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四十四章 征服

作者:青葉7  |  更新時間:今天05:51更新  |  字數:3637字

因為韓侂胄一番支持葉青的話語,讓站在石烈志跟前的湯碩,臉色則是越來越難看。

雖然有金人石烈志在旁邊為他撐腰,但一下子要面對葉青跟韓侂胄二人,湯碩還是依然覺得自己有些勢單力薄,有些無力去跟葉青與韓侂胄強辯。

何況,如今自己帶來的禁軍,已經被繳了械,被皇城司的禁卒,在百姓的叫好聲中緩緩帶離了現場。

看著那兩具金人的屍體,也被皇城司的禁卒帶走,湯碩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石烈志,而後扭頭之餘,則看見了正在信王妃旁邊,勸說其離開的呂祖簡。

於是湯碩此時也顧不得呂祖簡是誰的人了,只知道呂祖簡乃是大理寺的少卿,是他的手下,所以想也不想的便開口道「呂少卿,依你之見,該是大理寺來審此案,還是皇城司帶走來審此案。」

湯碩絲毫沒有發現自己話語中的語病,此時已經完全脫離了爭執的本質,已經由葉青殺了金人的事情上,經過短短的時間後,變成了到底誰該來審理此案的爭執。

石烈志不悅的看著毫不自知的湯碩,心中冷笑不已,也漸漸明白,湯思退之所以被趕出朝堂,並非是沒有一點兒道理可言啊。

最起碼就湯碩這樣的草包,怎麼可能給予湯思退在朝堂鬥爭之中以強有力的幫助呢!完全是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草包蠢貨!

呂祖簡之所以沒有從一開始便請信王妃離開,就是顧及到湯碩若是看到自己,會不會也強行把自己拉進這個,信王不願意參與的漩渦衝突當中。

所以也是看著韓侂胄光明正大走到葉青跟前,給予葉青強有力的支持後,看著眾人的注意力,都被放在了葉青跟韓侂胄兩人身上後,這才急忙跑到信王妃跟前,希望立刻請信王妃回府。

此時看著湯碩迫切的望向自己,希望自己能夠與他站在同一條戰線上,以此來維持大理寺的威嚴,心中則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因為在旁邊的信王妃,在聽到湯碩的話語後,立刻在他旁邊低聲的說道「請呂大人三思,今日金人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本宮不敬,又有輕薄芳菲之實,便是因為他們心裡很清楚,他們有大理寺卿湯碩撐腰,支持他們為非作歹。所以還希望你莫要因為他乃是你的上官而屈服。想必信王他也不願意看到,你因他是上官而向他屈服順意吧?」

隨著信王妃說完後,石烈志、湯碩等人,包括葉青跟韓侂胄,也是同一時間,把目光都投向了呂祖簡的身上。

此時的呂祖簡心中充滿了緊張,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忍受著炙熱的煎熬,想了下後還是咬牙說道「湯大人,下官只是奉命送信王妃回府,至於此間發生的事情,下官還請湯大人明斷便是。王妃請。」

說完後,呂祖簡便急不可耐的請信王妃快快離開這是非場,在場的各位,即便是最不值一提的葉青,也非是一個人一件事兒就能扳倒的,今日之事兒,怕是朝廷要麼賠償,要麼因此怪罪葉青了。

但不管是哪種結果,跟他都沒有關係,他要做的,只是奉命把信王妃安全送回王府即可。

「信王妃乃是當事之人,此件事情未了之前,信王妃怎可說離開就離開呢?」石烈志向前踏出一步,意有阻止信王妃會跟呂祖簡離去。

而葉青在石烈志踏出一步後,也順勢邁步向前,擋在了石烈志前方,注視著石烈志說道「信王妃身份尊貴,豈可在此多做停留,何況這麼一件小小的事情,又豈能勞尊貴的信王妃憂心?我大宋百姓與在下對此事已經看的明明白白,信王妃乃是無辜受之牽連,沒有任何必要留在此多做停留。呂大人,還請您送信王妃回府便是。」

「葉大人這是要當眾包庇、徇私枉法不成?還是你當我大金國的使臣,會像這個狗東西一樣,因為你殺了兩個人,我就怕了你不成?」石烈志突然厲聲對眼前的葉青狠聲道。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不管你是龍是虎,到了我大宋就該依我大宋律法行事!就算你是龍,到了我大宋行都臨安,你也得給我老實的盤著,是虎也得給我老實的卧著!當眾欺侮、攔阻婦女,調戲宮女,沒把你一同抓起來,已經是看在你身為金使的份兒上,給你留了幾分顏面。若再不識抬舉,就算是你大金國的皇帝在我大宋行都犯事,我也敢抓起來問罪行刑!」葉青面對滿面怒氣的石烈志,毫不相讓、針鋒相對著同樣厲聲喝道。

在皇城司禁卒離開後,又漸漸圍攏過來的百姓,隨著葉青的話音落地後,人群之中立刻傳出了稀疏的幾道喊好的聲音,隨著那幾人的帶頭,一時之間,眾百姓也跟著喊了起來。

「你金國可以抓我大宋二聖,我們自然也可以抓你們的皇帝……。」

「說的解氣,這就叫報應!」

「金賊竊我國土,還我河山。」

隨著人群中的高呼聲越來越多,越來越高漲,四目相對,同樣帶著濃濃殺氣的石烈志跟葉青,此時才不約而同的緩緩往後退了一步。

韓侂胄被葉青的一番話語,震撼的整個人都有些恍惚,看著葉青額頭、脖子與石烈志額頭、脖子之上,同是青筋畢露的樣子,他完全相信,若是有朝一日真有那麼一天,說不準這個葉青,真的會把金國的皇帝給抓了治罪。

而就是這麼一番看似意氣用事之下言語,誰也不曾想到,在多年以後,真的被葉青做到了,甚至真的就在公堂之上,對大金國皇帝進行了審訊與刑判。

鍾晴同樣是有些不敢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