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劍禪說 散文詩詞

銀劍禪說 第二十四章 修功-8:走出去

作者:沙漠老胡楊

本章內容簡介:師傅都忍不住的讚歎道。 「間老弟,祝賀你啊1俞承澤站起來拱手笑道。 「祝賀1「祝賀1 大家紛紛站起來對間無極表示祝賀,倒是把間無極搞得雲里霧裡還沒有反應過來。 「間老弟...

content

在這時,霜兒在外面秉到:「莊主,夫人,凌老爺子和間大俠夫『婦』已經在前廳了。,。!」

「好,你們先招呼一聲,我們這過去。」邢『玉』娘答應一聲,看了俞承澤一眼。

俞承澤也看了一眼邢『玉』娘,他確實有些怪,凌一天、駝子他們是經常會過來聊聊天的,嚴一峰他們偶爾也會來,但這個間無極卻極少會走出他的屋子,更別說去哪家串『門』了,又什麼事情,都是去他那裡,今天他怎麼會自己過來。

前廳里除了凌一天和間無極夫『婦』,老俞也在,他們正在喝茶,俞承澤夫『婦』一進來,他們都立即站了起來,邢『玉』娘趕緊招呼大家坐下。

「梅馨,你們家無極今天怎麼有空到我這裡來坐坐,呵呵。」一坐下來邢『玉』娘先和鄔梅馨打起趣來。

「哈哈,」凌一天笑道:「莊主,夫人,這間兄弟啊,這回還真是有點事。」

「哦,」俞承澤道:「那我真是要聽聽。」

「莊主,夫人,」鄔梅馨道:「不是無極有事,是我有事。」

「呵呵,」邢『玉』娘笑道:「你也別護著間兄弟了,你有事不是他有事嗎?」

「哪間兄弟你說說吧。」俞承澤笑道。

「這,這…嘿嘿,」間無極很靦腆的笑了一下:「還是讓馨兒說吧。」

「哈哈哈,」老俞笑道:「這有什麼呀,老間你還不好意思了。」

「是這樣,」鄔梅馨趕緊圓場:「二月十二是我父親的壽辰,我和無極想去給他老人家祝壽,不知合不合適?」

「哈哈,這有什麼不合適的,」俞承澤笑道:「給老人家祝壽,這是好事呀,凌大哥你覺得呢?」

凌一天不光武功卓絕,江湖也是有名的人『精』,很多事情都會有周密的算計,所以有重大牽扯之事他一定會徵求凌一天的意見,但凌一天還沒來得及說話,有人來了。

「哎,你們在商量什麼呢,」遠遠聽見是程駝子渾厚的嗓『門』:「聽說老間特地來看望莊主,那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怎麼能不跟我打聲招呼呢?」

說著話,程駝子和朱師傅從外面進來,邢『玉』娘趕緊招呼他們坐下,霜兒已經給諸位好茶。

「程大哥,你又說笑了,」鄔梅馨道:「我們是有點小事和莊主、夫人商量,等定下來一定會去通知您的,怎麼會忘了您呢。」

「嗯,」程駝子很受用的點了一下頭:「我說呢,但要是間老弟的事那小不了,該不會是老間要做爹了吧,哈哈,你說是不是啊,老朱。」

朱含章笑笑,指了指程駝子,低頭喝他的茶,他可不會像程駝子那樣口無遮攔,胡言『亂』語。

「程大哥,你說什麼呀1程駝子的話把鄔梅馨給鬧了個大紅臉。

「嗨,你別說,程大哥的話也有幾分道理,呵呵,」邢『玉』娘也跟著笑道:「來,讓我給你把把脈。」

邢『玉』娘真的走過去,拉起了鄔梅馨的手。本來是個玩笑,但邢『玉』娘的臉『色』忽然一下子變得很是誇張的驚:「啊?!哈哈哈哈!梅馨,你真的有喜了1

邢『玉』娘的大笑把大家嚇了一跳,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大家才明白邢『玉』娘並不是在開玩笑,以邢『玉』娘的醫術,診個喜脈根本不是個問題,程駝子更是驚得跳了起來。

「夫人,你是說鄔家妹子她…她……」程駝子一下子語無倫次。

「老程,」老俞在一旁笑道:「人家媳『婦』有喜,你『激』動什麼?哈哈哈1

前廳里一下子響起了哈哈的笑聲。

「不…不是,」程駝子一指自己的嘴急道,道:「是我的嘴1

「你還別說,老程這張嘴還真的神了!哈哈1連朱師傅都忍不住的讚歎道。

「間老弟,祝賀你啊1俞承澤站起來拱手笑道。

「祝賀1「祝賀1

大家紛紛站起來對間無極表示祝賀,倒是把間無極搞得雲里霧裡還沒有反應過來。

「間老弟,你要當爹啦1老俞高興的跑過來捶了間無極一拳。

間無極木木的轉過身,拉住鄔梅馨的手:「馨兒,這是真的?」

「嗯1鄔梅馨使勁的點點頭,眼裡噙滿了淚水。

間無極這才一下子把鄔梅馨抱住,嗚嗚的哭了起來,人也順著鄔梅馨的身子往下滑,直到跪在她的腳前,人也抖作一團。間無極這樣,每個人都心裡明白,這著實不容易埃

「間郎,你別這樣,」鄔梅馨也哭了,她蹲下來抱著間無極道:「這是好事呀,你該高興的。」

「嗯,我高興1間無極慢慢止住了哭聲,他慢慢站起來,臉還掛著淚水,拉著鄔梅馨的手不放,生怕她跑掉似的:「馨兒,謝謝你1

「看你1鄔梅馨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好啦,」俞承澤笑道:「間兄弟當爹,這是我們鳳凰山莊的大事,今天大家可得好好喝兩杯。」

「是,是,」程駝子道:「你們倆可得好好感謝我,要不是我說……」

「老程你還是省省吧,」老俞道:「都是你進來哇啦哇啦的,到現在老凌連話都沒說呢。」

「哈哈,」凌一天笑道:「我晚點說沒關係,間兄弟的喜事可等不得哦。」

「那你們剛才說什麼啦,老凌你快說。」程駝子的注意力又轉移了。

「今天間老弟和梅馨來找我商量回家給父親拜壽這事,我也覺得這事可行,」凌一天道:「一來給老人祝壽,也是小輩的孝心,也是本分,二來梅馨也是老人的一個牽挂,離家這麼長時間,也該回去看看,再說梅馨又有了這麼大的喜事,老人一定會高興的。間兄弟自從來到鳳凰山莊,一直在外面沒『露』過面,這次出去也算是散散心吧。既然鳳凰山莊已經沒了秘密,索『性』大大方方地走出去,看看關注此事的那些人是什麼反應,我覺得間兄弟去祝壽倒是很好的一個理由。」

「我也覺得此事可行,」朱含章道:「不光間老弟和梅馨去,我看還可以多去些人,好好給老人家祝祝壽,也不要讓人家笑話了我們鳳凰山莊。」

「哎,原來你們在謀划這事呀,」程駝子一樂:「看來又有好戲唱了。」

「既是凌大哥和朱師傅也這麼說,」俞承澤又對間無極和鄔梅馨道:「我看再備份禮,讓飛兒和旋兒也跟你們走一趟,一來給老人家拜壽,二來也讓他們跟著你們歷練歷練,順便也邀請一下鄔老莊主,如果他方便,請他來參加飛兒和旋兒的婚禮。」

「我看把我們家那兩個小子也帶,」朱含章道:「這些孩子還沒出過大山,也讓他們去給鄔老莊主祝壽,長點見識。」

「謝謝莊主,謝謝凌老,朱師傅。」鄔梅馨趕緊站起來行禮,她感動得都快哭了,現在鳳凰山莊在江湖如日天,這麼安排也算是給足了南陽鄔家莊面子。

俞承澤的這個安排其實還有一層道理,是利用去南陽拜壽這個機會,把俞展飛和凌旋要結婚的消息和日期宣揚出去,讓儘可能多的人知道,看看會有哪些人關注并行動。這個想法大家誰不明白,要想敵人動,自己要先動起來。

「要是這樣,我也有個想法,」老俞道:「這陣子也沒有啥事,我回趟雲林堡,這麼多年沒在,現在又出了那麼多事兒,我也想回去看看,順便讓他們也準備準備,到時也來給展飛和旋兒熱鬧熱鬧。」

本來老俞也打算在此終老終生的,但現在江湖如此動『盪』,在這裡也呆不安生,家裡屢生變故,『弄』不好還要動到雲林兩家前輩辛苦建起來的百年基業,他確實有點坐不住了,這次回去不光是要料理庄內的事,也是要把鳳凰山莊要辦喜事的消息在江湖傳播一下。

「老俞,你確信現在是個好時機?」俞承澤問道。

「哪有什麼好的時機呀,」老俞道:「莊主,我只是想,『腿』長了膿包,早挑破了早好,省得時間長了還要去胳膊去『腿』的,我想是去把家裡的事了結一下,很快回來。」

「我是說雲林堡里現在的情況,不僅是你們家老五想奪取莊主位置那麼簡單,」俞承澤道:「這後面好像還有其他勢力的參與,到現在我還沒搞明白,不要使雲林堡拖累太多。」

「我知道,」老俞道:「我回去是要在雲林堡捅他們一下,看看他們有什麼反應,要是沒反應,那正好乘此機會割了雲林堡內部的毒瘤。」

「我看老俞講的有道理,」凌一天道:「乘此機會到處亮亮相,也算是給江湖一個『交』代。」

「嘿,我怎麼覺得越來越熱鬧了呢,」程駝子道:「那我能幹點什麼?」

「駝子,」朱含章道:「我看你啊,用心把你的機關管好,萬一有人來搗『亂』,你負責抓人啊,哈哈。」

「哈哈,這倒也是。」程駝子笑道。/conten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