候,你可以和大河一樣,叫我欣姐,小晴,大河說得對,戲劇文學是個很浚如果你以後不是要從事專業的理論研究,最好還是定一個明確的發展方向比較好。」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選,」彭雪晴俏臉微紅,眼神里還帶著一絲不甘,「上課的時候我也想向老師諮詢,但每次舉手他們都不理我,下課了他們更不理,說是下課時間不予回應,可我明明看到他們指導其他同學的。」

「哼,這些白人都是這個德行,」李雨欣冷哼一聲,隨後說道,「沒事,你把你的想法跟我說,我來幫你參考。」

「謝謝李老師,」彭雪晴立刻驚喜地點著頭,看到李雨欣故意板著臉,又趕緊改口,「啊不,謝謝欣姐1

「好,」李雨欣笑呵呵地說道,「說說看,你自己有什麼想法沒有?」

「本來是挺模糊的,」彭雪晴輕咬嘴唇,不好意思地說道,「然後我在學校里待了三個月,各個地方都轉了一遍,直到最近才確定下來,」

說著抬起頭,迎著兩人的目光說道,「我想學歌劇表演。」

「歌劇啊?」李雨欣眼裡閃過一絲驚訝,「很少有亞洲人過來學歌劇的,不過,沒關係,」

李雨欣笑道,「歌劇就歌劇,明天你來我辦公室找我,我帶你去見一見加尼葉歌劇院的一位老師,請她幫你做個測試,如果有這個潛力的話,我會請她收你做她的學生。」

「真的嗎?」彭雪晴欣喜地睜大眼睛,連忙站起來鞠躬,「真是太感謝了1

那可是加尼葉歌劇院啊,法國歌劇的最高殿堂,她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地方,沒想到,竟然有機會到裡面去學習,雖然只是一個機會,但也是極其難得的,今天真是太幸運了!

她覺得幸運,陳大河卻暗暗苦笑,知道欣姐肯定是有什麼誤會,否則不至於這麼幫彭雪晴,可他沒辦法說啊,說了就等於斷了彭雪晴夢想的機會,此時他只能暗罵李老頭,跟兒子女兒說了那麼多,難道就沒說茜茜才是自己的正牌老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